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下一站天堂,我们再相会——由两位53岁神学院校友相继离世想到的

1/1

编者按:5月29日和30日,广西教会李荣旦牧师和韦寻踪牧师相继因病离世,享年均为53岁。这让作为他们校友的一位牧师唏嘘不已,特撰写此文以作纪念。

1985年5月,中南神学院开始上课。

三十多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武汉的变化可谓日新月异,更新更靓的长江二桥拔河而起,“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更是成了媲美上海外滩的江边广场。高铁通了,地铁通了,九省通衢已成历史,通七洲,达四洋。

三十多年过去了,前往黄鹤楼下的中南神学院求学的学子们超过了1500名,他们或青春年少,或风华正茂,肩负着教会使命,响应“我可以差遣谁呢”的呼召,回应“我在这里,请差遣我”,前仆后继的进入传福音的战场。

如果,他们进入其他高校,有人会成为著名学者,写出一本本比砖头厚的书,或上电视成为某名播的采访对象,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有人会成为金融大鳄土豪财主,会把校庆变成一场名车盛宴,会甩着一张空白支票对着越来越瘦的汪院长说,随便填,不要超过九位数就行。或者,有的人会成为高书记祁同伟,不需开口,自有大把建筑商砌墙起楼。

然而,他们成为神学生,成为传道人,成为世人眼中的愚拙人。在基层教会的,成了信徒口中的“传道传道,随传随到”,在城市教会的,与外来的打工仔无二样,要面对家乡父母的逐渐衰老,要对没有户口需要高额赞助费才能读书的孩子发愁。

有人说,如今的传道人讲钱,没有信心,应当不要为明天忧虑,以前的传道人那才叫有信心。也许,是今天的传道人真的没有以前吃苦,但不要忘记以前的教堂,有教会自己办的学校和医院(普遍还是周边最好的),所以我们常常看见以前的传道人有好多的孩子。感恩的是,今天的传道人依然一样拉着传染病人的手祷告,今天的传道人把断气的信徒从楼上抱下来。他们会忧愁,是因为他们没有更多的金钱奉献母校,那是从心底下的愧疚,他们会伤心,是因为他们没钱没时间去更多的关注家人。他们只有更加殷勤工作,努力奔跑,以便将来可以安然离世见主面。

三十多年,中南六省教会翻天覆地的变化,见证着神“恩上加恩福上加福”的赏赐,一座座教堂华美精致,一间间培训中心到处开花结果,一个个成功的基督徒四处做见证,唯有这一个个的传道人头发白了,腰背驼了,还有一张又一张的讣告,他们当是年富力壮的年华,却因为熬心劳体提早离世归天了,息了地上的劳苦,他们是至死忠心的仆人。我们的教会,多关心一下我们的传道人好不好?他们也是血肉之躯,会疲劳会衰败的。多爱他们一点点,就不会一发病就是晚期肝癌晚期肺癌了。

三十多年,到神学院的公交车增加了好多班次,不变的是“下一站胭脂路”、“下一站黄鹤楼”、“下一站司门口”这一些熟悉的站名,对于这些传道勇士们来说,“下一站天堂”。

下一站天堂,我们再相会。

(本文作者为广东教会牧师。)

相关新闻

一本《圣经》——母亲节写给在天堂的妈妈

这是一本黑色、烫金字体封面、有些磨损和老旧的圣经。其实,我有十多本不同版本、精美的圣经。但是我特别珍惜这本圣经,喜爱抚摸、抚摸,有时贴在脸颊上,感觉到上帝的慈悲、妈妈的慈爱。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191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