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文化评论  >  正文

《周易》蕴含特殊启示吗?

 《周易》蕴含特殊启示吗? 《周易》

《圣经》与中国古经的对读,是不少学者津津乐道的话题,也是基督教中国化的必由之路。在中国传统经典中,《周易》被称为“群经之首”,在中华文化中享有重要地位。因此,《圣经》与《周易》的对读,自然成了学者关注的问题。

当然《周易》也存在很大的争议,不少基督徒(包括牧者)都指出,这部书的目的在于占卜,这是严重违背上帝的诫命,信徒不可阅读这本书。而有的学者(包括民科)则认为《周易》中蕴含了上主的特殊启示,彰显了基督信仰的真理。

一般认为八卦起源于伏羲,后经周文王推演,写成了《周易》一书。在古代,《周易》基本被用于卜筮,预测各种事件的未来。当然《周易》中也蕴含了深刻的哲学思想,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

而在对《周易》的解读中,又分为象数派与义理派。前者以占卜宗、禨祥宗、造化宗为主,重视卜筮、堪舆等等神秘主义。后者则是老庄宗、儒理宗、史事宗,强调《周易》中说蕴含的深刻思想,用于哲学思辨以及指导人们修齐治平。

因此,《周易》虽然长期被视为占卜的书,但其中拥有很多智慧的思想,故不可随意否定。而有些基督徒认为《周易》中隐藏着特殊启示,也是从义理派(尤其是儒理宗)的角度出发,找出其中与基督信仰相似的观点,从而得出这个结论。

这个观点最早可以追溯到康熙年间的法国耶稣会士白晋及其所开创的“索隐派”。他是西方系统研究《周易》第一人,从中发现了不少与《圣经》相似的观点,首次进行了调适两经思想的研究。此后马若瑟、傅圣泽等人将索隐派发扬光大,并一直影响着中国教会内一些传教士、学者,这也是当今教内有些学者(包括民科)认为《周易》蕴含特殊启示的原因。

只是我们要看到,无论是清代的索隐派还是当今的主内学者,他们强调两经的相似,甚至是特殊启示。其中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了传教、护教,驳斥基督信仰是洋教,证明神在任何文明都有启示,让更多国人接受福音。但这带着强烈目的,以原则为指导的研究,多少会出现削足适履,牵强附会的问题,从而很难做到真正的客观与深入。

而从《圣经》来看,神在外邦确实有特殊启示,最典型的莫过于波斯的琐罗亚斯德教祭司,在耶稣降生时,获得了伯利恒之星的引导,从东方前往耶路撒冷朝拜基督。但是特殊启示的指向很明显,不会让人觉得隐晦不明。《周易》的内容艰涩难懂,并被长期用于占卜,即使是义理派也不否定算卦的准确性。很难想象,神会向国人启示这么一本书,把自己隐藏起来,让国人乱用。

至于《周易》中符合《圣经》真理的部分,其实属于普遍启示。人类是堕落了,但是我们里面有神的形象,能够思考、实践某些真理。使徒保罗指出:“没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顺着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们虽然没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这是显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们心里,他们是非之心同作见证,并且他们的思念互相较量,或以为是,或以为非。”(罗2:14-15)

而且人类还可以根据大自然经验的总结,加上自己的思考,得出宇宙造物主的概念(参罗1:20)。这就是《周易》中存在与《圣经》相似观点的根本原因。其实不只是《周易》,中国其他传统经典,古印度的吠陀经典、佛教典籍,波斯的《阿维斯陀》以及古希腊哲学书籍,都有类似的情况。但这无法证明全部来自特殊启示,只能说是普遍启示的结果,这是人类思想必然出现的。

德国无神论哲学家费尔巴哈认为神是人类的创造,人按自己的形象创造了神。这话如果用在其他宗教是合理的,但用在基督信仰上则是错误的。因为基督信仰的真理在于主的直接启示,《出埃及记》主直接向摩西宣告:“我是自有永有的。”(3:14)完全将祂本性揭示给世人,即我是创始成终的主。这一概念不仅在当时世界绝无仅有,即便900年后轴心时代,老子提出的”道“,古希腊巴门尼德的“一”、柏拉图的“绝对理念”、亚里士多德的“第一因”等等也仅是模糊的概念。甚至被认为最接近天启的古印度的《薄伽梵歌》只是说“我是灵性和物质世界的根源。一切皆由我流生。完全认识这一点的智者,为我作奉献服务,全心全意地崇拜我。”也没有自有永有的宣告。因此,《周易》最多只能算是普遍启示的产物,不可视为特殊启示。

那么在传福音上,索隐派的观点可行吗?从实际效果看,这个问题只有知识分子会关注,而普通人基本很难读懂《周易》,跟他们讲这些意义不大。而知识分子普遍博览群书、善于思考。研究《周易》者也基本懂得义理派、象数派的种种思想。他们很容易就看出,基督徒学者不过是用儒理宗的观点去附会《圣经》,而《周易》的解释是多元的,仅用一两种观点怎能令人信服呢?因此,从传福音看,用调适《圣经》与《周易》的方式,并无太大意义。一来普通人看不懂,二来知识分子有意见,反倒起了反作用。

但是《圣经》与《周易》的对读,只要去除特殊启示的错误观点,弱化传教的功利性,仍是有积极作用的。两部经典虽然存在很多差异,但不少思想是相通的,我们可以找到有价值的信息,运用中国化的语言,去阐述基督信仰的真理。这对于基督教中国化的探索,两种文明的对话以及国人接受基督信仰上,有着积极的果效。

总之我们不可把《周易》视为特殊启示,一来有违背真理嫌疑,二来又不合学理,务必去除这种错误观点。但我们可以熟读这部书,发现其中的有用信息,在中国的文化处境中,更好地向国人解读基督信仰。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福建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石衡潭博士:“圣经论语对读”是基督教中国化的实践

在11月20-21日北京举办的“基督教中国化之路”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员石衡潭博士分享了“合儒、补儒与超儒——张星曜之基督教中国化的构想与实践”。他认为自己在推动的“圣经论语对读”是对前人的继承与实践。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周易》蕴含特殊启示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