地区版

在旅行中感受上帝创造之奇妙

江南风韵,柔情似水;文化风华,深邃蕴涵。去年3月5日至3月10日,我去苏杭、绍兴旅游。离开城市,远离喧嚣与浮躁,避开霓虹的闪耀与高楼的禁锢,我以最亲密的方式亲近自然美景,以最直接的方式接受文化熏陶。其实作为基督徒,我觉得对我们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意义,那就是来自于圣经上所说的一种上帝的自然启示,即在上帝所创造的自然美景中感受上帝创造的美工奇妙,从而让自己的心更加敬畏上帝。

当我来到苏州拙政园,好一个幽然静美的世界名园,周围原生植物和栽种树木竞相生长,和谐共处,一片葱郁的绿意,不见一点砍伐的痕迹。鸟儿和昆虫在这里找到了栖息的家园,百灵鸟在清晨歌唱,自由地飞翔。蝴蝶在草丛间自在地跳跃,犹如一个个快乐的舞者。在这里它们无须惊慌,无须担忧生存状况。沐浴在静谧庭园之间,我仿佛置身于天堂的空灵,心旷神怡,如痴如醉。当我在这里默默祈祷的时候,感觉是如此宁静悠远,自己的心离上帝是那么近、那么近。我想这就是圣经上所说的:“得力在乎平静安稳,得救在于归回安息。”

苏州博物馆具有悠久的历史蕴藏,里面的古董文玩可谓是国宝级别。每一件古董都蕴含着一个历史典故,令人意味深长;每一件宝物都沁润着历史感与艺术感,让人意犹未尽。昆曲是江南的一大骄傲,同时也是中国文化中的国粹。我们欣赏了由艺术家表演的昆曲,曲调婉转柔和,百转柔肠,我看到有好多人在其中真正地静下心来,一起享受这戏曲静谧时光,昆曲净化了心灵的浮华,带来了思想的凝炼升华。

我于7号来到了绍兴——鲁迅的故乡。令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鲁迅先生当年坐过的书桌,上面还印刻着一个“早”字。这一段曾经在小学课本里读过的故事,今日得以亲眼所见,心中难免感慨万千。我更感怀于先生的那一股风骨,这是一名知识分子应有的傲骨与清骨,更是一位作家所具有的硬气与正义。我想,先生的精神是不息的,他的傲骨依然是屹立在千万中国人心中的那一抹民族之光、中华之魂。我觉得鲁迅先生对于黑暗与罪恶的鞭挞正是与基督教思想里“人性罪性与悔改”深相契合。鲁迅先生以一颗觉醒之心看见中国人藏于内在的罪性,他在呼唤人们醒悟与警觉,就像耶稣当年在犹太地呼唤人们悔改时一样的嘶声力竭,一样的沉痛呐喊。

来到王羲之故乡,我第一欣赏的就是兰亭集序,这是书法第一名作,享誉世界。行云流水的书法一气呵成,尽显大师风范,给人以美的享受。意境深远的画作,一笔一划之间都潜藏着灵性与奥秘,用言语无法形容,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们在这里的池塘里还看见了一些自由游动的金鱼。我想这些小鱼儿也是浸润了书屋的书香气息,灵性十足吧。

我在木渎古镇与绍兴都品尝了当地的美食,我在这里品尝到了清炖蟹粉狮子头——滑润软糯,唇齿留香;三丁包子——味道别致,回味无穷;拆烩鲢鱼头——鱼汤浓郁,堪称一绝。而最让我难忘的就是绍兴粢饭了,这可以说是一道最家常最传统的美食,但是在这里我却吃到了最正宗的浙江味道,似乎每一粒米饭里都凝聚了绍兴人的精致与淡雅悠然。

旅行是心灵的远航,走到外面的世界,看不一样的风景;旅行是生命的探索,奔向远方的日出,寻不一样的世界。也许对于整日忙碌于工作的我们来说,旅行就是对生命最美好的馈赠。这次旅行,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灵魂的“静与雅”。人群的潮动与喧闹不能夺走属于江南风韵的那一抹静美之本色。她就像一位沉醉于古典艺术的江南美女,任你大浪淘沙,依然淡然一笑,默然无声,静看风起云涌。江南风光,为我们开启了与上帝交通的大门,在安静之中交流无阻碍、无限对话天地间。

而在江南美景的美轮美奂中,我也想到了德国思想家康德的一句名言:“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他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赞叹和敬畏就会越来越历久弥新,一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心中崇高的的道德法则。他们向我印证,上帝在我头顶,亦在我心中。”是的,在如此美景面前,我们不得不赞叹上帝的创造大功,我们也不得不相信在这美妙的自然设计背后就有一位充满智慧的造物主。

有一次,英国著名科学家牛顿和哈雷彗星的发现者哈雷在一起聊天。此时,哈雷指着一个地球仪问牛顿:“这个精美的地球仪是哪家工厂设计制造的啊?”牛顿对他说:“这个地球仪没人设计制造,它是自然生成的。”哈雷听了很诧异,也有点生气,说:“怎么可能,自然生成是绝对不可能的。”牛顿笑着说:“我的朋友啊,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地球仪你都不相信它是自然生成的,都相信在它背后会有一个设计者。更何况是这宇宙万物,天地自然秩序井然,巧夺天工,奇妙无比,难道这么神奇的背后会没有一个伟大的造物主在设计,在维护吗?”这句话真的令哈雷无比震惊,他本来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但就是牛顿这一句反问让他真的有所反思,有所觉醒。最后,哈雷也成为了一名上帝的信仰者。

是的,天地万物,井然有序,我们不得不赞美上帝的伟大创造。我们基督徒在旅行中,不仅欣赏美景,更要发出由衷的赞美声。由赞美生发感恩,由感恩生发敬畏,由敬畏生发信心,由信心生发永恒。

《圣经•罗马书》1章20节: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