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清誉一生敬畏神,洁行一路扬主名——深情怀念外婆林清洁

我的外婆林清洁,1892年出生,福建厦门同安人。

1.png

林清洁女士遗像

外公蔡振勲是传道人, 1915年与平和小溪岩坂大湖村基督徒林徳胜女子结婚后生育四女,不幸的是还在吃奶的小女儿和妻子林徳胜先后因患“毒热”(凝是传染性脑膜炎)死亡,只剩下三个未成人的女儿。就在蔡振熟传道为教养三个女孩(室宜、室容、室完)三个女孩神魂未定、忧心忡忡的时侯,1922年林清洁走进蔡家,幼小仨姐妹们都叫她阿姨,一同来到厦门曾厝垵村,借居在海外谋生乡人的旧大厝里,大厝多年从未有人居住,厅内还停放着三具放有尸体的棺材,院里杂草丛生,眼晴蛇、银环蛇等毒蛇常出没其中,外公外婆却无所畏惧,亲自搬走厅里的棺木,清理院中杂草,期间,他们将大厅变成了曾厝垵首个教会聚会点,1926年和其他主内肢体一起创办了曾厝垵礼拜堂。

抗战期间,曾厝垵驻守有国民党十九路军七十五师的抗日战士,外婆林清洁经常组织教会义工为官兵烧水、煮饭、洗衣。1938年5月10日军在厦门五通登陆后,鹭岛沦陷,大肆屠杀村民,很多人家破人亡,不少信徒逃往鼓浪屿或外地避难,外公蔡振勲带上妻子林清洁和三个女儿逃难到安溪县,此时安溪土匪肆虐,社会不宁,民不聊生,住了不到一年,又到平和县,在山格侯山、浦仔(现文峰)礼拜堂任传道;蔡振勲夫妇常以“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摩太后书3:17)的宗旨教导信众。

外婆婚后虽然没有生育,却始终以基督的爱当好三个女儿继母的角色,在文峰又收养二个家庭贫困的男孩和一个潮州逃难小女孩。外婆为了外公安心侍奉为主做事工,她依然默默无声,甘愿牺牲自己,自己任劳任怨,撑起一个八口人的家,将六个儿女抚养成人。外公坚守禾场放弃了世上的一切,外婆并不为此而生气,因为她爱神,她是传道人的好妻子。

1948年春,石码礼拜堂任职多年的欧阳牧师受聘为闽南神学院董事,外公蔡振勲携外婆二人从平和文峰教会到石码教会任职,在石码临近觧放至文革前十五、六年中,和吴乃文牧师等一道牧养石码教会,教会兴旺发达。

2.png 1968年3月19日外公在石码逝世,享年94岁。

外公逝世正值文化大革命,石码礼拜堂也停止活动, 1970平外婆林清洁曾到平和与我们同住一段时间,后又回石码独自一人生活。在新大巷5号旧居里,外婆经常组织周彩苹、李保罗、陈枊雪等十多位信徒聚会,一起祷告、査经、灵俢、礼拜,敬拜我们的神。每逢圣诞节,孩子们喜欢到外婆家庆圣诞,她就把自种的葡萄,每人分一粒,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他们。

3.png

1970年外婆在平和与我们同住一段时间

外婆助人为乐,群众喜欢向她交流、求助,称她“蔡先生嫲”(闽南语:蔡先生娘的意思)。石码镇过溪村曾有一位20多岁的妇女叫郭立恵,被“鬼魔”至精神障碍多年末愈,家人到处寻医问药,烧香拜佛,病情从未转好。外婆林清洁得知情况,带着上《圣经》和《闽南圣诗》来到过溪村立惠的家,郭立惠不识字,外婆一句句读《圣经》给立惠听,一起祷告,教唱赞美诗,同住、同吃近一个月,郭立惠主动配合医生治疗,神垂听她们的祷告和呼求,“他们在苦难中哀求耶和华,祂从他们的祸患中拯救他们。祂发命医治他们,救他们脱离死亡”(诗107:18—20),不久,“神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立惠病痊愈,全家归主,为感谢主恩,外婆将她了名字改为“郭恩惠”,28岁时郭恩恵和角美陈老龟结婚后生一女二子,如今三代同堂,全家归主。成为石码教会信徒传颂见证的佳话。

4.png

郭姐妹(左)向康月华执事(右)深情回忆起“蔡先生嫲”当年给她传福音

前几天石码教会康月华执事专程到角美探望如今已是68岁的郭恩惠姐妹,郭姐妹深情回忆起“蔡先生嫲”当年到她家住传福音,让她身体得以恢复健康,当场还激情含泪唱起外婆教他唱的《赞美天父万福根源》圣诗,赞美神!“蔡先生嫲”人太好了……”。

 5.png

郭恩惠姐妹激情含泪唱起当年“蔡先生嫲”教唱的《赞美天父万福根源》圣诗

6.png 

1978年暑假我陪母亲,带着爱人和最小儿子到石码看望仍独居在新大巷5号的外婆,她虽已是85岁高龄,除因白内障初期双眼视力较差外,身体仍很硬朗,生活都能自理,还坚持在石码教会服侍。不久白内障发展,严重影响她的正常事工活动和日常生话,当地医院对高龄的她不敢手术。我们为她祷告,“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 (诗126),1982年秋天,我们带外婆到平和某医院,请柯银水医生为她平安顺利做完白内障摘除术,配上眼镜,住不到一个月“满口喜笑”, 又回石码教会为主做工。

7.png

1985年老人节外婆林清洁(右3)与石码教会中的老人们在一起

 外婆是一个坚定信心的基督徒,她一生是敬畏神,仰望神,依靠神的一生,她是善良、贤惠、恬静、美丽的好妈妈,好外婆,也是传教人的好妻子。1986年1月18日外婆在睡眠中蒙主召回家,享年94岁。外婆的品行,深受石码当地不管是信教还是不信教的群众的赞许与爱戴。20日安葬那天,石码教会为她隆重举行追思礼拜,厦门、平和、龙海等地亲朋和石码教会群众三、四百人参加出殡仪式 ,为外婆送行,后葬于厦门天马山公墓,与外公长眠,安息主怀!

8.png

外婆在睡眠中蒙主召回家

9.png

厦门、平和、龙海等地亲朋和石码群众三、四百人为外婆送行

感谢:蔡训卿、康月华、周彩苹、朱仕琪、陈秀燕等兄弟姐妹提供相关信息

相关新闻

爱神爱人的好牧者——福建石码教会吴乃文牧师

吴迺(乃)文,1914年12月14日出生,祖籍福建省南靖县龙山镇。1941年从山东省滕县华北神学院毕业,1942年3月17日与沈碧瑜(長乐市梅花镇人)结婚。婚后不久,便投身在福建閩南山区安溪及同安教会传道工作,1945年至1946年吴乃文在厦门灌口教堂任传道,1946年冬,神引领吴乃文夫妇和两个幼儿至上海探亲, 到中华神学院进修半年,并在上海教会担任短期传道工作。1948年5月蒙神引领应聘为石码堂会任传道,和蔡振勲传道共沐石码教会工作。1949年10月16日,吴乃文被按立为该堂第五任牧师。 1.png 刚从山东华北神学院毕业的吴乃文 1949年9月20日石码觧放,新中国成立后,中华基督教发起“三自”革新运动,石码也成立“基督教三自革新爱国运动委员会”,石码教会广大教徒在吴乃文牧师的带领下和其它教会一样,响应“三自”爱国运动,在“三自”爱国会的领导下,实现“自治、自传、自养”。解放初期,政府鼓励妇女走出家门去工作,许多家庭幼儿的照顾成问题,吴牧师建议民力小学复办民力幼稚园,成为解放后石码镇首个幼儿园,让群众安心参与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建设。 N}~U8JA$ES0G}CBE9976QI1.png 1951年教会办的民立小学幼稚园师生合影 吴牧师曾先后担任石码镇人民代表,龙海县人民代表和龙海县政协常委,是龙海县政协常委中的宗教界代表。他积极配合政府向信徒宣传宗教政策。除了正常布道外,石码礼拜堂都安排日常的查经祷告,他经常到乡下教堂传福音,受到信徒的欢迎。沈碧瑜既是吴牧师的好伴侣,把七个儿女培养成人,她也是教会的好帮手,辅导教会做好各团契、主日学、圣歌班,寻访等工作。吴牧师爱教会,也爱社会,1960年6月9日,龙海遭遇台风袭击,发生特大洪水,石码全镇受淹,许多房子倒塌,教堂地势高,进水浅,吴牧师即刻打开教堂的大门,安顿了灾民,他为群众做了许多好事,人们齐赞是上帝的爱。 1956年,好学的吴乃文牧师前往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学习,写了不少信仰分享属灵的文章,其中《保罗留下的好榜样》一文还被编入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函授科的教材,他感慨地说:“今日我们中国的教会几年来,重建圣殿,教会欣欣向荣,但我们也不可麻痹大意。那些豺狼、盗贼、假先知、传播异端邪说的人并不甘心睡觉,而是虎视眈眈。有些非法违法分子的罪恶活动,人数虽然不多,活动地区也不普遍,但危害性很大。我们应当谨慎防避,并采取必要措施,如是才能纯洁主的教会,牧养主的羊群,蒙神悦纳。” 提醒信徒自觉抵御异端邪教,立定心志,持守永生的盼望。 1966年,“文革”开始后,石码教会停止一切活动,教会财产被征用归公,教堂里的圣经、诗歌、十字架、灵修书籍等被烧毁,吴乃文牧师曾被红卫兵抄家揪去批斗,戴上“反动教头” 牌到处游街示众。在极度痛苦绝望中,他把自己的身体灵魂交在主手中,仰望主的怜悯和庇佑。他引用《圣经》中的话语告诉大家“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 (诗66:11) 1969年2月5日,吴乃文夫妇和儿女下放到距离石码约一百公里南靖书洋乡下务农。 3.png 1956年吴牧师全家合影 1979年6月吴乃文牧师夫妇依照回城政策回到漳州,“他发了誓,虽然自己吃亏也不更改”(诗15﹕4)住在漳州城区约一年时间里,每逢主日,夫妇俩都要乘客车到石码会友家庭聚会上主持礼拜。 1980年吴乃文恢复牧师之职回到石码,负责接回石码教会原有财产,并重新开放礼拜堂。虽然原有信徒只剩下约有三分之一,感谢上帝,还有三十多位男女信徒坚固站稳、热诚爱主爱教会、同心合意重建教会,聚会人数也不断增加。根据信徒要求,石码教会及时恢复周间的祈祷会、查经会、勉励会等以造就信徒信仰。信徒们尽力奉献,使石码教会得以有充足的资金维修圣堂屋頂、大门,并添置了钢琴及大量长椅等用具。自1980-1985五年时间,龙海县城乡四间教会近一百八十位信徒受洗入会。 吴牧师夫妇是他们七个子女的家长,也是教会所有人的家长。教会的兄弟姐妹总是向吴牧师夫妇讲最贴心的话:男婚女嫁、生老病痛、谋生求学,几乎所有的人间话题,不论何时来找吴牧师夫妇,他们都以诚相待,尽力解答。人们总是抱着忧愁而来,揣着喜乐归去。“耶和华果然为我们行了大事,我们就欢喜。”(诗126﹕3) 4.jpg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