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四姨的故事

1/2
  • 四姨遗照和家庭照

    四姨遗照和家庭照

  • 四姨最后所住牧师楼

    四姨最后所住牧师楼

生熙安,名永泰,字熙安,山东平度人,1887年生。1921年,生熙安携妻子儿女到宿县( 今宿州) 教会担任传道。1923年,按立为牧师,成为宿县基督教会的第一位中国牧师,并主持修建了宿州福音堂。

生熙安牧师育有四女两子,大女儿为了主的缘故,一生守独身,大儿子是医生,在香港生活,他出行简朴,热心奉献,其四女儿,文革后回到牧师院服侍教会,人称为四姨,四姨于2017年2月离世,享年92岁,这里主要分享的是四姨的故事。

在宿州,当时的宿县,生熙安牧师先后担任过中华基督教会华东大会的秘书长、副会长、会长,两度担任民爱医院院长。宿县被日寇占领后,他冒着生命危险,以会长、牧师、医院院长的身份作掩护,救治、藏留、保释抗日将士,帮助进步人士和流亡学生秘密转移到大后方。也因此,遭到日伪政权的仇视。

1943年10月16日清晨,生熙安牧师在外出传道途中,被日伪特务杀害在宿县北关的巷子路,当时四姨正在读高中。

“那天不知道为什么,生牧师一直在家里打转,不愿意离去,然后奶奶告诉他:‘为主做工,毅然决然’,他就走了”,四姨对黄传道如此描述那天的场景。黄传道在宿州福音堂服侍时,曾与四姨同屋一段时间,“四姨经常给我讲那个时候的故事,让我明白先辈们的信仰,是那么虔诚,那么忠贞”。

“临走的时候,在家门口,他还摸着四姨的头,告诉她,在家里要好好听妈妈的话。一个时辰后,伪军就来报信了,跟四姨说,替你父亲收尸去吧,在哪在哪。她当时就受不了了,刺激太大,整个人就疯掉了,抱着树就喊‘爸爸,爸爸’。”

小静姐是四姨的小女儿,四姨一生育有两女一子。她说,从那以后母亲精神上有了问题,发病的时候吃饭也不知道饥饱,“我们懂事以后,她一犯病了就脱衣服,仅穿着贴身衣物,就趴在雪地里,一趴好几个小时”。

生熙安牧师非常注重教育,六个孩子,除了四姨,其余都是大学生,唯有四姨因为生病只读了高中。尽管如此,神保守眷顾她,为她预备了谁都想不到的美好的爱情。

当时,每个礼拜六晚上,宿州音乐学院的一个音乐老师都会来福音堂弹琴,教弟兄姐妹唱诗,大家都亲切的喊他“包老师”。有一天,包老师去跟师母提亲,说他要娶四姨。大家都呆住了。

在众人心中,包老师是个无所不会的人,二胡、钢琴、小提琴……各种乐器都很拿手,不仅如此,因年幼失母,包老师还会缝补、会打毛衣,会做饭,“没有他不会的,当时还有人给他取个外号叫‘包万能’”。

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要娶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教会信徒就悄悄找他,跟他说,这是个疯丫头,你不能娶她。面对众人的不解和拦阻,包老师怎么说的呢,他说,“就是上帝让我来娶她”。

“我相信四姨的故事会让很多年轻人很有盼望,属于你的一定是你的,是上帝单单为你预备的,所以清心祷告,耐心等候”,黄传道笑道。

结婚前,包老师来看四姨,想看看家里布置得怎么样了,谁知道四姨却推柜子将门口堵得严严实实的,包老师喊,“你开门”,四姨却说,“我不认识你,你是谁,来干什么?”她又犯病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四姨又恢复了正常,他们就结婚了。“四姨是在29岁结的婚,当时都是十八九岁就结婚了,四姨已经是晚得很了。”

结过婚之后,两个人相敬如宾,每次包老师从学校上完课回来,把书包一放,然后要向四姨鞠个躬,两个人彼此鞠躬。因四姨月份较大,包老师喊四姨叫四姐,早上喊“四姐你好,我上班去了”,然后才去上班。

在家里,包老师是个十项全能手,好到什么程度呢?女儿的说法是“爸爸连做的剩饭都好吃”。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什么都会的人,历经文革十年浩劫,被平反后不久,于83年因脑溢血突然离世。

小静姐说,当时大家都不敢告诉四姨包老师离世的消息,怕她接受不了再发病,没想到的是,四姨竟然表现的很镇定。在医院被通知去见丈夫最后一面时,四姨没有慌张,她先对着镜子整理好衣服,夹好头发,才去见丈夫最后一面。

后来,四姨告诉黄传道,自己之所以那么平静,是因为出事之前,上帝之前就告诉她一句话,那是以赛亚57章1节:这义人被收去是免了将来的祸患。“上帝已经告诉他了”。

四姨说,她都跟包老师商量好了,包老师退休的时候,他们要专职做上帝的工作,“四姨说,没想到上帝竟然先把这个什么都会的人取走了,留下我这个没有用的人”。

据说,四姨刚出生的时候只有三斤多一点,差点活不了,当时有人劝生熙安牧师,说已经有三个女儿,这个不要了吧,生牧师却说,“要,别说三个,就是再有四个女儿,我也要”。

小时候每次吃饭,生熙安牧师都会让他们背一节经文,有一次四姨背的是诗篇37:25:我从前年幼,现在年老,却未见过义人被弃,也未见过他的后裔讨饭。“当时大家都笑了,觉得小孩子读这样的经文很可爱,现在看来,神对四姨一生的带领真的如此”。

四姨活到九十多岁,一生对神对人充满爱心,“一点挑不出来她的私心,她特别爱人,她要知道谁有贫穷,她都自己攒钱,去奉献,不然她受不了,半夜躺在床上她都在想这件事”,小静姐说,“我妈在教会里真是完全的倒空,死的时候手里一分钱都没有,不仅她的工资,就是我们给她的钱,她也全部拿出来了”。

文革的时候,包老师被打成右派,整天被批斗,四姨为了维持生计,就去火车站卖胡辣汤,几分钱一碗,“倒了一碗,她就让人家先喝两口,再加一点,俺妈这一辈子,真是的……”小静姐哽咽了。

“你知道吗,四姨她好可爱,她喜欢吃冰激凌,她不愿意去超市,就给她买一桶冰激凌等着,她就很开心,她还不吃完,知道要给你留一口”,黄传道说。

在黄传道记忆中,四姨经常站在院子里,抬头看天,笑眯眯的。“我问她你为什么抬头看?她就说,上面有我爸爸,有我妈妈,她每次都这么讲,那么有盼望……”

相关新闻

安徽宿州第一任中国牧师——生熙安

​生熙安,名永泰,字熙安,山东平度人。年轻时入读潍县东关乐道院的广文学堂(齐鲁大学前身)。在校期间,在一次丁立美牧师的布道会上决志奉献。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