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洗礼:走进第一大瀑布​(散文)

已经看得见漫山遍野黄果树的绿冠了,已经听得见云翻雾卷的亚洲第一大瀑布的奏鸣了!

回望来路,仿佛走过了漫漫的长夜。穿过一个个黝黑的隧道,大巴车行驶在贵州的崇山峻岭间,犹如行进在绿色的海浪之中。墨绿,黛青,浅碧,一片片山峦起起伏伏,时而平静,时而汹涌,与我们人生的航程一样,高低错落,波谲云诡,我们几度似要翻车,却又几度升起信心的风帆,破浪前行。

秋风吹拂,落叶纷纷。我望向窗外,看见路边两旁延伸的墓地,阴沉沉,一块块褪色的墓碑书写着迷茫和绝望,灰蒙蒙,一座座坟茔连绵不断,扭曲缠绵,累累尸骨,声声哀鸿。怎么解,这无边的沉沦和亘古的死结?世人的命定就是这样吗?红消香断,零落成泥,“他的年日如草一样,经风一吹,便归无有;他的原处,也不再认识他。(诗篇103)”还不仅仅如此,“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9:27)”罪的问题不解决,谁能逃脱?

但听啊,“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诗篇23)”一首歌,一首玉石铿锵般的圣歌震响在心空,潺湲在林间。就是这首歌,牵引着我们含泪的视线,向上,向前……主啊,我信!

已经看得见漫天霞彩染透,如同满山杜鹃红遍,已经听得见众天使在云上鼓瑟弹琴,听得见庞大的交响乐气势磅礴!

回望来路,仿佛走过了整整一生。穿过一个个黝黑的隧道,前方的画面越来越绮丽,“两岸青山相对出”,我脱口而出,但下一句却不是“孤帆一片”,而是山清水秀,有艳红的花絮铺陈在泉边,层峦叠嶂间,可见片片田畴,处处村舍,一派安宁富裕的宜人景致。我们的车飞驰而过,再回首,已难寻踪影。我忽然想起著名诗人陶渊明的《桃花源诗并记》,何其相似乃尔!我不觉吟了出来: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诗人接着描绘,“桃花源”中人见到渔人,设酒杀鸡相待。“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渔人离开后,告知太守,太守遣人随其前往,却迷失了方向,再也无法找到原来的记号了。

人生匆匆,红尘滚滚,何处寻,陶渊明心中那乌托邦式的理想王国?我今却知,这更美的家乡就在天上,救主耶稣为我们预备了圣城,有生命树生命河……

 终于,峰回路转,朝日东升,黄果树大瀑布掀开了神秘的面纱,震天的号角声声,自天流泻的白水河上,庞大的交响乐激情澎湃,一步步进入了高潮的华彩乐章!

大幕拉开,啊,浩浩汤汤,自天倾泻,百余米宽,七十七米高落差的瀑布溅开巨大的白色水雾!眼前的景观令我们欢呼雀跃起来。是流淌了几千年的约旦河水在此汇聚?是外太空的九天银河飞流直下?诚如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的惊叹:“捣珠崩玉,飞沫反涌,如烟雾腾空,势甚雄历……”

“快乐日,快乐日,救主洗净我众罪孽。”一首熟悉的旋律响起,我心已知,救主赐下了一个盛大的洗礼!就在眼前,云上的朝阳,恍如金色的十字架,光芒万丈,救主的宝血不就是那殷红的彩霞,映在大瀑布及其泻入的犀牛潭中?

在这个灿烂的清晨,我们张开双臂,扑进大瀑布的怀里,我们沐浴着银亮的水瀑,我们沐浴着透明的净水。听,云中飘来一脉音流,那是牧师在主持圣礼:“我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给你施洗,阿门。”

圣水淙淙,洗去了,一路上的仆仆风尘,洗去了,一路上的伤痛血渍,洗去了,一路上的迷思诱惑,洗去了,一路上的绝境悲哀。更因着耶稣基督的宝血辉映,我流泪忏悔,痛痛哭泣,敞开心扉,迎进主耶稣,让主的宝血洗净了我一生的罪恶和心中的污秽。

“快乐日,快乐日,救主洗净我众罪孽。”与主同死后,我卸下了罪担,得蒙赦免,我心苏醒,知道主已将我的罪投入深海,知道我也将“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罗6:5)”于是我又寻着山道,走进大瀑布间的水帘洞里,让流淌的圣水四面环绕着我,让圣灵时时洗涤着我,让我经历“内室祷告”的甜蜜。

依依不舍,返回岸边,发现我已经披上了白色的义袍。与此同时,我确认自己与主一同复活了,确认自己已经接通了永生!那新天地,那新圣城,都是真实的!尽管,成圣的路还很长很远,且需背负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主行。

不知何时,崖上飘来了“丝弦的乐器和箫的声音,”飘来了“大响的钹和高声的钹,”为庆祝又一批灵魂得救,天使们正在欢呼呢。如果说,大瀑布上的交响乐是圣经中的“诗篇”,那么此刻,交响乐演奏的就是永恒的主题:“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作者简介:董元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理事,基督徒作家,《天风》特邀撰稿人。

相关新闻

你说的仪式感

​来到挪威以后才发现之前遗落的仪式感突然这样重要。今天是萨米的民族日,虽有很多精彩,但是却更多的让我觉得仪式感不仅仅是一种外在的矫情,而是真正的精致。常常我们愿意把生活简化,美其名曰去其糟粕,但是否糟粕又该如何定义。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