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作为90后基督徒,我是如何看待“美韩年轻一代远离信仰”的?

近年来,在关注国内外教会发展状况时,会看到美国自由派和福音派教会在衰落的信息,当时对于美国的一些教派认可“同性婚姻”感到震惊。后来再读《圣经》,发现真理从未停止传播、神的历史从不会停止,但这其间,多的是顽梗悖逆的百姓、君王,以及虚伪的法利赛人,也就能比较客观地看待教会的真实面貌了。

但这不是麻木,而是更能清楚地认识到,在不同的时代要守护真理并带着智慧去传扬,这是多么令人感到兴奋又充满挑战的事情。看到教会在衰败、失去了年轻的一代,这是很令人难受的事情,同时也觉得这是国内教会要思考并不断更新自己的机会。

作为90后的我,深处的是一个信息极度丰富的时代,海量的信息在连接互联网之后都唾手可得,这是一种幸福,又是一种灾难。因为,正如阿摩斯先知所说:“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不是听不到耶和华的话,而是听到了不明白,或者听到了而不遵行。

想想看,在亚伯拉罕的时代,神只对他说过几句话,而且每次说话之间都间隔好多年;在《圣经》正典形成之前,早期教会的时候,真理的信息多是通过口传或者书信、抄本来传递,能听到话语的人多么有限。可那个时候,了解教会历史的人会知道,在遭受逼迫的时期,信徒们愈发努力传道、实践耶稣的教导,照顾患瘟疫的人、收养弃婴等,还努力改善女性的地位,让她们获得尊重。当时,教会能发展,固然有帝国领袖改变信仰、开始认可基督教的因素,但更多的是背后基督徒们按照《圣经》教导去生活后而有的福音兴旺。

后来,《圣经》变得越来越容易得到,而且有不同语言版本,能适合不同文化背景的人阅读。现在年轻人多数都在使用电子版了,下载一个APP就能通过手机阅读,而且有和合本、新译本等不同版本,还有英文的,甚至有语音阅读版,可以说在最大便利地满足着年轻人的阅读需求;教堂也越来越多,而且建得高大华美、设施齐备;有时生病了不能去教会参加礼拜,还可以偶尔参加网络上的直播……

笔者相信,这是神对于现代年轻人信徒的一种祝福。但同时,其他信息每天也是像潮水一般涌来,对于我,比较困难的是我需要有节制和分辨力,去选择适合的信息来观看、吸收,慢慢地也会有自己的想法,比如如何去看教会存在的问题,评价某某牧师的讲道如何,这是无法避免的。

而和我同龄的人,90后们已经步入了社会,成为新的时代力量,他们有想法、能创新,敢做敢闯。在笔者的朋友圈里,自己创业开公司、从事喜欢行业的朋友比比皆是,跟我同龄就成了某机构高级研究院的也有,而且他们很开放,愿意跟不同的人交流。90后的一代,通过网络可以看剧、聊天、购物、阅读、打游戏……,在生活方式上已不同以往;这一代人,有自己的想法,崇尚自由、不轻易承认权威。

所以,笔者去教会,渴望的氛围是能自由交流、平等对话,而不是以某某的话作为权威,更不喜欢那种家长制的作风,任何事情都必须按照谁的标准来。当然,不是说要放任自由,一定的约束是需要的。

可就笔者去过的很多教会来看,传统教会都是老年人和中年人居多,在农村的话更甚,几乎都是老人和带着孩子的妇女,他们对于信仰的单纯很可贵,常常祷告、很爱主。不过,他们很希望年轻信徒在某些事情上听他们的,或者按照他们认为的“属灵”标准来,不能这个不能那个,或者要这样要那样,让人感觉很有压力。

并且,现在的年轻人或者中年男性,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已经纷纷涌入城市工作,已经不再是乡土农村那种“熟人社会”,可以家长里短,也不可能再做类似“我丢失的猪回来了,感谢主,”的见证。在城市里,除了同事,人与人之间基本上是陌生的,做礼拜的时间基本上是安静的,信徒之间缺乏交流。而且,大家平时工作也忙也累,很希望能有地方让人得到真正的安息、收获真实的友谊。

为了增进信徒间的了解,现在不少教会也设立了小组、有团契,但是呢,小组活动很多时候仅仅局限在教会内,分享话语、学习话语,这很好,只是分享的时间长了,会有很多顾虑和担忧,“我说了自己的软弱,这是不好的见证吧。”道听多了,套话也是会说的,但是能真正跟谁打开心,直面自己的问题,并能一起祷告、想办法,这样的时光是极为宝贵的,在现在的团契或小组中也是很难得到的。不少分享都失去了味道,或者是为了展现我已经听懂道了,或者是为了做见证而做见证,很难从这当中听到真实的恩典信息。

可以说,作为90后的基督徒,笔者很渴望有属灵上的小伙伴和引导人,可以帮助我更加认识神,也能自由、没有负担地分享我的任何想法、喜怒哀乐。笔者看到的却是,很多人没有这样的小伙伴,这样的引导人。

此外,我们这一代人得到的信息多数是从书本或者网络上来的,其实很渴望去接触真实的社会,能够实践信仰。教会可以组织年轻信徒去孤儿院和敬老院,甚至去一些偏远地区的教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丰富日常生活。总之,笔者很害怕自己只是束缚在教会内或者网络里,却触摸不到真实社会的样子。很希望能够跳出教会的视角,开阔眼界,了解到基督教的历史、基督教在这个社会中的处境,如果发挥作用等。

更为重要的是,想在教会里听到纯正的真理,而不是掺杂着心理学或者成功学的信息,究竟《圣经》上的话能如何帮助到现在的我,或者耶稣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去教会是想得到恩典的信息,感受到耶稣的爱,听到他的话语后能让我的心有所触动、能帮助我过正确的生活,而不只是仪式上地做礼拜。

再者,参加敬拜赞美,很希望能从心底里去歌唱,不管它是用古典的钢琴伴奏还是现代的电吉他,这不重要,可是,教会里的歌唱基本上都是那个调,传统教会里的赞美年轻人不喜欢,太过沉闷。不少教会都有青年团契,敬拜赞美做的很有恩典,可是一到讲道的时间,不少信徒就离开了。

其实,90后想参与服侍的信徒也不少,可笔者听到的一些声音是,他们的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要么直接到外面工作,要么一边工作一边在教会兼职,能够坚持的,要么是家里有信仰要么是“有信心”,可是也得顶着压力前进。

比如,一些年轻同工的建议和想法不被采纳,基本上做什么都是听教会领袖的,感到很压抑,所以有的同工就直接离开自己去开拓新的教会了。对于生活不能得到保障的年轻传道人,笔者接触过好多位。老一辈传道人服侍主不拿工资,他们甘心事奉,这是那个年代里特有的,教会状况不好,或者他们想效法传教士,这样的奉献精神是值得今天年轻人效法的。但是今天的环境毕竟已经不一样了。

教会失去了年轻一代,固然有年轻人太过自我、接触信息太多太杂的问题,但是,教会不应该积极去了解这一代人么?60、70后的传道人,如果思想上不能更新,不能跟上90、00后人的想法,怎么能更好地把福音传给他们呢?当然,跟上他们不是说认可,而是看到他们属灵里面的缺乏,用圣经真理去帮助他们认识到神、认识到自己,看到自己在这个时代的使命和价值。

若老一辈的传道人在想法上、牧养上和眼界上不能更新,在知识上也不能跟上这个时代,那为何不把更多服侍的机会让给年轻人呢?他们受过正规的神学教育、有更高的学历,也有更开放的心态和更宽广的视野。记得一位牧师说,在培养人才方面,教会领袖要有“保罗培养提摩太的心”,如果不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个时代怎么进步,教会又如何发展?

当然,年轻传道人也当效法老一辈人辛苦侍奉、殷勤爱主的样式,在有见证的地方多学习,有知识了要更加谦卑地学习话语、分享圣经,也要尊荣老一辈的传道人,多和他们分享新的见证。

教会不仅需要记住历史,更要往前进,如果不能影响这个时代,那就只能被这个时代所影响和限制,甚至被边缘化;如果不能了解这个社会和社会中的人,不能参与其中去侍奉,又如何能做到“做光做盐”呢?

难道我们有那么大的信心,认为只要教会敞开,就有人自动进来并成为基督徒吗?圣经上说的是“流泪撒种”,多少传道人为了福音,像一粒麦子一样死掉自己,然后才结出许多籽粒。而现代的教会,不应该继续背起十字架,走到不同的人群中去为主做见证吗?

(注:本文作者为江苏一教会信徒,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读者们进行留言评论或写文发表观点。)

相关新闻

从美韩两国青年人宗教信仰状况看今日中国教会年轻一代的失落

​多年以前,就有许多报道指出,美国有组织的宗教,特别是基督教正在衰退,甚至有人使用“崩溃”的字眼来宣告基督教频临瓦解的边缘,这是真的吗?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