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福音小说:谁是神经病?

配图
配图

王三这家伙可不是王一加王二那么简单,虽然他现在终于回头是岸 ,但到底和一般人不一般,比起正常人来不正常。

这不,天晚日落,近乎月黑风高,王三不开车,也不骑车,而是撩开两腿,无声也无形的箭射出村口,四顾无人,突然掏出一件硬硬的东西,拿在手里,“噼里啪啦”弄将起来,边摇头晃脑,念念有词:

“竹板一打响连天,弟兄姐妹庆圣诞,庆圣诞心喜欢,我也来把节目献。那是两千多年前,神的儿子降人间——”

“哎呀,是、是谁?——”突然一声叫,把“心喜欢”的王三吓了一跳,“是我,王三,你是——”

“原来、原来是王三哪,你这是干啥?黑灯瞎火的吓死人了。”一个女人仿佛突然成形出现在王三面前。

“是二嫂啊,这么晚了你干活才回家?”王三问。

“我还没问你呢,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连说带叫的干啥?我还以为遇上神经病了,可把我吓坏了!”

王三连忙道歉:“对不起二嫂,我们教会里预备过圣诞节,都去排练节目。因为离得近,我走着去,看四下无人就背背台词,熟悉熟悉——”王三说时,便把手里的竹板晃两晃,夜黑中发出两声脆响。

二嫂鼻子里也发出两声脆响:“哼、哼,你还真信啊?——”未及王三作答,快言快语的二嫂继续发射:“王三,我问你,你有事没事就往教会跑,是不是那里工资特别高?那样的话,二嫂也去!”

王三咧咧嘴,牙齿忽闪出两道光芒,好像在自证清白:“二嫂,我经常往教会跑,不是因为工资高,其实我连一毛钱也得不到,有时还往外面掏……信耶稣是把真神靠,不是为把好处捞——”王三因为天天练快板,嘴巴上有了惯性,一开口就合辙押韵:“二嫂,你也快信耶稣吧,耶稣是真神,道成了肉身,为了救我们——”

“什么耶稣糖酥的,你有事没事到处跑,一天到晚不着调,你们信耶稣的根本就是神经病——”二嫂说完,朝王三翻了翻白眼,但因为夜暗中效果不佳,就再次动用鼻子,狠哼一声,快意而去。

王三一下懵了,且一懵半天,好像在夜黑中睡了一觉,醒来,不觉自语:“说我是神经病?——对!我这黑灯瞎火的,连敲带打,的确神经有点病。不过,不过她说信耶稣的是神经病,那、那不行!如果信耶稣的是神经病,那耶稣是谁?不就是最大的神经病患了么……”王三就地转了三个圈,越转心里越难受。

“主啊,人家笑话我不算啥,可你那名不能被侮辱啊,我死也要保护……不过主啊,我嫂子这样 说也是因为不认识你,我该怎么办呢——”

王三拍着脑袋打转,突然拍得眼前一亮,心头一乐,变原地打转为快速启程,向二嫂追撵而去。

渐近村口,王三终于追上二嫂,那儿已是路灯高挑,灯明火亮,王三高叫:“哎,二嫂,你慢点走——”

二嫂头也不回,心里嘀咕这浑小子,又发啥浑劲:“咋了老三,你神经病真犯了?”

“不、不是,我没有神经病,我想告诉你谁、谁是神经病——”

好奇先抓住二嫂的心,又停住二嫂的脚。王三赶上来,和二嫂一同进了村子,在十字路口,王三的脚在一根路灯杆前停住,王三的眼往路灯杆子上爬,突然一声大叫,仿佛寻宝得宝似的,“二嫂,你快过来看——”

二嫂两眼顺着王三所指的,往路灯杆子上瞅,那上面贴着一张红纸,纸上是一则“寻人启事”,路灯光下,看得分明;王三还担心二嫂那从门缝里瞅人的眼睛瞅不分明,就大声读出来:

“某女,现年六十岁,是山东青州某村人,与2021年6月6日离家出走,至今未归,因其有神经病,回不了家……”

读完,王三就向二嫂谦恭讨教起来,“二嫂,我问你,什么人是神经病啊?”

二嫂这时一头的雾水,任多么明亮的灯光都不能驱散,就随口答:“回不了家的人啊!”

王三又问:“一个人死了,离开世界,咱这里叫什么?”

“叫回老家啊——”

“二嫂,你的老家在哪里?”

“不知道。”

“回得去吗?”

“回不去——”

“回不了家的人叫什么?”

“叫神经病啊——”

“恭喜二嫂答对了!”王三向二嫂一抱拳,一躬身,然后甩步而去。

二嫂头上的雾水终于散开,但心头有似雾非雾的东西弥漫开来……

王三心底快意,脚底快飞,但二嫂那张“回不了家的脸”,脸上那份叫人生疼的茫然,让王三两脚不由放慢:“主啊,我们真的是一群傻羊,都有神经病,都回不了家!求你拣选我二嫂吧,连我这样的人你都不嫌弃,你也别嫌弃她,她命也挺苦的——”王三心里渐起渐落,王三眼里一片潮湿……

“哎,三兄弟,你先慢走——”突然一声喊,穿过乡村的夜暗,和乡路的崎岖,急急追上来。是二嫂。王三急急回头:“二嫂,啥事?”

不知是因为跑得气喘,还是有事难言,一向快人快语的二嫂,急刹车的厉害:“三兄弟、三兄弟,我……”

王三屏息凝气,不敢有半句打断,背后隐隐的灯光追来,天上有遥遥的星光找来,面前有灼灼的目光扑来,三光集身的三嫂,像破蛹的蝴蝶挣扎着放飞,像久凝的玫瑰踌躇着放蕾:“三、三兄弟,我也想成为一个有家的人,我不想是一个回不了家的神经病——”

王三像给二嫂鞠躬似的,深点了点头,借机抹一把眼中的潮湿,那份潮湿,因含水量遽增,已经饱溢成滴。“太、太好了二嫂,是神的救恩临到你了。咱都是神经病,活着不知道为啥,死了不知道上哪,以后你就啥也知道了,因为、因为你有家了……”王三反倒不知道说啥了,最后,王三把自己所能知道,所能想起的搜肠刮肚了半天,王三最后道:“这样吧,三嫂,明天就是圣诞节,你也去吧,我今晚还要去排练节目,我明天的时候演给你看,咱明天见——”

“你、你再来一段吧,我都等不及了——”二嫂向话音未落,人已不见的王三喊。

 

二嫂回到家,正遇上丈夫要出门,丈夫出门干啥,她不问而知,又去街头六子家打牌,并顺便赢个三十、五十,输个百儿八十,要搁平常,二嫂的数落马上开张,但这时的二嫂,从里到外的乐, 那份乐她自己也不知道从哪里来,却怎么也退不回去,让她必须找人说道说道,释放一下:

“哎,我跟你说,我找着老家了——”二嫂说,说得刚要离家的丈夫一愣:“啥老家?”

“刚才我和王三聊了好大一会,才知道人都是有老家的,在天上……”

“少听王三那家伙胡叨叨,他是啥人谁还不知道,进去蹲了一年多——”丈夫要急着抽身,也不愿听她胡叨叨。

二嫂一听急了:“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年轻人谁还不犯个错?你看人家王三,现在比你都强,也不抽烟也不喝酒,更不聚堆胡来,无聊的要命,活着不知道为啥——”

丈夫把二嫂上下打量一会,又打量一会,“我的天,你怎么突然这么高深起来,你说活着为啥?——”

“活着、活着就是为回老家做预备,实话跟你说吧——”二嫂胸脯一挺,终于说出自己一直想说的话:“我也信耶稣了,我也是一个有家的人了;你也信耶稣吧,咱俩走一条路——”

   丈夫把二嫂有上下打量一眼,又打量一眼,确定没啥大问题,扭身就走,走了两步,忽然停住,并未回头,只清楚撂下一句话:“神经病啊——”

二嫂被这句话砸中,砸得一时发懵:“我、我又成神经病了?”

看着眼见要消失在巷口的丈夫,二嫂猛醒过来,向着丈夫大喊:“你先别走,我告诉你谁是神经病——”

灯影恍惚中的丈夫,不由止步,就听遥遥一语传来:“回不了家的人才是——神、经、病……”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山东一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