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上帝赐给我一棵奇妙的花

这段时间,我天天都能看院子西边儿的花,粉红色的花朵,翠绿的叶子,绿叶衬红花,甚是好看。

我是一个喜欢花的人。虽然没有见过什么名贵的牡丹花,海棠花,白芍花,玫瑰花什么的,但是就是无名的野花,都特别的喜爱。

小时候,看着野地里的蒲公英花,和一些无名的花儿,红的,黄的,白的,紫的,蓝的,我都会笑逐颜开地注视它们,它们也笑盈盈的看着我。我觉得它们是天上亮晶晶的星星掉在了地上,很好看,很美!

自从生病瘫痪后,走不出去,也看不到野地的花儿了。春天百花盛开的时候,我就会想起那些漂亮的野花儿。从有些文人笔下看到些一些名花,描写的如何如何的美,令我很羡慕。我又想,他们赞赏的花,只是富贵人家的花,因为只有富贵人,才有闲情逸致去养花赏花。

这些年,农民的日子好过了,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不少人家的院子里也种上了各样的花。五六前的夏天,老伴儿把我推到外甥家里,坐了一会儿。我看见他们家院子里,种了不少花,大盆儿里,小盆里,红的,白的,黄的,很好看。

于是我很希望我的院子里也能种上花儿。花儿不但好看,使人赏心悦目,而且花香还能使空气清香,使人神清气爽。但这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因为不能行动,自己不能去栽种,想种花是无能为力的。孩子们不在家,他们也没时间栽种。跟老伴儿说了几次,好像是耳旁风,他充耳不闻。

其实,十多年前建房子的时候,我就跟他商量说,把院子建宽点,院子西南的墙边儿,留出一米宽的地方,不打地坪,砌半米高的挡拦,在里面种上花、种上菜都可以。他同意说好,确口是心非,说话不算话,全打成了地坪,一点也不留。

前些年,他从一个喜欢花卉的邻居那里,拿来了几颗小花苗,栽在了大门外的两边儿。每年春夏天的时候,花都开的热热闹闹的,很好看。我却看不见,只有他偶尔把我推出去了才能看见。我说,别人家都把花栽在院里,作装点,看着好看,你却把花栽在门外,让人观赏。

去年夏季的一天,他从别人家拿回来一棵花栽在了院子南边儿废弃的缸里,这缸秋天的时候栽种过蒜苗。他刚栽上的那几天,好像是栽活了,结果过几天就死了。他拿来栽的时候,我就说,这不是这种花的时候,也不能栽得活。那花朵是红的,我还以为是玫瑰花。我本没有希望那花能栽活,花死了,是意料之中的事。也就不失望,也不再去希望。

今年夏天的时候,有几次坐在客厅门边儿,看到了缸里长出了一棵翠绿的野草,万没有想到有一天,它开出了一朵粉红色的花儿,很耀眼,很好看。

丈夫说,咋会有一棵花呢?我去年栽的那棵花,当时不是死了吗?我说:我先还以为是一棵草呢。

它不断的发出新芽,长出茎叶,不断的开花,越长越旺,花越开越多。有一天,我要丈夫把我推去看看。椭圆的叶子翠绿,一朵花,五个花瓣儿。它上面是稠密的柿子树枝叶,东边儿是鸡窝和废品,西边儿是一堆柴草,雨水太多,沤出了难闻的气味儿。我对花说,你这么漂亮,却生在这样的环境中。你要开放,却不论环境。只要有阳光、雨露和泥土,你就能生根、发芽、生长,开出漂亮的花儿。你是什么花?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我觉得你是天父赐给我的,你很奇妙,你是奇妙的花。感谢父神!因为他怜悯我,知道我的心思和喜爱。

我心里几次想要丈夫把花移挪到西边儿,都没有说,因为他不会听从。想不到前几天,他却把花移挪到了西边。我看着心里很感谢神,因为神知道我的心思。

我对丈夫说,有几次都想要你把花挪过去,想着你不会挪,也就没有跟你说。你咋想起把花挪到西边呢?他说,在那里见不到阳光,挪到这边儿,太阳能晒着。我说,是主感动了你。感谢主!

这株奇妙的花,椭圆的翠绿叶子,粉红的花朵,很耀眼。很好看。我只要抬眼看向外面,它首先映入我的眼帘,有时看到,还有蝴蝶和她亲吻,又翩翩围绕它飞舞。

圣经说:“你当倚靠耶和华而行善,住在地上,以他的信实为粮;又要以耶和华为喜乐,他就将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 天父上帝说:“你没有求的我也赐给你”。我心里的所求所想,天父都是知道的,感谢天父上帝赐给我们一棵奇妙的花!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