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特稿】安徽一教会负责人遇害,终年55岁

1/9
  • 参加追思礼拜的信徒

    参加追思礼拜的信徒

  • 晨曦教会

    晨曦教会

  • 晨曦教会外景

    晨曦教会外景

  • 神学院师生与家属合影

    神学院师生与家属合影

  • 图为教会大门,旁边绿色门面房为轩姊妹住处。案发当日,杨就住在大门上方的教会宿舍。

    图为教会大门,旁边绿色门面房为轩姊妹住处。案发当日,杨就住在大门上方的教会宿舍。

  • 杨修年弟兄

    杨修年弟兄

  • 杨修年弟兄追思会现场

    杨修年弟兄追思会现场

  • 遗体告别仪式

    遗体告别仪式


2017年11月29至30日,两天的时间里,安徽淮南市的晨曦教会为不幸遇害的教会负责人杨修年传道举行了四场追思礼拜。


11月19日凌晨,杨传道在教会宿舍值班时,被同教会患有间歇性精神疾病的信徒蒋年树杀害,终年55岁。一时间,令教会陷入巨大悲痛和遗憾当中!


晨曦教会是杨弟兄带领同工建造起来的,在追思礼拜现场,这些跟他一起走过来的同工边抹眼泪边和笔者感叹道,“唉,谁也想不到,这事谁也没想到......


据教会同工轩姊妹跟福音时报介绍,蒋年树于两年前来到晨曦教会,当时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是很有爱心,对教会事工也很有热心,而且他对电很精通,会操作音响,也会修理各样的电器。


“有一天主日,负责音响的蒋却没有来,聚会快结束时才来,而且穿着不雅,他拿起话筒走上台前,发表了一通自己是先知、自己全家都是先知的荒诞言论,大家都呆住了,讲台附近的杨弟兄也愣住了。”


据了解,蒋有间歇性精神病,大家后来知道,也是这个原因原来的教会不再接纳他。“他一般是在天气冷的时候发病,发病的时候就光着身子绕着教会跑,还会胡言乱语,说自己是先知,”轩姊妹说。


这个时候我们就为他祷告,你说我们能怎么办,将他赶出去吗?可是他好的时候又是一个挺好的弟兄。


多位同工提到,去年教会盖附属楼的时候,蒋还主动找到杨弟兄,要将自己卖麦子的一万五千块钱借给教会,教会给他打了借条。


蒋来到晨曦教会后,不久就在教会附近租了房子,一家人就住在教会附近,有事没事就在教会里,教会每天下午有老年祷告会,他经常来,“对教会里里外外很熟”。


11月19日凌晨,蒋将教会的门踹开,进入了教会宿舍,杨弟兄还未来得及穿好衣服,眼窝和太阳穴相继中了两拳,随后,蒋单手将杨传道掐死。


“杨弟兄长得又瘦又小,蒋长得人高马大,他基本上没有招架之力”,杨弟兄的妻子告诉福音时报,她的脸上是麻木的悲凉。事后,蒋报案自首,他告诉警察,他是因为那一万五的借条和杨弟兄起冲突的。


同工轩姊妹对此予以否定,“他从来没提过要那些钱,要的话我们几个同工自掏腰包凑一凑也会还给他的”,轩姊妹家离教会宿舍仅有一墙之隔,都是买的商品门面房,“况且,并未听见任何吵闹的声音。”


不过轩姊妹也提到,事情发生的那个周四,她看见蒋又发病了,光着身子不知道从哪回来,她有些担心,跟杨弟兄说,要赶紧把钱还给蒋,“但是蒋从来没有提过让教会还钱的事”。杨弟兄的妻子也懊悔不已,“你说你知道他是个神经病,借他的钱干嘛,硬给也不能要。”


因为是乡村教会,大家白天要忙农活,教会主日礼拜是定在早上6点半开始。6点左右,信徒开始陆续来到教会,可是迎接他们的是警车和120救护车,轩姊妹知道出事了。她想起几天前犯病的蒋,让杨弟兄的弟弟给蒋打电话。


“昨天晚上,我把你哥打死了”,蒋在电话中说。事后,教会被封,警察告诉杨家,检查结果基本和蒋陈述相同,签字确认后,家属就可领回杨弟兄遗体,教会也重新开放。


目前警方正对蒋的精神状况进一步核实。


事情发生后,大家意外震惊之余,一些信徒认为背后有魔鬼的工作,“是魔鬼借着蒋去杀人”。据悉,出事不久前,蒋刚因为精神病发作住了22天医院,“根本就没有治好,他每年都会住几次医院”。


“之前他就说自己是先知,有一次我讲道,他在台下指着我,说我胡言乱语,说他是先知,代表神说话”,金维宝弟兄说。


“教会每天都有人值班,为什么他赶到杨弟兄值班的时候才去攻击,我也从来没有听到他找教会要钱的事情,他要是真为了要钱,我们马上就可以给他,凌晨三点,怎么可能去要钱呢?”


轩姊妹说:“我们都没有防备,他犯病的时候顶多胡言乱语,因为犯病只是少数情况,蒋大部分时间还是正常的,教会就凭着爱心接纳,不过杨弟兄也曾提醒同工们留意蒋的情况,不要让人跟蒋独处,担心出危险,“谁也没想到他会去杀人”。


出事后,大家都很软弱,我们都想不通,为什么杨弟兄这么爱主,为何会出这样的事情”,在教会负责放PPT的毛姊妹说,“想不通,真是想不通”。


从晨曦教会开始建立,毛姊妹就在这里。在她眼中,杨弟兄是一个很有魄力很有想法的领袖,极看重传福音工作,教会成立于2009年,最初仅有两间简陋的房屋,从开始的30人发展到现在的300人,2011年更是仅用10个月就建起了一座集崇拜、培训、会议、办公、餐舍为一体的多功能会所,开展多项事工。


二楼礼拜堂的海报上写着“晨曦教会:成为目标导向的教会”,从2009年到2016年,教会每年都设有目标,2016年到现在的目标是植堂宣教,目前教会下面有两个分堂,同时服侍着7个聚会点,每个周三周五派同工下去服侍。


这些年,毛姊妹跟着杨弟兄走访过安徽附近很多地方,出事这些天,她说她一直睡不好,眼前总是浮现之前他们一起服侍的场景。“我们连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金维宝弟兄和杨弟兄同工了七年,谈起杨弟兄,他眼泪抑制不住,“我们一起服侍了整整七年,杨弟兄特别有爱心,在我最低谷最灰心的时候,是他一直在鼓励我,他离开是教会的巨大损失,没有谁像他那样将合一的工作做得那么好……”


接受福音时报采访的教会同工均表示,杨弟兄是一个为了教会拿出所有的好领袖好同工:“他没有家,到现在还是租的房子,教会就是他的家”;“他把什么事都办得井井有条”;“他带领我们服侍了很多教会,无论家庭还是三自,只要是主的教会”;“他说他有钱,实际上,他夫妻俩都没工作,就是带着小孙子,儿子每个月给些生活费”……


今年9月份,杨弟兄被推荐去安徽神学院读为期一年的教牧班,轩姊妹说:“他很开心,接受神学装备之后可以更好的服侍神,我们同工还商量着,他读神学了,要给他发工资。


教牧班9月9日开课,到11月19日,杨弟兄一共学习了三个月,神学院王磊牧师回忆说,杨弟兄跟他说,要争取这一年的学习当中不缺一次课,“这三个月的学习当中,他确实一次课都没有缺。”


教牧班学习,每个周日下午就要赶到合肥,周五下午回到教会处理事务,周六一天,杨弟兄还去了金维宝弟兄的教会培训学习,周六晚上还在预备第二天主日的证道。他还告诉教牧班另一位同学,记得帮他带两本书回神学院,他要看。


“太震惊了,他出事前一个礼拜,还非要拉着我去晨曦教会,我拗不过他,就去了”,张传道回忆道,那天,杨弟兄给每个来访问的同工都安排了事奉的位置,有的祷告,有的主持,“他让年轻的同工上去讲道,说要多给年轻人机会”。


在神学院和杨弟兄同寝室的有6个人,他们这次都来了,还有神学院其他同学,大家整理了杨弟兄在神学院生活学习服侍的照片,和大家一起缅怀这位主内的同工。


杨弟兄走了,留给我们无限的伤痛和巨大的遗憾,希望大家继承杨弟兄的遗志,继续做好教会工作”,王牧师说。


追思礼拜上,弟兄姐妹一起回忆着和杨弟兄经历的点点滴滴,有五旬节杨弟兄给信徒洗脚的照片,有大家一起举行特会的照片,还有出去学习的照片,看这些照片的时候,很多人都禁不住落泪。有一位老信徒专门从合肥赶来,送杨弟兄最后一程。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死的是我,把他的命换回来,教会真的需要他”,有一位姊妹哭着说。


遗体告别仪式上,杨弟兄的遗体被推出来,他的脸已经黑了,很多人开始哭,一个姊妹边哭边说,“怎么一点都不像他了呢?怎么一点都不像了呢……”


在大家的记忆中,杨弟兄的脸上时常带着温和的笑容,看哪个信徒脸色不对,他都会去主动谈话安慰。


围着遗体,大家绕了一圈又一圈,唱着那首《再相会》。“爱的旌旗常率引你,死的冷波不能伤你,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再相会,再相会,靠主恩得再相会,再相会,再相会,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遗体下葬时,诗班因为交通问题没有及时赶到墓地,当他们赶到时,杨弟兄遗体已经下葬,坟堆已经垒起,诗班的玉霞姊妹很伤心,她说,“按照程序,诗班应该围着他,唱诗送他最后一程,抓一把土在棺木上,才能安葬。”


旁边姊妹安慰她,诗班赶不过来,神看重的是我们的心。玉霞姊妹很难过,“杨弟兄在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安排的尽善尽美,现在他不在了,我们却做成这样……”


诗班赶过来了,坟已经快要垒好,玉霞姊妹带着大家唱起诗歌,坚持带着诗班来到快垒好的坟前添上一把土。


中午吃饭,诗班弟兄姐妹坐一桌,玉霞姊妹依然很懊悔,转瞬间她又很有力量,说:“吃完饭,要带领诗班把教会打扫得干干净净,里里外外都收拾整齐,杨弟兄不在了,我们要继续做好教会的服侍。


她还告诉大家,这个周日会照常排列圣诞节节目,舞蹈,话剧。


“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同工,求主安慰大家,尤其安慰杨弟兄的家人,虽然现在我们不明白,但相信上帝必有美意”,区两会牧者在遗体告别仪式上致辞说。


金维宝弟兄说,现在自己很想在神学上装备自己,“我们这些留下的人,要完成杨弟兄的遗愿,更好的服侍主”,一直帮助晨曦教会筹办追思礼拜的高牧师很赞同。


高牧师说,以后教会需要什么帮助,尽管联系他。他也建议教会开展查经班,同工们在真理上更加扎根,将信徒牧养好,完成杨传道在地上未完成的工作。 

相关新闻

【特稿】“看不到希望”——一位年仅33岁的传道人病逝 直到离世也不知真相

2017年3月6日,一个普通的日子,在河南YC市一个普通的农村,正在为一个普通的基层教会传道人——丁南江弟兄,举行追思礼拜。2017年3月5日早上7点钟,这个读了7年神学的年轻牧者在众人的一片惊鄂中离开了我们,病逝归主,年仅33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