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一位失独母亲走出抑郁的重生之路

1/3
  • 吴波和妈妈衣连华与北京崇文门堂杨建立牧师合影

    吴波和妈妈衣连华与北京崇文门堂杨建立牧师合影

  • 吴波(右一)参与喜乐烛光团契的探访

    吴波(右一)参与喜乐烛光团契的探访

  • 喜乐烛光团契成员探访吴波

    喜乐烛光团契成员探访吴波

2016年8月21日,吴波姊妹因宫颈癌安息主怀。病情晚期的时候,她有一百天不能吃东西,但依然微笑着面对周围的人。她生前在北京治疗期间,带着病体去教会敬拜主,去医院和家庭探访生病的患者,用爱传递生命的福音。她是一个微笑的天使,靠着主的爱,把生命活成了一首赞美诗。

吴波姊妹去世以后,她的妈妈衣连华姊妹因为失去唯一的孩子而伤心欲绝,一度失去活下去的信心,身体也每况愈下。喜乐烛光的姊妹们从北京坐飞机去青岛看望这位失独母亲,回来以后,又不断电话和微信、短信关怀她,安慰她,鼓励她,为她祷告,求主保守她的身体,也添加她信心。

2017年8月21日,值此波波离开一周年之际,喜乐烛光收到波波小姨衣连英女士从青岛传来的喜讯——波波妈妈衣连华姊妹靠着主的恩典,已经走出心灵的抑郁,受洗归主啦!

以下的文字,是还未信主的衣连英女士见证的奇妙主爱,她写下了这篇感人至深的爱的见证!

一位母亲,一位父亲,还有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儿,这本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往往天有不测风云,就在2016年8月21号这天,美丽的花季女孩吴波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生她养她的父母和所有所有爱她的人。

癌症、可恶的癌症把她带走了……

吴波妈妈受不了打击,整日以泪洗面。我是吴波的小姨,我也受不了,因为波波从小就是我和我的母亲帮姐姐把她带大的,我很喜欢她,她对我这个小姨也很亲。

波波的父亲一直在照顾90多岁的奶奶,是她母亲在北京陪着她治疗,又陪着她回到青岛,她是父母唯一的孩子啊!波波走了以后,波波妈妈整日以泪洗面,晚年失去唯一的孩子,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精神受到刺激,患上了抑郁症,不想活了。

我不放心波波妈妈,就天天去陪她。早晨我带上早饭去她家,那时,因为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要跑派出所、居委会报销医药费等等,这些事我全都包揽了下来。出门时我带上姐姐,让她找地方坐着,只要别离开我的视线就行。那段时间实在是太艰难了,报销的事也遇到很多困难……

波波妈妈不愿意呆在家里,因这个家装修好了以后,波波一天也没住上。波波生前曾经跟我说:”小姨,我不治了,我想回家看看,看看小姨帮我们装修的那么漂亮的家!”当时我哭了,因为她的心跳速度太快了,我摸着像运动员跑完千米一样快,医生说她随时会走,不能移动她。我就哄她说:“聪聪(波波的乳名),等你好了就回家住,听话!现在还不可以。”因为这个家是女儿想回来却回不来的家,所以波波妈妈不愿意待在家里,她整天在大街上走啊走!她有腿疼的毛病,可是心情痛苦到了极点时,她走得飞快,也不知道腿疼了,有时我这个比她年轻好几岁的妹妹都跟不上她,得在后面小跑着追她。而一不留神,她就走丢了就得到处找,急得我直掉眼泪。找到了也不敢说她,只能怪自己笨!

那时我看出波波妈妈的心思,去人多的地方看看,找找女儿,希望波波再开次玩笑,像从前一样能突然跳到跟前叫声:“妈妈!”,再就是马路上车来车往的不看红绿灯了撞死正好。

唉!太难了,实在是太难了!

我也跟着整日以泪洗面,想的多了就睡不好觉了,就这么一天一天的熬着……

好在这个期间,北京崇文门堂的姊妹们非常关心我的姐姐,为她祷告,给她打电话,发短信,努力帮助她快些走出困境。这里尤其要感谢金姐、樱乔、聂晶、曼曼、方红、国印等姊妹,还有我不知名字的弟兄姊妹,还要感谢杨牧师,大家都时时刻刻想着她,帮助她,没放弃她。尤其金姐,我称她亲姐姐,几乎天天发微信,了解我姐的状态,还拜托青岛教会的姊妹来看我姐。青岛教会的二姐好几个晚上帮助我姐姐学习圣经到11点,告诉她:“女儿在天国很美好的,波波是个好孩子,爱帮人,在天父那里会给一个大的冠冕。”

天开始冷了的时候,我一般陪她到晚上七、八点就回家了。有时我不放心,我不上车,在后面跟着她,看着她孤零零了的背影,我泪流满面。我仰望天空,在想:“聪聪(波波乳名)啊!你看到了吗?你妈妈多可怜啊!怎么办嘛?”

快过年了,姐哭着说:“一辈子忘不了崇文门的姊妹们,没她们,我推着孩子就去死了。”我也哭。她说:“波波那么有爱心,我也要替她献爱心。”我说:“我支持你!”就这样我们托金姐把钱分给最需要的人家,带去的东西大家尝尝,这是我们微不足道的心意。北京的小姊妹说:“波波是天上的星星。”我知道她这是在安慰我姐。天太冷的时候,我姐往外跑的次数也少了,腿也开始痛了,她就天天对着天上一颗大星星,把那颗明亮的星星当作是自己的女儿一样说话。

就这样过了好久,姐开始去教会了,好多姐妹及北京的姊妹都为她祷告,在这里我非常感谢!青岛教会有的姊妹看见她不那么哭了,出于关心,就说:“你现在真好!如果不是……,要不你挺好的!”这句话就会勾起她的伤心事,她不爱听:“我哪好啊?”又会哭……看到这些,可把我愁坏了。

我曾经答应波波天天带波波去海边的,所以我每天早晨都去海边,都会拿出手机打开波波的照片告诉她,今天的海是浪大或浪小,然后对着天和海诉说我的心事。这期间我姐吃着治抑郁症的药、腿疼药及其他各种药,心情时好时坏的。

今年三月的一天,我没去海边,去了植物园,回来时我发现家附近一个教会,我就走进去,但里面没人,我只好走了。第二天去,还是没看见人,第三天也是。我在大厅拿了两本书和一本小册子,回来看了四天,我又悄悄地给送回原处。姐的病时好时坏的,有一天,我在海边,愁的直掉眼泪,心想:“上帝啊!帮帮我吧!”忽然眼前一亮,我家江西路房子6月18号到期,我可以不租了,让她过来住吧!钱不重要,人是重要的。当时姐姐家楼上的邻居也不自觉,半夜打架,她睡觉也睡不好,直发愁。

神是非常眷顾她的,本来我的房子应该6月18号到期,而房客5月31号结账了,6月1号我姐就搬过来了。姐姐搬过来以后,她的心情也好多了,我就劝她去新教会看看,她抽空去了新教会,感觉在这边挺好的,关键是没人认识她,见面都是和气的微笑,不会有人问些惹她伤心的事,她觉着好受多了。

这边环境适合她,她也很快地融入里面了,也不觉得陌生。听说7月9号有一批人会参加受洗,她就迫切要求受洗。其实波波去世之前,她答应过波波:“妈妈争取今年受洗!”并且每天祷告求主成全她。可因为之前的教会受洗需要填写复杂的表格,她不会填写,四处打电话求主,急的在大街上直哭。这次我害怕她再受洗不了又要着急,就说:“姐,如果没受洗,不带生气的啊!争取明年吧!”我是怕她再受刺激。她答应得好好的,但她老预感能成。结果负责人还有牧师找她谈话,通过接触确认了她的信心,很钦佩这位善良的、热爱帮助别人的母亲(姐姐整天包里背着好多小册子,到处去传福音),教会的人很感动。她也有勇气把失去爱女的事哭着诉说出来,牧师劝她:“别哭了,孩子在天家,在主怀里很美好的,你要好好的,不要老哭了。”

当时负责人对姐姐说她这一批不一定能受洗,让她耐心等待,邻近日期,教会忽然通知我姐受洗,我们都感到十分意外和惊喜!原来有一个姊妹临时有事受洗不了了。我说:“这就是你跟主有缘啊!”原来的教会给她的问卷,她不会填看了直哭,跟二姐说:“今年不受洗了明年吧!”然而这边教会填表,她很自如,一点也不复杂,真的很奇妙。她说:“是神领着妹妹认识的家(教会),再让妹妹带姐姐来的新家。”

后记:值此吴波姊妹去世一周年之际,衣连华姊妹因为思女心切,再次在电话里撕心裂肺地哭嚎。圣灵感动一位姊妹说:“你告诉她,她这样是在哭死人。说她的女儿在天国,是很快乐的。她每天把女儿当死人在哭。”姊妹把这句话告诉衣连华姊妹,她突然就好像醒了一样,马上就说她的气也顺了。她说本来这眼睛哭得都睁不开了,然后突然就好了。感谢主!之后上帝做工,才能翻转一个人。感谢主的爱帮助这位失独母亲靠着主的恩典重新振作起来!也愿上帝继续引导她前面的路。主也赐福波波小姨,全家能早日信主蒙福!

喜乐烛光团契,是由癌症康复姊妹自发组织起来的一个互帮互助的交流团契,通过亲身的患病经历和信仰历程,帮助新的病人度过最艰难的治病过程,且在这个过程中,如何依靠信仰,依靠神的爱,得到内心的平安和永生的盼望,用生命荣耀神,用生活见证神。

在过去十年中,有超过70位义工和志愿者参与病人关怀与探访服侍,长期跟踪探访,帮助了百余位癌症病症的患者, 其中临终病人超过30位,约有80%接受长期探访的患者受洗归主。

喜乐烛光团契微信公众号:xlzgbj

相关新闻

北京崇文门堂喜乐烛光团契到医院探访两位患者

​7月29号下午,北京崇文门堂喜乐烛光团契的刘铁军、孙颖、喜乐妈妈、金颖到301医院探访了患鼻咽癌的17岁女孩李美,还探访了孙瑞。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