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思考  >  正文

当教会牧养事工拥抱互联网+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我们原有的平静生活和计划,几个月过后,社会已进入常态化防疫,但教会还未能恢复聚会,信徒们几个月没领圣餐,牧者们也各显神通、渐渐摸索出了新的牧养方式,有挑战也引发着争论。

可能直到现在为止,不少人还在拒绝、或者以消极的态度看待网络牧养,期盼着早日恢复实地聚会。确实,网络聚会有很多不便,比如,有的教会不能很好地使用网络工具,牧者们一下子也没适应网络牧养,导致礼拜的效果不理想;教会里的老年信徒不能适应网络崇拜;信徒不能领到圣餐,尽管有的教会分时分段地开始发圣餐,或者考虑寄送圣餐,但毕竟是少数。

敬拜的神圣性降低了,有的信徒在礼拜的同时还可能被其他事情打扰,手机震动一下、孩子哭叫一阵,都会影响我们听道的集中力;我们也不能真实地看到弟兄姐妹们的脸,不能手拉手祷告和面对面交通,隔着屏幕的爱的实践毕竟缺少味道,没有实感。

此外,异端邪教也积极利用网络传教,增加了牧者守护羊群的难度,挑战着信徒的分辨能力。而网络牧养资源的丰富也让信徒们可以自由挑选想听的信息,有的信徒可能就追随名牧的讲道去了,对于特定教会的委身受到了削弱,信徒们也会忍不住讨论甚至评论哪位牧师、传道的讲道如何如何,可牧师们不是明星,也不是主播,他们是传递神话语的管道,网络也只是工具,增加了信息传递的便利性,但不能失去本质……笔者还听说,不少教会的奉献也减少了,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传道人们正常的生活和事工的开展。总之,这些都是实际的挑战。笔者也跟一些教会牧师进行了交流,他们分享了网络牧养事工的开展以及遇到的问题。

北京的一位牧师分享,疫情之下的教会牧养确实存在一定困难,不过还不能上升到挑战的层面,毕竟疫情只是暂时的,给教会带来的影响也是暂时的。他所带领的教会每周进行三次线上聚会,还不定期推送征集上来的信徒赞美诗歌作品。总体上看,聚会设置次数和内容与疫情之前相当。不过,线上聚会的质量比线下差,多数信徒也反馈,仅仅听道和读经,不能去教会、不能见到牧者和弟兄姐妹感觉空落落的。“这个事实说明,云宗教无法代替现实中的宗教。”这位牧师建议,教会要抓住主要同工和义工组长,认真读书和灵修,等候神的旨意。

浙江的一位长老告诉笔者,开展网络牧养以来,乡村教会里的长者明显是“弱势群体”,他们听不懂普通话和使用网络,可能会成为疫情期间牧养的“真空”地带。同时,圣餐无法领取,信徒们边做事情边听道的习惯或可能,会导致教会敬拜的数量下降,要谨防看视频代替敬拜的危机。对此,他建议,教会可鼓励家庭聚会,除了听道,还要一起祷告和唱诗赞美,若没有条件,可以几个朋友就近组成聚会,不要只是单独灵修,但要在保证健康和正常防疫的情况下,不要超过10人;对于圣餐,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暂停。

辽宁的一位牧师说,疫情下的教会牧养,他听到的一般就这两个方面,一个是信徒们不能聚会,不能共同敬拜、团契和相通,见不到弟兄姐妹时,总觉得心里难受,灵命成长也不知道怎么办。另一方面,新天地异端活跃,社会上不了解异端邪教的人会攻击基督教信仰。对此,教会建立了联络群,发布各种教会信息,举行线上交通聚会,使原来不掌握微信的信徒进入群里,增加了凝聚力;同时,所有事工暂停,成为了教会调整的好机会,思想下个阶段应该如何做,他组织了各个部门开网络视频会议,让大家祷告并思考上帝对教会的带领,等到恢复聚会,就按照新的事工安排来做。对于新天地,他们在教会内做好宣传,揭露其邪教本质,引导好信徒,教导他们活出基督徒不一样的生命。

云南一位牧师所在的教会,也是建立了微信群,牧者每天早上带领大家晨祷,通过录音的形式,把分享经文的信息和祷告内容发送到群里。并且在礼拜天主日崇拜来临之前,提前录好崇拜程序,到时候了发到群里。当然,他们也会遇到挑战,部分信徒有心理方面的疾病,牧者在安慰他们的时候只能借助祷告,其他的就没有办法了。另一个是,教会里的知识分子信徒增多,传道人没有充足的神学装备,无法回答他们提出的棘手问题。

我们不会不看弊端,但也不能因此消极地看待网络牧养,教会若能实地聚会还是要照常开展,但目前疫情期间不能实地聚会已是现实状况,我们能做的是使用好现有的途径,做好福音事工,相信神会通过每个人的撒种而做工。笔者认为,这应当是传道人们应有的姿态。

此前对于“不可停止聚会“已经有过争论,笔者颇为认同刘永佳弟兄的解释:从希伯来书10:19-25去认识”不可停止聚会“,聚会原文是evpisunagwgh,凸显了一个末世的聚会,正如可13:26-27和帖后2:1,召集和聚会有着同一字根,由此看来在新约教会是一个末世主来临时所召聚的群体。而希伯来书亦将这末世的召集和恒常的聚集连结起来,地上礼仪的聚会是源于在天上基督作为大祭司的崇拜,亦是末世群体正等待基督再临的日子时所当作的。这段经文(希伯来书10:19-25)里有三个劝勉,“我们要彼此相爱,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作者所关心的恐怕是群体因没有聚会而失去爱心,不再彼此关怀;聚会的目的是建立群体,免得他们失去行善的爱心。面对今天的景况,我们虽不能在教堂聚集,但仍可靠着网上分享和祷告,有机会去互相建立,最重要的目的是不要失去爱心,以善行去关怀生活在苦难中的人。

而且,就现在的情况来看,网络事工固然是因为疫情而显得有些无可奈何,不得不开展,但其实,在信息时代,网络牧养已经成为教会事工的一部分,即便不能取代实地聚会,但也是一种辅助。

笔者曾了解过“新天地”在网络上的活跃,这就更激发我们服侍的人要转变思维,不可只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毕竟,还有很多灵魂没有听信福音。

通过网络,教会可以开展传福音、教导、牧养、培训等事工,其实,通过互联网来做事情,这在当今早已成为习惯,我们都在使用网络,但想着利用网络来开展福音工作,似乎还有些踌躇。笔者还发现,一些教会即便做了平台,也只是出于牧养本堂信徒,按照规定做一下更新,并未评估传播的有效性,做的也不甚专业,不知道是因为不够重视还是缺乏人才?

笔者发现,疫情期间,有教会不但开始了网络牧养,有主日崇拜有圣经系列学习,还通过微信群开展读经活动,关怀信徒。昆明教会的一位姊妹因病去世,教会无法举办追思礼拜,就通过微信群,鼓励弟兄姐妹去安慰去世者的家属,给他们唱赞美诗,陪伴他们度过艰难时光。还开展网络厨艺比拼大赛,丰富信徒生活。

网络上也出现了基督教相关的网络讲座,虽然信徒们通过一次讲座不能系统性地了解很多知识,但能拓展眼界,便于之后跟进学习。

对于疫情的冲击和影响,有牧者建议,教会要重新去思考何为真正的崇拜?他认为,崇拜是整个生命的敬拜,也是特殊的主日的聚会,有上帝的工作和人的回应。真正的敬拜,约翰福音里讲了,耶稣对撒马利亚妇人说:“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约翰福音4:23)

所以,当我们不能实地聚会的时候,与其抱怨这样聚会不好,还不如想办法提升聚会质量,即便是在家里敬拜,也带着心灵和诚实,神无处不在,相信他会悦纳和带领我们在特殊时期的献上,不要忘记他与我们在灵里的交流与团契。如果觉得效果不好,一定要和家人一起礼拜,或者几个朋友一起,这样可以增加仪式感,还可以彼此分享和祷告。当然,我们也祈祷,教会也早日恢复正常的聚会。

同时,教会会遇到一些挑战,像前面说到的奉献款减少,传统的牧养方式受到挑战,新的方法有很多不习惯等,但无论何时,牧者像着灵魂的爱不能改变,不能带着引导信徒去奉献的心而牧养或发文章,还是要看到信徒真实的需要,以及在特殊处境中他们的难处,做好关怀与辅导。前几天听说,一些民工信徒在疫情中失业了,教会需要给这部分人真实的关怀;一些家庭因为长时期隔离在家,出现了争吵,教会也需要做好辅导工作。同时,还要帮助他们建造信仰根基,系统地学习圣经或者讲基本的神学知识,帮助他们很好地分辨和抵挡异端。此外,一些传道人或小教会因为奉献减少而面临现实压力,信徒们也应当关心教会和牧者的需要。

笔者认为,任何时候,我们都能找到彼此相爱的机会,当我们以神为中心,以宣讲神的道和使人做主的门徒时,并且相信圣徒相通时,我们总能利用现有的机会和途径去传福音、爱灵魂,他们就在我们身边,何必好高骛远呢?

而且,教会在做好基本牧养工作的同时,也是拓展福音事工的好机会,可以掌握网络技术,作为平时牧养的补充,积极拥抱互联网+。同时,同工们也可以借此装备自己,以便更好地服侍教会。

相关新闻

世基联将举行网络研讨会 提供展开云牧养的“实操方法”

​网络研讨会即将举行,最新发布的出版物能被运用到事工中,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教会就如何操作提供示范。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教会正将服务和事工转移到线上操作。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