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朝鲜王国的一场邪教暴乱,为何改变了东亚三国历史

这几年韩国邪教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关注,然而邪教并非今日才有,早在一百多年前,朝鲜半岛上就曾发生过一次邪教暴乱,深刻地影响了东亚三国的命运。

十九世纪中后叶,作为中国藩属国的李氏朝鲜,处于风雨飘摇当中,外有列强虎视眈眈,而国内朝廷腐败、不思进取,民不聊生。这样的社会环境,为邪教成长提供了温床。

在庆州,有位没落的两班后裔崔济愚,如同当时守旧的士大夫一样,他对基督信仰、近代科技等西方文明深恶痛绝,决定振兴传统文化,来抵御西方文化的冲击。

他通过修行,阅读了大量儒释道典籍后。在1860年4月5日这天,他忽然浑身颤抖,进入神魂超拔的状态。自称听到“天主”(并非基督信仰的上主)对他说“受我此(灵)符,济人治病,受我咒文,教人为我”。于是他认为自己得到了上天的启示,创立了东学道。

崔济愚这番操作,与大家熟悉的洪秀全如出一辙,都是通过所谓的梦境、异象,得到了神的启示,拥有了特殊身份,建立了膜拜团体。而这一套在当前韩国被不少邪教头子屡试不爽,李万熙、文鲜明等人都经历过这样的“奇事”。

东学道很快在底层民众中得到传播,其组织日益壮大,这引起了李氏朝鲜士大夫、儒生的警惕。虽然他们在反对西方文明上是一致的,但在正统儒家看来,东学道无疑就是妖言惑众的旁门左道。因而对其极力镇压。

崔济愚被逮捕后,面对严刑拷打,仍执迷不悟地说“我以天道教人、治世、救国。天道源于天命,我的教化出于天性。我以身殉教,将德传万代,请随便吧!”1864年,崔济愚以左道乱政的罪名被处死。

不过《东经大典》、《龙潭遗词》等崔济愚编写的作品,却在民间秘密流传,在第二代教主崔时亨的带领下东学道继续在半岛传播,由于当时朝鲜国内矛盾重重,水深火热中的民众需要寻求慰藉以及抱团取暖,于是邪教组织得以不断壮大。

李氏朝鲜绝不允许他们继续发展,采取了严厉的镇压措施。1894年2月15日。全罗道东学道头头全琫准看到组织日益强大,决定发动暴乱,推翻李家统治,建立他们的政教合一的国家。

全琫准以“辅国安民、逐灭倭夷、尽灭权贵”为号召,率领教徒数千人,攻破古阜郡,拉开了“东学党之乱”的序幕。东学军一路势如破竹,腐朽的朝鲜官员落荒而逃。

尽管东学军纪律严明,得到百姓拥护。但是其思想存在极端性,完全是逆历史潮流而动,根本不可能对国家带来益处。

朝鲜国王面对来势汹汹的东学党,于是赶紧向宗主国大清求援,希望派兵帮忙镇压邪教叛乱。当清军进入朝鲜时,一直虎视眈眈的日本也在半岛登陆了。原来日本人早就觊觎朝鲜,将其视为侵略扩张的第一站。

东学军面对清军和日军,迅速瓦解,这场邪教暴乱以失败而收场。可是李氏朝鲜消灭了豺狗,却来了只猛虎。日军立刻与清军、朝军开战。在甲午战争中,大清陆军丢盔卸甲、一溃千里,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更是全军覆没。

最终,大清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

而李氏朝鲜更惨,他们表面上结束了中国的藩属地位,可实际上却不断沦为日本的殖民地,到了1910年整个国家被吞并,直到1945年才光复。东学党不会想到,他们的暴乱居然间接的引发了中日战争,甚至把自己的祖国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尽管这只是朝鲜亡国的诸多推手之一,现实原因还很复杂,但东学党之乱无疑加速了其进程,由此可见邪教团体对于国家的危害了。

大清也在甲午战败后痛定思痛,才有后来的戊戌变法与辛亥革命。而日本通过这场战争,使国力得到迅速提升,很快跻身世界列强,但也由此走上了侵略扩张的不归路。

一场邪教暴乱,改变了东亚三国的历史,其所引发的连锁反应之大,真令人瞠目,在这世界邪教历史上,也是非常罕见的。

值得一提的是,东学道在被镇压后,自身进行了改良,在保持原来教义的基础上,去除了极端排外的思想。教团也改名为“天道教”,目前在韩国拥有200多万信徒。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厦门一名基督徒。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