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非洲疫情肆虐,需要你我爱心的代祷!

非洲疫情肆虐,需要你我爱心的代祷!

2020年2月14日,当第1例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在北非的埃及出现时,人们对于疫情的关注点还主要集中在中国。过了近两周时间,即2月27日,尼日利亚便成为非洲的第三个“中枪”者。随后,3月5日的南非、3月6日的喀麦隆、3月13日的肯尼亚等20多个非洲国家相继出现确诊病例。

从2月14日到3月13日,一个月时间,新冠病毒沿着“北非-西非-南非-中非-东非”,一路向前,对非洲大陆形成了“合围”之势。这时,人们才开始关注非洲的疫情。

进入5月份非洲疫情形势持续恶化,除了莱索托外,总计有53个非洲国家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病例达67772例。7日,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办事处发出警告称,一旦非洲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失败,第一年将可能有19万人死亡。非洲地区大多数国家经济比较落后,医疗卫生条件差,卫生状况堪忧······一旦疫情大暴发后果不堪设想。

面对日趋严峻的防疫形势,中国政府、企业、侨民等纷纷向非洲国家伸出援助之手,捐助医疗物资等获得积极评价。

一、是人口密度密度最大的地区

疾控专家布鲁斯慨叹:“非洲是一枚定时炸弹!”而这枚炸弹,已经炸响。从2月14日,埃及开罗机场发现了首例境外输入,至今,整个非洲大陆仅莱索托一个小国,暂时幸免。而更多国家,确诊病例已呈10倍级别增长。

超高的人口密度,是病毒的温床。有资料显示,非洲人口13.4亿,官宣人口密度为45人/平方千米,但实际情况,远比数据糟糕。由于历史和地貌分布,非洲的人口分布极不均匀。尼罗河谷地、西北部地中海沿岸等地,面积仅占非洲的1%,却承载了超过30%的人口。埃及开罗,人口密度为2.44万人/每平方英里,尼日利亚的拉格斯4.7万人/平方英里,人口密度远超上海。

非洲约70%百姓住在贫民窟。在南非、尼日利亚、肯尼亚等大部分非洲国家,高密度的贫民窟正成为病毒传播的重要渠道。东非最大的贫民窟基贝拉,位于首都内罗毕边缘,几十万人蜗居在临时拼凑的棚户中,铁路就在贫民窟中穿行。没有检测,没有防护,没有医药,没有治疗。只要一人感染,便是满门倾覆。

偌大的贫民窟迪普斯卢特,就像露天垃圾场。十几个家庭共用一个流动厕所。没有自来水,几乎没有通风、排水、排污设备,生活垃圾直接排入河流,蚊蝇成群。土地上已无立锥之地,为了生存,数十万人在拉格斯建起世界最大的“海上贫民窟”。 一些可以漂浮的大木板,漂在海上,就是家。曾有人专门为这些心酸的孩子,建起了一座“希望小学”,然而,不到6个月,一场暴雨,毁于一旦……

二、是全球最贫困的地区

在这份题为《COVID-19:保护非洲的生命和经济》的报告中,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还警告,如果疫情持续蔓延,非洲经济增长率将由3.2%至少降至1.8%,令近27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世界银行也警告,受疫情影响,撒哈拉以南非洲将陷入“25年来的首次衰退”。 正如世界银行在非洲经济评估报告中所说:“在一个已经在努力应对干旱、蝗虫入侵、冲突和暴力的大陆,这种流行病还将加剧粮食短缺。”

按照世界银行非洲首席经济学家阿尔贝·佐法克的说法,这次疫情不仅仅是一场卫生危机,还将伴随着一场经济危机和粮食危机。新冠疫情期间,东非多国还在遭受今年第二轮蝗虫灾害。而对那些至今仍未从前些年埃博拉病毒肆虐中恢复元气的非洲国家而言,除了新冠疫情,还要面对疟疾、艾滋病等重大疾病威胁。……这些威胁交织,令非洲经济社会发展体系承受巨大压力。

新冠病毒也暴露了非洲都市化管理不善和长年的疏失。在过去的11年中,非洲已大规模都市化,依附于都市的贫民窟也以惊人速度增长。非洲现有人口13.4亿人口,有人预测到2050年将增加一倍,其中80%的人口增长将出现在城市中,尤其是贫民窟。民窟的贫困、拥挤、公卫规划不善等问题,加剧民众患病风险。

在大流行爆发之前,部分贫民窟居民的健康早已被生活环境给拖垮,有爱滋病、疟疾、霍乱、肺结核等病状。在南非开普敦一位居民说:“没有自来水和消毒剂,我们就是在等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非洲每年6000人死于缺水,约3亿人因缺水而活在贫困中。曾有3岁的孩子,正捧着一杯泥水喝得开心,这份满足,让世界落泪。

尼日利亚,非洲人口第一大国,平均每家7个孩子,70%百姓日生活费不足1美元。而在埃塞俄比亚,也没有干净的水源,即便是中产阶级和富人住宅区,缺水也是常态。洗涤用品就更奢侈,当地4所小学7000名学生,一半人买不起肥皂。

三、是医疗条件最脆弱的地区

由于非洲国家卫生系统普遍脆弱,病毒检测能力严重不足,非洲目前确诊新冠病例数字可能远远低于实际数字。为较为准确评估新冠疫情,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计划于近日开始,在一个月内进行100万次病毒检测,在4个月内进行1000万次病毒检测。但是,在肯尼亚内罗毕大学教授埃瓦里斯图斯·伊兰度看来,非洲脆弱的卫生系统难以为疫情防控乃至后续病患救治提供足够支撑。

十天来,非洲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量和死亡人数增加了40%,越来越多令人担心的迹象表明新冠肺炎将在非洲暴发。世卫组织在4月上旬出台的一份报告中指出,43个非洲国家可用于治疗新冠疫情的重症监护病房床位不足5000张,这意味着每百万人仅拥有约5张床位——而在欧洲,每百万人拥有4000张重症监护病床。

此外,41个非洲国家报告的呼吸机总量不足2000台。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4月中旬发布报告警告,鉴于非洲国家卫生系统“普遍脆弱且资金不足”,如果疫情不能得到有效控制,那么在非洲,最坏情况下,新冠病毒或导致12亿人感染、330万人死亡;而最好情况下,病毒也将导致1.22亿人感染、30万人死亡。

有报道称,2月初,具备核酸检测能力的非洲国家仅有2个,到4月才逐步增加到43个。而未接受检测的非洲病例,在此期间悄然扩散全球。东非南苏丹,2011年独立,世界最年轻国家,1200多万人口,目前检测不足20例。南非,公共医疗系统在全非洲数一数二,5600万人口,重症病床不足1000张。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传染病医院中重症病床数为零,这就是虽然此前非洲南部国家只2人确诊时,总统却已宣布进入国家灾难状态的原因。安哥拉、莫桑比克、马里等17个非洲国家,甚至没有可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重症监护病床。马里呼吸机覆盖率是1台/百万人,全国只有20台。中非共和国人口近500万,呼吸机却只有3台。有470万人口的利比里亚,全国仅有一台呼吸机。没有呼吸机,危重病人的存活率,几乎是0。

另外,非洲也没有足够的医护人员支撑抗疫,非洲拥有全球17%的人口,平均医疗支出却仅占各国财政支出的1%,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病毒,非洲脆弱的医疗卫生系统实在是无力招架。

四、  是穆斯林最大的聚居区之一

非洲是穆斯林最大的聚居区之一。据不完全统计,穆斯林已达到非洲总人口的一半左右。有数据显示,2050年,世界上将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穆斯林人口居住在非洲,而2010年这个数字只有15%。在北非、非洲之角、斯瓦西里海岸和西非区域,伊斯兰教是最主流的宗教。

2014年到2018年间,伊斯兰债券在非洲销售额达到230亿美元。拥有伊斯兰执照的非洲金融机构在过去五年里增加到了80家,许多国家如尼日利亚、多哥、塞内加尔等,更是在主流银行中加入了伊斯兰金融业务的柜台。

其他服务穆斯林的产业也风生水起。比如南非,虽然本国只有不到2%的穆斯林人口,却在积极地发展面向穆斯林游客的“清真旅游”。这些行程中去掉了南非举世闻名的葡萄酒庄之旅,去掉了溢彩流光的夜生活,却带游客拜访开普敦第一座清真寺,还在行程中为一天四次的祷告留出了空余,十分贴心。

比尔·盖茨说:“疫情或将夺走1000万非洲人的生命。”不隔离,病毒长驱直入;隔离,温饱难以为继。灾难已来,非洲大陆,手无寸铁,避无可避。唯一的优势,是非洲的人口结构更加年轻,血肉之躯,成为很多非洲百姓对抗病毒的唯一武器。这一场艰难抗疫,才是真正的贴身肉搏。非洲疫情,真正的可怕在于,确切的感染人数,永远无法知晓。

提起非洲,不得不让人想起170多年前,李文斯顿深入非洲这块被称为蛮荒之地的“黑暗大陆”,面对异教文化、丛林猛兽的强势围攻,李文斯顿满怀敬畏、热忱与信心。他经历千辛万苦、九死一生的探险精神仍然深深地影响着我们。有一次,李文斯顿在读到荷兰宣教士郭实腊所写的《中国的呼吁》:“听,在中国那一片禾场上,在成千上万未能听见福音在呐喊,为什么我们的回应只是一声叹息,那传福音的人在哪里?海外宣教士为何总是那么少?”

这一段话写得多好啊,成千上万的灵魂呐喊,只换来我们的一声叹息,但却深深地扎根在李文斯顿的心底,后来他在日记中写到:“我的一生,除了解救人的灵魂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我将全力朝此目标,装备自己。”

李文斯顿所做的这一切,是为了把上帝的爱,耶稣的救恩带给那陷入困苦与战乱的未知之地,他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非洲,在非洲宣教的37年时间里,他行走三万里,不管在怎样的情况下,从未对任何人—包括食人族与奴隶贩子发射过一粒子弹;他甚至和吃死人的食人族同住,都是为了接近他们,给他们讲福音,让他们明白他们也是上帝最美好的创造。他用上帝的爱去爱那些原本不可爱的人,这就是最真实的信仰,努力行出了耶稣的榜样,散发着基督的馨香。

今日的非洲,仍然有许多国家和地区缺少宣教士,没有福音,没有基督,没有救恩,没有光,只有罪、黑暗和死亡,今天我们是否听到了那成千上万的灵魂的呐喊?在这末后弯曲悖逆的时代,愿祂兴起更多像李文斯顿、克里威廉和戴德生那样的海外宣教士,回应上帝的呼召和差遣,将爱和基督的救恩带给更多的未得之民!爱心无国界,即使今日我们不能去到那里,但至少我们可以献上自己爱心的代祷!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新疆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非洲各教会做了哪些准备?

非洲一直对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的新冠病毒大流行提醒表示密切关注,实际上,这段时间非洲大陆的教堂一直在为应对潜在的致命病毒做准备。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非洲疫情肆虐,需要你我爱心的代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