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丝绸之路上的使徒

在五旬节圣灵降临后,耶稣的门徒们就开始了把福音传到地极的使命。教会传统认为,彼得、约翰等门徒利用条条大路通罗马的便利交通系统,前往小亚细亚、欧洲等地传福音。而多马、马太、巴多罗买等人则沿着丝绸之路向东宣教,在古老的丝路上留下了他们的佳美脚踪。

多马:印度教会的建立者

在新约中,关于使徒多马的记载不多,但他因为对耶稣复活表示怀疑,说一定要亲手摸摸耶稣被钉的伤痕后才能相信。当耶稣向他们显现,对多马说:“伸出你的手来摸摸我的伤痕!”多马这才相信耶稣真的复活了。因此,后人称他为“怀疑的多马”,成为性格多疑人的典型。

但圣灵降临后,使徒多马对于信仰不再有任何疑惑,而是义无反顾地担负起传福音的伟大使命。在门徒中,多马可能是最早沿着丝绸之路前往东方的。他与西面、德丢两位同工,在五旬节后不久,就前往波斯等地宣教。现有史料不清楚,他们在波斯的事工状况,但在帕提亚与萨珊时期的波斯,有很多基督徒,是波斯帝国的第二信仰。而多马应该是最早到达波斯的使徒,他在伊朗高原撒下了福音种子。

主历52年,多马前往印度宣教,建立教会。印度一向是多神论、多宗教的国家,在多马那个年代也是如此。多马在印度教、佛教信徒众多的处境下宣教,带领不少人信主。他早期在印度西南部的喀拉拉传福音,后来前往印度东南部的金奈。并在主历70年左右,带领信奉印度教(湿婆派)的当地国王沙加马归向基督,此后他的不少大臣也纷纷归主。当然更多不少低种姓的平民认同耶稣基督普世人类平等的理念,为了从森严种姓制度中解脱出来,纷纷信主。随着刹帝利、吠舍、首陀罗等种姓的人信主,动摇为种姓最高端婆罗门祭司的利益。他们对多马怀恨在心,想找机会将他除灭。主历72年,多马遭到婆罗门的杀害,为主殉道。多马虽然殉道,但他留下的福音种子却扎根于印度。现在印度的喀拉拉邦、金奈等地,都有好几百的基督徒。

关于使徒多马,还有一段来到中国宣教的传说。据《迦勒底史》称:“天国福音,散遍各处,竟至中国……中国人……得信真理,皆出于圣多马之力。”明代末年,耶稣会来华的宣教士利玛窦亦赞同此说。他在《利玛窦中国札记》一书中提到“鉴于我们从马拉巴地区迦勒底文圣经抄本中收集的资料……是圣多默本人把基督教传入中国的,他确实在这个国家修建了教堂。”(中华书局版,123页)现代英国学者穆尔在《一五五0年前的中国基督教史》援引一本叙利亚文的《圣务日课》提到“由于圣多默,印度人摒弃了崇拜偶象的错误;由于圣多默,中国人同埃塞俄比亚人已转向真理。由于圣多默,人生真谛之光照亮了整个印度;由于圣多默,天国在中国飘然升起。” “印度人、中国人、波斯人、叙利亚人、亚美尼亚人,爱莫能助奥尼亚人和罗马尼亚人,在此纪念多默之际敬拜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虽然有种种记载,但多马来华仍缺乏有力证据,只是一个中国教会的美丽传说。

巴多罗买:在亚美尼亚播撒福音的种子

巴多罗买是耶稣十二门徒之一,有些学者认为,他就是腓力介绍给耶稣的门徒拿但业。为人坦率诚朴,口直心快。耶稣升天后,他在犹太国外多处传道和行神迹,并将马太福音译成多国语言。他最终选择高加索地区的亚美尼亚作为宣教地。他在此很多人受洗,归入主的名下。但宣教工作遭到当地传统宗教势力的仇视,他们将巴多罗买逮捕,带到亚美尼亚国王亚士提亚基面前审讯。国王对着他大骂道:“你诱骗我的兄弟、我的妻子和我的孩子,骚扰了我们对诸神的敬拜。亚士塔诺的祭司已在哭求你的血。如果你不停止传讲耶稣,并且向我们的神献祭,将被处以最痛苦的死刑。” 巴多罗买坚定地回答:“我没有诱骗他们,我帮助他们回到真理。我不会向你们的假神献祭,我只传讲当向独一的真神敬拜。我宁愿用自己的血来见证所传的,而不愿我的良心和信仰受损!” 国王大怒,为了让巴多罗买屈服,下令对其严刑拷打。面对酷刑巴多罗买仍坚守主道,催促人们信守真理。国王无可奈何,下令将巴多罗买处死。刑罚十分惨酷,巴多罗买被倒钉在十字架上,并被斩首、剥皮。

巴多罗买虽然殉道,但他撒下的福音种子已经扎根于亚美尼亚的土地上,不少基督徒在严酷的环境下,坚持信仰等待光明的到来。200多年后,安提阿宣教士“照耀者”格列高利来到亚美尼亚,带领国王特拉达三世信主。四世纪初,特拉达三世正式定基督教为国教,从而使亚美尼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信奉基督教的国家,并一直延续至今。

马太:波斯的殉道者

马太原名利未,蒙召前在迦百农当税吏。为罗马人政府服务,欺压本国人民。后在耶稣的教导下悔改,成为主的门徒。耶稣升天后,马太在巴勒斯坦一带传道多年,他在圣灵的默示下写了《马太福音》。马太最早到非洲的埃塞俄比亚,但晚年前往波斯宣教。马太熟悉波斯文化,他在《马太福音》里提到来自波斯的东方博士朝拜基督的事迹,强调耶稣基督救赎万民,是全人类的救主。他带领不少人信主,促进了当地事工的发展。但马太的行为也遭到逼迫,最终在波斯殉道。但马太撒下的福音种子仍然茁壮成长,为萨珊波斯的第二信仰。此后,虽然萨珊波斯与拜占庭帝国多次发生战争,而基督徒也成为两国政治博弈的筹码,多次遭到严重逼迫。但波斯的教会仍然顽强地生存下来,并继续得到成长,并一直延续到波斯帝国灭亡为止。

使徒时代后,教会仍然沿着丝绸之路向东方继续发展,在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波斯、中亚等等地区建立教会。而唐朝时期的景教入华,也是早期教会向东宣教运动的延续。在伊斯兰教兴起前,东方的基督徒总数,甚至超过了欧洲。可以说丝绸之路见证了早期教会的发展,一代又一代的宣教士在此留下了佳美脚踪以及殉道者的鲜血。

(注:本文作者为厦门鼓浪屿三一堂信徒)

相关新闻

使徒时期的教会模式是教会复兴的基础(下)

教会必须搞好自身建设,履行自己的使命。要把已经进入教会的信徒进行牧养、造就、训练成为合格的、圣洁的神的儿女;带领信徒明白圣经真理,遵循圣经教导,在真道上成长。教会为信徒提供成长的空间,预备未来天国的百姓、未来的人间。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