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山东教会一同工病逝 享年49岁

2018年1月9日凌晨三点,山东一教会同工白向东弟兄因患牙龈癌离世,享年49岁。在他生命的最后时期,他写下自己在病中得到的恩典,带给弟兄姐妹很多激励。

一起服侍的同工见证,白弟兄单纯爱主,对服侍很有热心,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个耿直、不讲情面的人,平时在一些事务上可能让一些同工感到受伤。在癌症治疗期间,他自己进行了很多的反思。

2014年7月,白弟兄发现牙龈不适,却一直没有检查。直到2015年1月去医院,查出是牙龈癌,当时还未扩散,本来要立即手术切除,后因为各种原因,他决定不进行手术,而是采用中医顺势疗法,结果病情日趋严重,最终恶化到不能进行手术的地步,这时他开始省察自己,并在“病中的恩典”见证文章中写道:

“残酷的结果面前,使我不得不在主面前省察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认为恶化了,而我偏偏觉得是在好转?为什么,我嘴外边的肿瘤越长越大,按照基本的常识应该是严重了,而我却依然坚持认为是在好转?为什么出血越来越严重,我的身体越来越瘦弱,我却还是坚持认为是好转反应?为什么,推销员随便的一个解释,我就立刻相信。好像我完全丧失了基本的智力一样?

感谢主的光照,让我看到,之所以会这样,就是我完全地沉浸在自己所坚持的一整套道理中。在这种看法的支配下,疼痛被解释为肿瘤与好组织在分离;出血被解释成连接肿瘤的血管正在断裂;肿瘤增大被解释成最后的挣扎……。

于是,我看到了自己的主观、固执和因固执而来的愚昧——甚至连最明显的事实都可以视而不见,都可以被我扭曲地理解。”

2015年秋季,白弟兄考上了金陵协和神学院就读本科插班生,那时他已经46岁。期间因为患病休学,后又重新回到学校上课,他告诉教会同工他一切都好,其实当时他的病情已经很重,他戴着口罩,继续穿行于图书馆、教室和宿舍之间。

“他觉得教会让他来学习,那完成学业就是他应该做的”,教会一位同工说。

白弟兄在神学院的一位同学写道:“上个学期,白弟兄回来学院上课,坐在我前面一排。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方便说话,我也不知道他的背景,所以每天或是在校门口碰上,或是进到教室里,我们会点头打招呼。我只知道他病得很重,每次上课点名老师都特别关心他……”

后来,同在神学院就读的另一名教会同工和教会说了白弟兄的真实情况,教会执事会苦劝他先治病,当时他还在犹豫着准备等学校放假再回去,最后执事会破例决议,命令他立刻回来治病,他参加完考试,将两份论文作业托同学交给老师之后才返回教会。此时的他还不知自己的病已经很重了。

生病期间,教会弟兄姐妹一直照顾他,他非常感谢,在“病中的恩典”见证中,他写道:

“一个多月的住院期间,顶着济南最热的天气,弟兄姊妹抢着送饭、陪护,最后不得不统一组织排班。陪护的弟兄给我按摩、洗脚,我享受了最舒适、最体贴的陪护服务。参与服侍的和前来探视的,有好多我都不认识,也有以前被我严厉责备过的,或者平时对我有些小意见的。所有的人都揪着心地呵护我。

同病房的病友和家属都非常地稀奇,他们告诉我,你们这个团体太好了,所有的人说话都非常温和,都这么有爱心。我的家人先后过来了六个人,他们本来是打算替换妻子照顾我的,结果,他们发现这里根本不缺人,这里什么都不缺。弟兄姊妹之间这种亲密无间,完全无私,为弟兄舍命的爱深深地感动了我家人的心。”

白弟兄说,自己为家人信主祷告了十年,在得病之前,却看不到一点苗头。“但是,借着这个病,到目前为止,我二姐、我妹妹和妹夫已经诚心信主……万事都互相效力,让爱神的人得益处,我做梦都没想到,上帝会用让我长绝症这种方式来拯救我的家人。单凭这一点,我得这个病就已经很值了,”他说。

同时,藉着对病情恶化的反思,他开始认识到自己里面潜在的主导欲,他想到自己平时在教会的工作,他说,“自己这种隐藏的主导欲和主观、固执不知给教会带来了多少的麻烦?也不知给弟兄姊妹带来多少伤害?”

他认识到,虽然自己过去几年的服侍中被神使用,但是里面却有不自觉的骄傲,“不知不觉之间,我里面积累了越来越重的优越感。换句话说主越用我,我里面的罪恶越大。”

他发现自己过去在听别人讲道时,除了个别人讲的道会认真去听之外,很多时候不是在听道,而是在挑毛病。悔改之后,他惊喜的发现,在和妻子听别人讲道的直播时,他可以静下心来认真听,并有所得着。

对于耽误病情,女儿对为何神没有医治的质疑,他不方便说话,便用文字劝勉女儿,首先要看到神的主权,他这样写道:“任何事情只要发生了,就一定是神所允许的,一定是好的无比的。无论我的病发展到什么地步,无论最后会不会好,只要发生了,不论符合不符合我们的预期,我们都应当赞美、感恩。”

其次,他说,人还要尽到自己的本分。病情为何会耽延,到今天的地步?他体验到,事情该如何作,并不是最重要的,是否愿意顺服才是最重要的原则问题,是关乎到我们永恒生命的原则问题。

对此,他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对于关系到罪与非罪的事情(主要指与道德有关的事),我们一定要较真,一定要按照圣经的教导来坚持原则。

对于不关系到罪与非罪的事情。这时,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而且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是对的、是合理的。圣经在处理这一类事情上教导的原则是:不坚持自己的意见,彼此顺服,人人当看别人比自己强。也就是承认自己有可能是错的,别人有可能是对的,别人并不比自己愚笨。

当我们强烈地认为自己的办法更好时,我们可以充分阐明自己的想法和理由,但一定不可强迫别人接受。我们不可因别人不接受就与别人争执、生气或发怒。因为这里边除了关心病人以外,很有可能会隐藏着高举自己藐视别人或者维护自己面子的成分。这就是圣经上为什么要强调不可彼此争论的原因。

在各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的情况下,就要讲顺服了。首先是彼此顺服,就是看谁愿意放弃自己的观点。如果都不愿意,那么,就要按照权柄了——谁在这件事上有权柄,就顺服谁。

你可能会问:如果结果证明他的办法是错的,也听他的吗?

答案是:也听他的。因为我们事先并不能确定他一定是错的,而且我们不是对他有信心,而是对神有信心,如果他这样作的结果不合神的心意,神就一定会让他的办法最终无法实现。如果,结果符合神的心意(不论是否合乎人的心意),那么,他的办法就能够实现。

所以,顺服别人,不仅关系到是否尊重别人,关系到自己是否谦卑,更重要的是关系到我们是否对神有信心。”

因此,对于如何看待自己病情的耽延,他写道:“神之所以允许我主导我的病的医治,并最终导致病情恶化,就是因为我只有撞到南山,才会去省察自己,才会意识到自己的固执和不顺服。现在我已经放弃决定权,让神和执事会来决定如何治疗。这就是我在这件事上悔改的见证。”

生命最后,白弟兄没有抱怨,反而感恩,他最后的告白是:

“如果没有这一次痛苦的经历,我的属灵生命一定是更加可怜的。这个病的结果无非是两个:要么是被主接走;要么是被主医治。如果没有这些看见,那我若被接走也一定会在黑暗中哀哭切齿;若是被医治,那我所有的事工也不过是草木禾秸。

我不是说,我现在已经得着了,但,有了这样的经历,至少可以让我更真实地认识到自己的可怜,更加警醒悔改,更加接近得胜。

我现在最迫切的祷告是:主啊,若你还给我机会服侍,就求你怜悯我,拯救我,使我始终以爬在地上的心态来服侍我的弟兄姊妹,服侍我的教会。这是在地上我唯一的留恋。若你定意要接我走,就求你更加造就我,好让我在苦难中经历得胜,成为一个得胜者。因为我不愿意哀哭切齿,不愿意让你伤心。”

2018年1月9日凌晨三点,白弟兄告别了这个世界,他的追思礼拜的主题是“因祂活着”,据说这是他最喜欢的赞美诗之一,离世前几天,他还和去看他的教会弟兄姊妹一起唱起这首《因祂活着》:

因他活着 我能面对明天

因他活着 不再惧怕

我深知道 他掌管明天

生命充满了希望 只因他活着

……

相关新闻

永恒的安息 永远的福乐——辽源东风堂为一离世执事举办追思礼拜

2017年8月29日23时49分,基督教东风堂姜宝臣执事安息主怀,享年51岁。今晨,东风堂刘雪松牧师带领堂委会、执事会、教牧团及联合诗班来到东山殡仪馆和青龙墓地,为姜宝臣执事做追思礼和安葬礼。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