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西安一教会为建堂,将法人转给陌生基督徒商人,引发重重矛盾

1/16
  • 2010年签订的半坡礼拜堂法人变更决议

    2010年签订的半坡礼拜堂法人变更决议

  • 半坡礼拜堂外景(图:福音时报)

    半坡礼拜堂外景(图:福音时报)

  • 半坡礼拜堂(图:福音时报)

    半坡礼拜堂(图:福音时报)

  • 面对迎新人员,信徒满脸的笑(图:福音时报)

    面对迎新人员,信徒满脸的笑(图:福音时报)

  • 前往教会的老信徒(图:福音时报)

    前往教会的老信徒(图:福音时报)

  • 主堂聚会的会众(图:福音时报)

    主堂聚会的会众(图:福音时报)

  • 2015年8月30日的换届报告

    2015年8月30日的换届报告

  • 2015年的举报信

    2015年的举报信

  • 举报杨蕾按立圣职不合理

    举报杨蕾按立圣职不合理

  • 杨蕾声明范景娥公布的会计无效

    杨蕾声明范景娥公布的会计无效

  • 杨蕾声明未经她同意并签字的公章无效

    杨蕾声明未经她同意并签字的公章无效

  • 杨蕾宣布成立的《半坡礼拜堂民主监督组》

    杨蕾宣布成立的《半坡礼拜堂民主监督组》

  • 范景娥在群里发的杨蕾等人抢公章的报案材料

    范景娥在群里发的杨蕾等人抢公章的报案材料

  • 杨蕾在班组长群说公章的事

    杨蕾在班组长群说公章的事

  • 半坡礼拜堂宗旨

    半坡礼拜堂宗旨

  • 杨蕾12月17日(周日)晚给笔者发的一条短信

    杨蕾12月17日(周日)晚给笔者发的一条短信


近日,西安市基督教半坡礼拜堂信徒向福音时报反映,该教会因为筹建新堂变更了法人,但是法人近几个月不能常态化主持,教会活动资金不能正常支入,礼拜堂又面临拆迁安置等问题重重。


2010年,半坡礼拜堂原负责人范景娥教堂法人变更为一名基督徒商人杨蕾姊妹杨姊妹自称得到神的启示要在半坡礼拜堂所在的西安东郊建一座能容纳万人的地标式礼拜堂。然而7年过去了,建堂未有实质进展,再加上新法人介入教会管理,与原负责人教会内部事务决定权上常存在矛盾。


据此,笔者先后电话联系了半坡礼拜堂原法人、创始人范景娥长老,以及教会几位同工,还有现任法人杨蕾会长,并于近期亲自前往半坡礼拜堂进行了实地了解。


教会为建堂变更法人


半坡礼拜堂位于西安市灞桥区半坡村79号,毗邻半坡博物馆,在一个租用的300多平方米的简易库房中聚会。该教会成立于2006年底,是从长乐坡教会分离出来的。随着信徒人数增多,简易的过渡教堂显得拥挤,教会计划筹建教堂,当时50多岁的范景娥会长尝试到相关部门办理建堂手续,没有成功。


2009年底,每月一次主礼半坡教会圣餐礼的西安朱映彤副牧师向半坡教会推荐基督徒商人杨蕾姊妹,说她是一个企业家,很爱主,得到启示要在东郊建教堂。


杨蕾姊妹当时刚30岁出头,她向教会同工和信徒承诺,自筹五千万元,不用教会花一分钱,在3-5年内建成容纳万人的教堂。为方便建堂,她需要教会法人和会长(教会负责人)的身份。


范长老说,杨蕾当时的分享让她既心疼又感动:“她做过子宫手术,不能生孩子,真的除了有钱,啥都没有了;她这么爱主,有这么大的爱心。”


半坡教会最早一批老信徒中的一位姊妹说:“杨蕾说她许过愿,当赚到一千万的时候要建教堂,得病让她想起这个许愿。她说的那么诚恳,而且人看起来温温柔柔的,让人不得不信。”


也有一些人提出质疑。范长老的丈夫说,他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当他听到杨蕾的说辞时,对范长老说:“她这话打死我都不相信!”也有信徒说:“她这个人我们不了解,能相信吗?”还有人说:“商人的话能信吗?”


跟范长老有交情的西安另外一间教会的一名同工说,当范长老跟她说更换法人时,她提醒范长老一定要慎重,因为法人就像户口一样重要。范长老跟她说,为了建堂,她愿意放弃法人和会长的职分。


范长老说,当时推荐杨蕾的朱副牧师让她尽快做决定,“你看行了,我就把人留下;不行,我马上带人走。”范长老说她为此事祷告,“觉得没有阻碍,就同意了。”


范长老在做决定时会以她的方式寻求神的旨意,当初选择从长乐坡教会分离出来,她称是从哥林多后书6:17得到神的启示:“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


范景娥、杨蕾、朱映彤三人于2010年1月28日签订《关于“半坡礼拜堂变更法人”的决议》,该决议写道:“杨蕾有神所赋予的特殊恩赐和异象,为了完成建堂大业,现将教会法人临时变更为杨蕾。变更之后,杨蕾为会长,负责建堂和对外联系,范景娥为常务副会长,负责堂内的一切事务……杨蕾在担任法人期间,若能在神家里尽心竭力,完成使命,可连任会长,若有违规违法违背神的旨意,教会有权改选。”


第一次到灞桥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办理法人变更没有成功,工作人员称,需要堂管会成员签字。范长老召开堂管会,努力说服大家:“我都同意了,你们有什么不同意呢,帮助我们建一个荣耀的教堂,多好啊!”堂管会成员签字同意。


范长老说,当时她也担心错过这次机会,将来自己建不成教堂会被信徒埋怨。


杨蕾未履行建堂承诺


2010年,杨蕾担任法人的第一年,建堂有一些进展:获得西安市宗教局准许建堂的批文,灞桥区规划局提供三块土地让教会挑选,分别是5亩、7亩和15亩。教会选择最大的一块,每亩15万元。杨蕾不同意,她让教会祷告,希望得到20亩,每亩10万元。这事最终没成。范长老和几位同工说,此后,再没有看到建堂有任何进展。


七年来,当教会同工、信徒、外地牧者询问杨蕾建堂情况时,她多次表态:“你放心,我肯定不让你失望!”“我们有五千万。”“地方我们有。”“基层到省上我都跑通了。”现在,半坡礼拜堂即将面临拆迁,杨蕾现在依然说着类似的话:“你们只管守着教会,建堂你们不用管,我都预备好了。”


杨蕾只是口头说着,却没有给大家看任何具体的进展,连起初是建堂小组成员的范长老也不知情。2014年年终总结会上,范长老让杨蕾介绍一下建堂的进展,杨蕾岔开话题,让范长老先说说十六万元去哪了?说范长老贪污。“我一下子懵了,我不管钱,我就让问财务,”范长老说。后来,她为证清白,请审计人员查账,结果杨蕾和会计没到场,查不成。2016年夏天,陕西省基督教两会的李牧师到半坡教会证道,70多岁的吴姊妹当着李牧师的面问杨蕾十六万元的事情,结果杨蕾说她没说过这话。


法人变更带来的矛盾


当初范景娥与杨蕾签订的决议中写明,杨蕾负责建堂和对外联系,范景娥负责堂内的一切事务。然而在处理教堂内部事务时,二人常存在矛盾,尤其是在用钱、用人、盖公章等决定权上。


在钱财使用上,半坡教会以前报销需要范长老签字,杨蕾认为应该由她这个法人签字。民宗局给出收支两条线财务制度,用钱需会议通过,他们二人都不用签字。以前教会每个月的收入用于当月支出,将结余存入银行;如今每周的收入都由一人存入银行,支出需要另外一人从银行取,取钱需要杨蕾的印章。教会同工反映,杨蕾很少到教会,有时一个多月都不来。2017年9-11月,因杨蕾没有及时盖章,教会拖欠房东三个月的房租,房东几次说要锁门。


在推选教会同工方面,二人常有不同意见。教会的前任会计去世后,欲选出一名新会计。杨蕾提名的会计获得5票,范景娥提名的会计获得11票。当范景娥向会众宣布新当选的会计后,杨蕾在教会大门上贴出声明,称未经过法人同意,也没有经过区民宗局备案,范景娥宣布的新会计无效。


负责教会财务的一位同工说:“杨蕾担任法人后,教会的会议没有一个能善始善终,合她心意的她能坚持参加完,否则即便会议决定的结果,她也以法人的名义声明无效。”


2017年12月初左右,教会中贴出了一个《重申“半坡礼拜堂民主监督组职责”》告示。这位管财务的同工说,“这个组里面的成员我大多不认识,感觉杨蕾在组建新政府似的。”


半坡教会的公章一直由范长老保管,也是她负责盖章。2017年10月26日,半坡教会大铁门上粘贴着杨蕾的声明:在我杨蕾本人担任灞桥区基督教半坡礼拜堂负责人期间,凡是没有经过我本人同意并签字而使用公章所签发出去的各类文件一律无效。


据了解,2017年11月23日这天,杨蕾带领3人在区民宗局里当着领导的面直接将教会公章抢走。当日,区宗教局要求教会在一份安全责任书上签字、盖章。范长老正在住院,她让丈夫和教会同工带着公章过去。杨蕾索要公章未果,直接让人将公章抢走。那天,既没有在安全责任书上签字,也未盖章。范长老这边向公安局报案。


抢到公章后,杨蕾在教会班组长微信群中@范长老,说公章她已合法收回,希望长老尽快销案。她告诉范长老,“如果您真的迫切想要公章,可以通过派出所跟我要,同时让派出所给您出个合法持有公章的证明。”她还说道:“另外,我非常感谢范长老及其丈夫刘弟兄替我对教会法人公章的维护!范长老把教会法人公章拿到家里保管这么多年,你们老俩口辛苦了!愿神纪念你们!”


另外,杨蕾还在半坡教会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按立为副牧师,不少信徒对此也提出了质疑。范长老说,她也曾找过陕西省基督教两会以及西安市基督教两会牧者反映情况。


半教会的未来将如何?


2017年12月17日上午,笔者前往参加了半坡教会的第一堂主日礼拜。半坡礼拜堂周围的建筑有的已经拆成废墟,有的已成空壳,只有几户还有人住。迎新的两位姊妹笑脸迎接,许多信徒高兴地从两边都是废墟的马路上走来。


礼拜期间,教会的主堂和副堂坐满了信徒,共400人左右。诗班的献唱赢得省两会李牧师的称赞,证道时教会里很安静,有的信徒在做笔记,有的用手机拍下证道的PPT。如果不知道这个教会存有纷争,看不出一点儿异常来。


礼拜结束后,笔者跟身边一位90后姊妹交流。这位姊妹在半坡教会聚会三年,对笔者提出法人变更后的问题,她基本不知情,说自己只是单纯敬拜上帝。她的妈妈在诗班服侍,在教会聚会两年多,态度跟她女儿一致,偶尔看到教会院内贴出的声明,她也不想细看内容。


范长老告诉会众,无论外面发生什么,大家不要围观,只要安心聚会。她担心造成纷争的话,政府借机取缔教会。因此,半坡教会的纷争集中在管理层,对信徒受到的影响不大。


今年64岁的范长老2016年被查出患子宫内膜癌,做了手术并住院六七个月,她还患有糖尿病,心血管堵塞,视力也不好,上下楼的时候,需要有人搀扶。对于更换法人这件事,有人觉得她需要向神认罪,然后放手把教会交给神就可以,神自然会管。范长老说她放不下,她是教会创始人,是长老、副会长,唯有她有力量跟杨蕾抗衡,否则教会就真成杨蕾的了。


2015年8月30日,半坡教会召开班组长、执事扩大会议,商讨有关换届事宜,会议结果同意换届。然而,区民宗局以教会不和睦为由不同意换届。2016年、2017年,区民宗局仍然不同意换届,最后一次给出的答复是,等到新《宗教事务条例》实施再看。


多位同工提到,半坡礼拜堂将要拆迁,他们努力寻找可租用的过渡聚会场所,然而杨蕾不同意,让大家继续聚会,过渡的场所及建堂的事情由她负责。范长老和几位同工担心拆迁后没有聚会场所导致信徒流失,也担心教会十多年积攒的200多万元存款被挪用。


关于范长老以及教会同工信徒反映的问题,笔者尝试十多次联系她,想听她对此的解释,也约她见面交流,她都予以拒绝,对此不屑一顾。她在一条短信中回复笔者:“我就纳闷了,半坡礼拜堂关你什么事?你手伸得也太长了吧!”


据笔者了解,半坡教会也有部分信徒支持杨蕾。在杨蕾所在的一个名为“喜乐生命团契”的60多人的微信群中,有人感谢神兴起杨蕾会长一直在教会中坚持真理,称范长老是常说谎话长期欺骗信徒的人。但从笔者收集到的该群的聊天记录看,对范景娥只有空洞的批评,没有指明任何具体事件。


在这个微信群中,有一个弟兄的观点比较中立:“十年前,我从老家来到西安,在半坡教会受洗。在那里我看到和平,温馨,在艰苦中的团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因为半坡要拆迁吗?还是因为我们现在的会长太年轻?求上帝怜悯和帮助!”笔者电话联系了这位弟兄,问他在群中是否有具体指出范景娥长老问题的信息,他帮助查找了一下,告诉笔者没有。


杨蕾在跟教会一位同工交流时称范长老是恶人,不是弟兄姐妹,说她在弟兄姐妹背后、在宗教主管部门为范长老平了许多事,范长老在财务上有严重问题,但仍没有具体指明任何事。


半坡教会一位同工说,杨蕾跟她说过范长老贪污16万元的事情,并且答应给这位同工看证据,但之后不了了之。


另外,笔者也电话询问了当初推荐杨蕾的朱牧师,向他了解杨蕾的情况,他说人是他推荐的,但是法人变更走的是正规程序,“教会内的矛盾太复杂,我没必要向你解释。”

相关新闻

教会侍奉中彼此理解有多重要?

昨天夜里刚躺下的时候,忽然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我猜想应该是某个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给我打的,因为这样的事情很经常。果不其然,打电话的是一个教会的负责人,一个50多岁的阿姨。她说她睡不着觉,神感动她要给我打个电话诉诉苦。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