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子昕"的文章列表

捐助大陆200多所学校的香港慈善家田家炳逝世 95岁高龄受洗时告白“好人也需要拯救”

他是大企业家,被称为“皮革大王”;他也是慈善家,曾卖房捐校,把名字刻在了200多所学校里,被誉为“中国百校之父”;他还是一位基督徒,于95岁高龄受洗,告白“好人也需要拯救”。

“我们可以原谅那个谋杀了我们孩子的凶手”——从阿米什人到“上海砍人案”基督徒家属

“追思礼拜中,轩轩的爸妈没有义愤填膺地去问责学校和社会,没有要求凶手杀人偿命……甚至没有提及‘凶手’二字,他们的回忆甜美而感伤。”一段关于“上海砍人案”遇害者追思礼拜的信息,将已经过去了几天的新闻,再次带回了一些基督徒的视线中。

除了谴责,基督徒还能做什么?——和一位牧师谈“高三抑郁症女生跳楼事件”

这两天,“女生跳楼事件”刷爆朋友圈,各大媒体在关注,基督徒的批评声也此起彼伏,说围观群众冷漠。

当你觉得软弱的时候

信仰的世界并非做得多少,而是真的理解了那个世界,是在无论何时都能依靠神过喜乐的生活,可以自由地欣赏一片云海,用心做一顿饭给所爱的人,工作时带着献上给神的心,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世界。

一百多年前 传教士就将足球运动带到了石门坎山区和广东梅州

就在很多人对于足球还陌生时,传教士就将足球运动带到了一些地方,比如贵州的石门坎,一百多年前,柏格理牧师在那里建了足球场,培养了一支有能力的足球队;19世纪70年代左右,在广东省梅州市, 巴色会瓦尔特传教士就将足球带到了当地,让当地有了足球文化的氛围。

【专访】云南一传道谈少数民族教会的真正需要

一位服侍云南教会至少七年,专注于培养少数民族教会工人的传道告诉笔者,他很关注神学毕业生离开培训班三年内的服侍动向和生活状况。并且,他认为,要想真正帮助少数民族教会,只是金钱上的扶持是不够的,需要走近他们,才知道他们真正的缺乏。

【特稿】云南边境拉祜族村寨里的赞美声和基督教培训中心

澜沧县是云南省普洱市下辖县之一,县境位于云南省西南部,因东临澜沧江而得名,其中基督徒最多的地方为糯福乡和东回乡班利村。据班利村的段三妹牧师介绍,目前整个云南省大约有三万多信徒,分布于澜沧、孟连、耿马、双江和沧源县。

寻拉祜族特色教堂——糯福教堂(多图)

糯福教堂位于澜沧拉祜族自治县糯福乡政府西北小山上,于民国11年(1922)由美国浸信会牧师威廉·马库斯·永 (William Marcus Young),(中文名为永伟里)来传教时建。

【专访】“用为父的心去爱他们”——几位从事福音戒毒事工者的侍奉路

“要拿出为父的心去爱他们,像爱自己的儿女一样。”在谈到福音戒毒事工时,侍奉10余年的王长老说自己并没有什么秘诀,只是相信“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尽管自己没有吸毒经历,但是会带着神的眼光去帮助那群特殊的人。

【特稿】苍洱之畔的大理圣经学校:从破旧小楼开始 近二十年服务于滇西教会

走过熙熙攘攘的大理古城,拐进稍显安静的平等路,就会看到那个有十字架又是白族特色建筑的圣经学校。1999年,从一个破旧小楼开始,同工们努力建造,为着滇西教会的需要,培养着一批批传道人。

云南某教会:纷争者想利用“异端”反被害 教会信徒从两百减少到四五十

日前,笔者听说云南省某县教会(简称A教会)因被异端侵扰,信徒锐减,就想去了解情况,并在李牧师的带领下到了那个教会。他是2003年的时候,经一位弟兄介绍而知道了A教会,并在后来的几年中多次到访,进行讲道或关怀信徒。当时该教会有信徒二三十人,2008年之前发展到了二百人,却在“内忧外患”中分裂了。

虞捷弟兄出院了,家人公布所得奉献数额及使用情况

9月1日,虞捷家人通过给笔者发来信息,公布了虞传道从8月初生病住院到8月31日出院这段期间所得奉献数额及支出情况,总奉献为1066662元,目前总支出为71108,8元。在他出院前,笔者去江苏省人民医院第二医院进行了探望,虞传道说:“生命还存在就该感恩”。

成都基督徒关爱流浪者快10年了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喔哦,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回头……”赵雷的民谣《成都》唱出了他对于一座城市的留恋,是浪漫温情的回忆。而在那座城市里,也有一群人常混迹街头,四处流浪、居无定所,却有一群基督徒愿意走近他们,给予关爱。

虞捷家人:爱心奉献超出短期所需,请大家暂停奉献以祷告为主

8月17日下午,笔者收到了虞捷家人发来的信息,表明目前已收到爱心奉献近80万,短期的治疗费用已超出,请弟兄姐妹暂停奉献,以祷告为主。奉献款使用情况也将进一步公布。

最新消息:虞捷传道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换肾还是透析仍需观察

8月13日下午,笔者再次前往江苏省人民医院进行了探望,得知虞弟兄已经脱离危险期,仍需观察并继续接受治疗。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