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成"的文章列表

亲临“利奇马”大撤离:哪里是撤离的高处,避难的港湾?

虽然马蹄声声,去影不远;虽然风声、雨声,夜拍窗棂,但”利奇马“这匹史上最野的马,到底走了。一晨醒来,人们奔走相告,原本今夜登陆的马儿,竟擦境而过,未再撒野——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匹

意味与趣味——“农村教会讲台侍工谈”之五

讲台就是饭台,讲道人就是厨师。一家人身体强健与否,与吃啥饭绝对有关系;一间教会群羊灵命强壮与否,讲台的灵粮供应,绝对是关键。

云里与雾里——“农村教会讲台侍工谈”之四

云里讲,雾里听,八竿子打不着的时代已告结束;清楚讲,明白听是今天讲台对工人的基本要求。能达此要求者上台,不达者别硬着头皮上,厚着脸皮讲。而是要硬骨强筋,厚积薄发!

公鸡与母鸡——“农村教会讲台侍工谈”之三

农村教会讲台多乱象,其首重之因是恩赐不明,赶鸭上架,逼鸡下水,甚至让母鸡打鸣,公鸡下蛋……

跪下与起来——“农村教会讲台侍工谈”之二

​一个站讲台的人,是用口服侍,他当然要有口才;一个讲道的人,他一定要知“道”,在神的话语上有装备,如此这般,是否就万事俱备,旗开得胜呢?答案是:非也!

重生与众生——“农村教会讲台侍工谈”之一

​给教会里初站讲台的年轻同工作了一些劝勉——“讲道人的知道”,他们脑子活,手脚快,立刻建了一个“神厨群”,因为讲台就是饭台,讲道人就是神家的厨师,把我绑架其内,要我从实招来……我只得掏老底、舍老本,给他们一些“交待”。

福音小说:王子缴“枪”记

王子的父亲是杆老烟枪,大名无敌扬四乡。宁愿一日不三餐,至少也要三盒烟,年纪不大挥别了人世间。王子耳濡目染,和香烟极早就结缘,当学生时,老师如果断了烟,还得向他来求援……如此这般,王子身上也有一杆“枪”,把他来捆绑,让他不释放。他认为信耶稣行为好,对人要求特别高,自己吃不了这一套,还是不信少烦恼

福音小说:母亲节的电话

苏婶的老人机像苏婶一样进入病休,多少日都不哼一声,但自今晨突然病愈似的,铃叫不止。大女儿来电唠半天,二女儿来电唠半天——不,半年。三女儿在海南,犹若越南,四百多天难见一面,这刻也突然来电,只是老占线,不觉急眼……

徐老五奇婚记

​俺叫徐老五,今年三十五,但衣服破了没人补,为啥?说得好听一点,俺是一个单身;说的通俗一点,俺是一根光棍。那位也许说了,你看你,浓眉大眼也不算丑,怎么连个媳妇也搞不到手?这事啊,是亲闺女见亲娘——一说话就长。

卖主又自卖的犹大,真是贪财之人吗?

一直以来,我为犹大叫屈。因为我们太不把犹大当人物了,就以为他贪财卖主,区区三十块银钱,让他从门徒成了叛徒。但据我了解——非也!

等待“复活”的复活节!

有件事四福音全数记载,其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无一不清;这件事使基督耶稣的信仰全别与其他宗教;因这件事就有了一个世界性的节日,这节日带给人春天般的盼望和欢欣,但在中国,

鸡叫前的彼得——耶稣受难记系列人物之一

神子耶稣知道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但他原是为此而来;人子耶稣知道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他也是一个人。于是,矛盾与忧伤,一会撕咬,一会挤压,他那颗也是血肉的心,躲无可躲,眼见要碎,虽然绝不能碎。

莫让清明不晴明,勿使过节成纠结!

柳绿了,花红了,一句话,又到清明了。网络时代,每一个节日都是先在网上报到,才在现实中临到;先在网上发酵,才在生活中发生。清明也一样,近些日,主内媒体关于“咋过清明、清明咋过”的谈论,又烟升火冒,一派热闹,笔者也借机插两句——

世上有双天上的手,叫“助手”!——写在国际麻风节

​它是一个节,却少有人知道;它是一个国际大节,欢庆的人却不多。尤在咱中国,提到这个节,竟表现得跟火星人一般莫名其妙。

农村教会侍奉的“浅见”与“远见”——一次交流会的发言实录

大家好!弟兄姓徐,来自山东农村,为主拣选二十年余,是一只骨灰级的老羊;主前侍奉 近十年,不牧师也不执事,啥都不是,来自基层中的底层,非常的接地气。下面就我接地气的侍奉,作一些有底气的分享——中国是农业大国,同样农村教会的发展,也左右着中国福音事工的大局。弟兄所在地是个县级市,有百万人口,登记在册的基督徒约五千人,共有近万人。而在职牧师一位,长老两位,对广大的农村牧场,鞭长莫及,杯水车薪。是众多的农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770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