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第一次过圣诞节,在寻找儿子中度过

【前言】那一年圣诞节的前夕,我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后来还是主救了我的全家,蒙了上好的大恩。

第一次过圣诞节,在寻找儿子中度过

前两天,一位编辑姊妹在微信里给我发了约稿的函,说是让我写写自己过圣诞节的故事。鉴于是朋友约稿,没有细思就爽快答应了。可接下来写什么呢,心里犯了愁……

12月21日这天晚上,我坐在电脑前,随意翻看着与圣诞节有关的新闻、图片。忽然一幅画面出现在眼前,那是一幅依据圣经中耶稣讲述第三个浪子比喻故事而作的油画,画面上一位老者拥抱着回家的小儿子在哭,《浪子回家》。恍惚中那老者竟幻化成了自己,拥抱着自己丢失而复得的儿子小毛毛也在哭……

这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件真实事故事,事情还得从18年前的今天--1998年圣诞节前12月21日旁晚说起,那年是我们一家四口从老家搬到我所工作的城市团圆居住的第二个年头,房子很小,一家挤在单位临时给的一间宿舍里。吃完晚饭,上初中的女儿爬在桌子做作业,妻子在洗碗刷锅,快12岁的儿子对正在看电视的我说,他要去天外天宾馆浴池洗澡,因为明天他们学校有圣诞活动。我正被电视里的故事所吸引,没怎么想就从衣蔸里掏出一张单位工会发的澡票递给他说,快去快回,就又看起了电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忙完家务的妻子进了用床单隔开的卧室,摇了摇沉浸在电视连续剧里的我,儿子呢?我说洗澡去了。你看都几点了,就是洗澡也该回来了。啊,我看到墙上电子钟时针已指向了10:00时,心里顿时慌了起来,莫不是又去打游戏了。急忙站起来,穿上棉袄出了门。

冬天晚上的街道已很冷清了,一盏盏路灯孤零零立在街旁,天上飘着零星稀疏的雪花。行人稀少,偶尔有人擦肩而过,这和下班旁晚回家时街上热闹场面简直天壤之别。街面上还亮着圣诞节装饰灯光的商店,在使劲播放着圣诞歌曲,门口戴着圣诞小红帽的女孩子扯着嗓子对着每一位路过的人推销“圣诞节”商品。这一切仿佛与自己完全无缘,只是急急忙忙朝宾馆跑去。

宾馆浴池门前昏暗灯光下,空无一人。我上前到售票处敲开窗口,一位年纪四十模样的男子探出头说,下班了,不卖票了。我忙说,不洗澡,是找人,一个来洗澡的小男孩。又忙着连比带划喊说着情况。男子说几小时前,有这么一个男孩,没有进去洗澡,而是在门口卖澡票,后来就不知道那去了,说完“咣”一声关上了窗口。我的心随着关了的窗口一下子掉到冰窟窿了,闷头闷脑、慌慌乱乱赶紧转身又朝附近儿子常常光顾的游戏厅跑去。

还好,这家开在供销社商店旁边的游戏厅还没有关门,忙向门口站的服务生说明来意,就进了大厅,只见里面好几排电脑后一个个少男少女,耳朵上挂着耳塞,一边嗑着葵花籽,一边对着视频飞快敲着键盘。整个游戏厅乌烟瘴气,乱哄哄一片。我挨个辨认着,没有,还是没有……当我在第三家游戏厅找人时,腰上的BB机“嘀嘀”响了。低头一看:找到儿子了没有?是妻子发的。人没有找到,那边家里人着急,还是回家,商量商量。到家后,女儿和妻子坐在灯下,焦急的在等着我。我把情况从头说了一遍,最后对她们说,肯定是把澡票卖了,换成钱打游戏去了。全家人商量后,女儿在家等儿子回家,我和妻子出去继续找。

冬夜已深,路灯还亮着,街上已没有了行人,商铺早已都关了门,偶而疾驰而过的车辆,带起的风雪灌进脖子,贼冷贼冷的。我和妻子挨个游戏厅寻找,没有,还是没有。就连街巷路口围着快熄灭炉火取暖的无家可归人也打问过了,他们摇摇头说没有见过。这天晚上,在街上转悠着寻找了整整一夜,那么冷的天,天寒地冻,风雪又不停的光顾着棉衣护不到的地方,冻的手脚麻麻的疼,就是感不到冷。天亮了回的家,冰冷的家,炉火早已熄灭了,女儿趴在桌子上,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眼角挂着亮亮的一串泪珠,太阳也渐渐出来了,有阳光从窗户透了进来,可我感到浑身似乎更冷了……

第三天,远在近百公里外老家的弟妹、亲戚知道了情况,也来宝鸡帮忙找儿子了,一下子十多个人挤满了一屋子,单位知道后也派来了面包车。妻子也因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休息,受了风寒也累病倒了。我们弟妹开了个家庭会,兵分三路:妹妹在家陪着妻子,负责做饭;三弟拿着儿子照片,带着一泼人在家附近继续寻找;我和大弟,孩子的两个舅舅坐乘车在周围几个县城及西安沿路寻找,重点是汽车、火车站。就这样,在那一年圣诞节的前前后后一个礼拜里,可以说是把我居住的城市大街小巷像用梳子刮了好几遍,把散布在所在的城市各个角落的游戏厅翻了个底朝天。同时,在市电视台连着播发了寻人启示,复印的寻人启示贴满了电线杆,没有找到,也没有音迅。那时候,我们一家因没有信主,也不是基督徒,也不知道依靠主,祷告什么的。只是靠着自己,靠着亲戚,朋友、同事去寻找,靠着人去作这天大的难事。内心里没有主心骨,十多天的寻找中,犹如蜗牛耕地,大海捞针,茫茫人海,渺无音信,1998年的圣诞节就是这样度过的。也就是从那年起,我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待续)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西北地区特约撰稿人。)

相关新闻

一名山区传道人的侍奉历程系列(三):浪子迷失,主爱呼召

父亲是老一辈义工传道人,母亲在诗班服侍。后来父亲逐渐接续爷爷的侍奉工作,担任我们一个村里的牧养,带领一百多信徒,一边还要在教会服侍,平时探访本村的信徒。几十年来,父母没有外出打过工,曾几何时,也羡慕山里的乡邻逐个外出务工,村里的平方楼房一座座拔地而起,而我们硬是在镇上搬了三次家,租了十几年房子住。父母总是说,教会服侍不能推脱,不能愧对神的恩典,神的使命在身上,这么多群羊实在放不下,也没有人接替,只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