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信仰路上三十年 矢志不渝奔迦南——记宋清花姊妹信主前后的二、三事

2021年初秋的一个礼拜天,这是个秋高气爽,风和日丽非常宜人出门的好天气。在这一天的上午,终于如约在市内一所教会主日聚会后见到了宋清华姊妹。在教会新堂基建的办公室,她接受了笔者的采访,在一个多小时的交通中,年已七十二岁的宋姊妹,告诉了笔者她信主前后的一段不同寻常的感人见证故事。朋友,现就就让笔者讲给大家听一听……

宋清花姊妹,曾经是宝鸡石油公司下属一个后勤部门的职工,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为公司员工缝制工作服。如果不是儿子在30年前突然得病,她也许不认识耶稣基督,也不会有如今快乐、幸福的属灵生活。如今的宋姊妹,当有人问起她是如何走上信主这条路的,她就会说:感谢神,是神医治了我儿子的病,我见证了神的奇妙。所以,我就信主了。

在30年前的1989年秋季的一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为儿子例行检查时,医生告诉她儿子得了乙肝。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震惊了她这位母亲。因为儿子才12岁啊,怎么能得上这种病!就在她带着儿子,东奔西走的出入市区各大医院为儿子求医治病时,又是一个打击降临到她的身上。在1991年春天的一个天早晨,她在帮助儿子穿外套衣服时,突然发现儿子在说话时,嘴角歪斜了,说话也不利索了。她连忙让丈夫为她到厂子请了假,带着儿子赶到医院。经过检查,医生说你儿子得的是小中风病。在治疗上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保守治疗。巩固住病情,不让发展。

她着急的拉着医生的双手,医生,祈求你救救他,他才十二岁啊!医生摇摇头说,从现状看,你儿子只要不说话、不笑,也看不出有病。这种病只能慢慢治疗吧。说着喊下一个,将她送出了门。这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麻线偏从细处断。她拉着儿子的手,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抱着儿子廋弱的身躯,嚎啕大哭。她的内心感到了极度的无助,这可怎么办啊!丈夫下班回家后,望着她和儿子也只是坐在一边直抹眼泪。

在以后的日子里,除过上班时间,他和丈夫带着儿子踏上求医治病的路。一个月下来,跑遍了市内大小医院,每次都是带着满怀的希望出门,背着沉重的失望回家。就在她无奈无望的时候,一位来家找她做衣服的姊妹对她说,人不能治的病神能治。我是一名基督徒,跟我去教会信耶稣吧。

听到说神能治好儿子的病,她如同在黑暗中看到了黎明曙光,也如落水人抓住了救生圈。她二话不说,就跟着这位姊妹来到离家很近的一所教会,开始了她信主生涯。这时候的她,只是抱着医治好儿子的病的目的而来教会。虽然每个礼拜天她会早早去教会,参加着教会组织的所有一切活动,别人祷告她祷告,别人读圣经她也手捧圣经跟着读,诗班台上献唱赞美,她也在台下跟着哼唱……

在走过一段朦朦胧胧信主路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感到自己慢慢走进了神家的门。祷告时,心里已有肺腑之言向神诉说;读圣经时,似乎感到神在耳旁亲切给她说话。再后来,当听到台上弟兄姊妹献唱赞美时,她在跟着唱时,会不由自主的泪流满面。在一个主日,王冬碧牧师一堂《患难,也是神的恩典》证道,更是深深感动了她。听着听着,她意识到,这是王牧师专为她做的一堂证道啊。这时候的她,已坚信神会医治好儿子的病。

从此,她坚持着每天早早起床,一个人静静的跪下向主祷告。求神怜悯自己,求神医治自己儿子的病。这样的谦卑虔诚的祷告功课她不知道做了多次,神终于聆听了她的祷告。有一天中午,一位姊妹来找到她。说她知道有一位开门诊的私人医生,医术挺高的。主要是以中医调理治病为主,还有一门绝活是以针灸治疗各种疑难杂病。

在第二天清早,宋姊妹就急不可耐的领上儿子,按那位姊妹说的地址,经过七问八问的找到处在人民街一条幽深小巷尽头的诊所。到那儿一看,已有好十几个人在排队等候看病。她连忙拉上儿子跟在队伍后面,心想无论如何今天得给儿子把病看了。在排队这段时间,她闭起眼睛手搭在自己胸口为儿子的病能得医治祷告……

“妈妈,到咱们啦”。她睁开双眼,是到了。医生正在为自己前面排队的一位年轻姑娘看病,下面就要轮到自己了。听着医生对那位姑娘说病很难治,建议让她在别处医院去看的话语。宋姊妹又怕医生会给自己说同样的话。她连忙在心里继续向神祷告说:神啊,你是创造万物的神。这世上没有你做不成的事。求你今天藉着这位医生的手,医治好我儿子的病……

说来也很奇妙,当轮到给儿子治病时,医生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简单向她询问儿子得病前后情况,就给儿子开始治病了。只见医生拿出面前木盒子里的一根根银针,在酒精灯上消毒后,一根接一根扎在儿子头部及后脑脖子上。她怕儿子疼痛受不了,很用劲的握着儿子的小手。

半个小时过去了,当医生拔掉儿子头上的针,她迫不及待的问儿子:“疼不疼?”儿子摇摇头,偎在她的怀里说:“妈妈,一点都不疼。”医生对她娘俩说:“你儿子病好了。”“好了?!”她望着医生投去怀疑的目光。医生又说:“你自己看看。”她急忙托起儿子的下吧,仔细看了起来。儿子望着她甜甜的笑了起来,嘴不歪了。拉着她的手说,“妈妈咱们回家吧。”她手蒙胸口激动的自语道:“感谢神!”

儿子的病真的好了,眼睛不斜了,嘴也不歪了。在别处千治万治,没有治好的病,今天终于被爱我们的神藉着这位医生的手给治好啦!

她为医生付过治疗费用,在拉着儿子要回家时,看到排在前面看病的那位姑娘还没有走,继续在央求医生,说你一针能治好刚才那孩子的病,就能治好我的病,医生还是在建议姑娘去别的医院看……

在回家路上,她想到神给她及儿子降下如此大的奇妙恩典,心里暗暗对自己说,从今后一定要好好服侍神,向神完全摆上自己,感谢神的大恩大德。也在心里继续说,一定要把自己的家人全部带到主里面,也要好好对外传福音,让自己家人及更多人的灵魂得以救赎!

当笔者问起她信主以后在教会的侍奉情况,她非常谦虚、低调的不愿意多说。当在不断追问情况下,已72岁的宋姊妹竟还像小姑娘似的害起羞来,脸庞泛起晚霞似的红晕。看着笔者不依不饶一问再问,她只好简单的说了几句。再后来,问她一句她说一句。看得出来,宋姊妹在低调、搪塞的回答着笔者提问。但还是从她断断续续的话语中,知道了一些她后来的情况。

宋清花姊妹自1991年4月的那一天,被神藉着那位中医大夫彻底治好儿子的病后,她在当年圣诞节这天毅然受洗成了一名基督徒。她同时报名参加了教会诗班,在诗班一直服侍到四年前因年龄大了退出。她在诗班整整呆了26年,在这期间她还把自己的女儿领进了诗班。从来不会唱歌、不懂乐谱的女儿,如今成了另外一所教会诗班的骨干。不但教诗班弟兄姊妹唱歌赞美,而且还很有艺术才能,在主日这天指挥诗班登台献唱赞美。

宋清花姊妹如今也向神兑现了当初的心愿,她的丈夫、儿子、儿媳妇、女儿、女婿先后都受洗信了主。就连她现在已成年的孙子、外孙也成了基督徒。三十年来,她还利用自己为别人缝补衣服的便利条件,每逢有人找她做活,她都会向来人讲圣经方面的知识,也会把自己信主前后的见证讲给客人听。她对笔者说,三十多年来她已向许多找她做活的人传讲了福音。她非常肯定的告诉笔者,经她传讲福音后,截止今天,已有20多人信主受洗、回归了主家。

她说她非常感恩,也非常爱主。自从信主到今天,为了报答主的恩典,当每月工资一发到手,她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工资的十分之一奉献给神。她也知道在教会里服侍好“最小”的重要性,只要她知道或者听说有哪位姊妹弟兄生病住院了,她会约上几位肢体,买上礼品去看望,把主的爱通过这种方式送给弟兄姊妹。而每次看望买礼品的钱,她都是坚持自掏腰包,从没有在教会大帐上报销过一分钱。

如今,她仍然不顾自己年老体衰,至今坚持在教会后勤上做服侍。每逢主日、复活节、圣诞节大聚会,她都会到厨房帮忙做饭。尤其是她非常喜爱、干了十多年的教会圣餐准备事工,她说什么都不愿退出,每到教会圣餐主日聚会这天,她会早早起床,在早晨五点左右赶到教堂,会和几位弟兄姊妹共同准备当天圣餐聚会用的饼和葡萄汁。她十多年如一日的直到今天,坚持、坚守在她喜爱侍奉的马大岗位上。

她说她现在最高兴日子,就是度过每个月的主日圣餐崇拜聚会。当她看到在圣餐礼举行过程中,在牧师主礼引导下大家虔诚的吃下了自己亲手准备的饼,喝下亲手调制的葡萄汁。这时的她,会感到浑身被圣灵充满,心里特别的喜乐和高兴。她还说,只要自己身体还可以,她会把这件事工做到去天国的那一天……

短暂的采访结束了,笔者挥手与宋姊妹告别;宋姊妹说她还有事,要去参加教会的主日查经会。秋阳下的宋姊妹,虽已年迈,但她还是那么精神抖擞的、迈着坚毅的小步朝过渡堂走去。看着眼前坡林小路上宋姊妹的背影,自己不由眼框湿润起来。是啊,我们中华基督教的大厦,就是靠着如同宋姊妹这样的千千万万个基督徒脊梁撑起来的!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西北地区特约撰稿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