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这个世界需要救世主吗?——从江歌案的宣判谈起

昨天下午,江歌案终于宣判。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当庭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消息甫出,一片哗然。


因为根据我国司法实践,这样手段残忍、性质恶劣、舆情重大的杀人案件,被告人没有真正的悔罪表现,法庭很可能判处被告人死刑,而不是日本法院宣判的20年有期徒刑。这样的结果,对于寻求陈世峰死刑判决的江歌妈妈来说,未免太失望,太残忍。


看着江妈妈憔悴悲戚的面容,她鞠躬向支持她的朋友们致谢,含泪道:“让你们失望了。”我们没有陪江妈妈走过四百多个日日夜夜,不能体会到她声嘶力竭地喊着:“十刀啊,痛死妈妈了……”


那种身为母亲的痛苦,我们只不过是声势浩大的人群中的一员,似乎向那个忘恩负义的“闺蜜”刘鑫多掷一块石头,就能减轻一分她心头的痛楚,能提升一分社会的道德感。我们太无助。


很久之前读我非常喜欢的日本推理小说作家东野圭吾的作品《彷徨之刃》时,我也曾被这种相似的无助感深深包裹,几乎窒息。单亲父亲长峰的爱女被几个未成年男孩性侵、拍摄录像,又残忍杀害。他无法相信司法能够给予他公正的结果,特别是在发现这几人又性侵多名女孩,致人自杀之后,他决定寻求自己的正义。他的利刃结束了夺走爱女生命的人,故事的最后,他也倒在警察的枪下。


彼时的我是一名法学生,知道罪刑法定原则,知道要尊重司法的权威与独立,知道私刑一旦被滥用就会令社会倒退到冤冤相报,以眼还眼的不复之地,但我同时也是血肉个体,我无法想象倘若我的至亲被害,而凶手却能在法律的庇护下存留活命,那将是多么的不公平!长峰带给我们彷徨的思考:当司法不能救济正义的时候,什么是真正的正义?


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弑子之痛,为父为母者不仅要承受丧失爱子的巨大痛苦,还会燃起对于凶手不灭的仇恨。就像《密阳》里的女主人公申爱,即使尝试去原谅仇敌,却是败在更大的苦毒中:“我还没有原谅他,上帝为什么先原谅了他?”当她倒地哀号时,上帝却报以深深的沉默,一如两千多年前十字架上的沉默一般。


时下,不管是神学院、教会里,还是商场街道,处处张灯结彩,人们喜气洋洋地迎接圣诞节期的到来。你可曾知?我们欢喜迎接的这人来到这世上,就是为了受苦,就是为了走向死亡。以赛亚先知说他像“根出于干地”,亦无“佳形美容”使人羡慕(赛53:2),他只是风尘仆仆地穿梭在巴勒斯坦地区的尘沙中,他形容枯槁,以致于三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却像五十多岁般苍老(约8:57)。


他也有过童年,他在襁褓中时,就被朝拜,被尊崇,也被人欲除之而后快。他有聪敏,十二岁就在圣殿里求知若渴,神和人喜爱他的心都一齐增长(路2:52)。路加笔下的他,常与弱者,与罪人,与被排斥的人在一起。他亲手触摸患病之人,将他们从死亡中、从不洁中、从瞎眼瘸腿悲观无望惨淡污秽的人生中,一一拉出来。他对那些担不起自己重担的人说:“可以到我这里来”(太11:28);他对那些贪爱今世富足的人说:“你还要来跟从我”(太19:21);他对那些投石暴民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8:7)甚至当他面临十字架的酷刑时,他仍然耐心地同打他的差役讲理:“我若说得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得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18:23)他的一生都柔和谦卑。


让镜头都转回到他出生的那天:简陋粗鄙的马槽盛着这世上最尊贵的宝贝,约瑟和马利亚满含敬虔地注视着新生的小耶稣,牧羊人奔走相告救主降生的喜讯,天上的天使也赞美欢呼。我们无法揣测至高者当时的心情,祂是否会因地上的欢庆而开颜?是否会为日后人子的奔波劳累而疼惜,就像慈爱的父亲心疼懂事的孩子那般?又是否会因为祂全知全在地预见将来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痛苦,而感到心被撕裂?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当耶稣受洗从水里上来,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他。”(太17:5)祂的爱子耶稣谦谦卑卑,降生在最贫苦的人家,体味最真实的人生,他的讲道也用的是常人随处可见的花鸟地土、芥菜种、小麻雀来比喻深奥的天国之意,面对钉死他的人,他在十字架上为他们代祷:“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在这样的耶稣身上,上帝与他同在,至高者亲自卑躬降临。


世人或许想象过无数种盖世英雄裂天而降,拯救万民于水火的场景,或许对于人的理性报以期望,有朝一日能够建立起人人幸福的乌托邦,又或许在劳碌奔命、生死往复中早已遗失了被拯救的梦想,可是自伊甸园之罪后,被驱逐离开至圣者之面的亚当夏娃不需要找回吗?破裂的神人关系不需要修复吗?手足相残,淫乱败坏的罪恶难道不需要洁净吗?困苦流离、哀鸿遍野的子民难道不需要安慰吗?饱受污染的河川和布满疮痍的大地早已不复当初被造的模样,穷究理性的人类对于自身堕落的道德和失落的文明鞭长莫及的时候,这样无知无望的世界难道不需要救世主吗?感谢上帝,救世主他来过,将福音与爱带给世界;他来着,依然随时随在,施行拯救;他还会来,将以公义和权柄审判世界。他告诉我们: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13:4),也告诉我们:要爱仇敌,恨我们的人,要为他祷告(路6:35)。


就像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故事:美国爱荷华大学留学生卢刚枪杀了善待自己的副校长安妮,可是安妮的家人却去安慰卢刚的家人,他们说:“当我们沉浸在沉重的悲痛中时,我们也在我们的关心和祈祷中记念你们--卢刚的家人们,因为我们知道你们也一定沉浸在沉重的悲痛中……安妮相信爱和宽恕。……我们清楚地知道,此刻如果有一个家庭正承受比我们更沉重的悲痛的话,那就是你们一家,我们想让你们知道,我们与你们分担这一份悲痛。”


江歌已逝,人们怀念她不曾虚假的善良,不论是“闺蜜”刘鑫,还是凶手陈世峰,甚愿我们将审判的权柄归与上帝,因为祂是真正的正义,将爱、希望、宽恕与陪伴带给苦痛之人,因为基督与有需要的人同在。


此时,我的耳边仿佛响起了先知撒加利亚的欢呼:“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欢呼。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他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地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亚9:9)


注:作者系一枚有故事的90后少女,在读神学生,立志忘记背后,努力面前,为要得我主的奖赏。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欢迎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为江歌妈妈祷告

我们在天上的父亲: 此时此刻,孩子带着极其难过的心,来到你的面前,在你脚前跪下,求你慈爱的目光看着孩子,求你满有能力的手抚慰孩子! 掌管人间万事的天父,孩子来到你面前只为一个和我一样的母亲祈求,她叫江秋莲,是被人杀害的江歌的母亲。同为母亲,我理解她的失女之痛,而且我和她也是一般的年龄,所以我心里和她一样痛之不忍,因为你给我们造了一颗肉心,肉心是有感应的。 天父,现在在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