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母亲送我走上服侍的道路

母亲节快到了,以前过母亲节的时候,我不觉得有什么,也从未对母亲说过什么祝福的话,因为我觉得那只不过是一个节日,母亲为我做的一切我心里记得就行了,再加上我已经是快四十岁的人了,很难向母亲开口说那些话。可是当今年的母亲节就要到的时候,我忽然很想念自己的母亲,特别是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想想自己也已经是为人父母了,母亲为我做的一切仿佛是在昨天一样在我脑海里浮过,特别是我踏上这条服侍的道路,也是母亲的熏陶和奉献,才有了我的今天。回想这几十年来走过的路,我想对自己的母亲说:“妈妈,您辛苦了!”

我母亲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一生都在与土地打交道,她没有上过多长时间的学,因为家里条件差,弟兄姊妹多,我母亲又是家里的老大,所以她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辍学回家了,担起了家里的担子。在我的记忆里,我母亲是一个要强、肯干、又待人热情的人,小时候家里穷,我母亲和父亲结婚的时候只有一间土窑洞的房子,那时候我父亲参军了,一去就是八年的时间,家里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母亲在操持。

记得母亲给我说过,我爷爷奶奶那时候特别看不起我父亲,因为我父亲是一个特别老实的人,而且还有些胆小,虽说当过兵,可是从不敢自己创业或是干些什么,所以在退伍之后只会给别人打工,但我仍然很感谢我的父亲,这么多年来我在教会服侍,父亲也给了我很多的支持。母亲给我说在我小的时候,爷爷就经常和我母亲吵架,甚至有几次还和我母亲打架,有一次还把我母亲的头都打的流血了。可是我母亲说若不是靠着耶稣,我真的会和你爸离婚的,真受不了那个气。每一次想起这一切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很可怜母亲,也有些恨自己的爷爷。但是耶稣说:“要爱你们的仇敌,”所以在我上神学之后,我对我爷爷的那份恨意也慢慢消失了,反而我觉得他很可怜,很早就去世了。而我母亲在我爷爷去世之后一直都善待我奶奶,没有因为过去爷爷的不好而迁就在奶奶身上,直到奶奶晚年去世。

我在家里排行老三,也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我的上面有两个姐姐,她们都很宠我,爸妈也很爱我,这也造成了我有时候有些任性、急躁的脾气,但是在这些年教会的服侍中,神也在慢慢的改变我。我母亲信耶稣已经有三十多年了,她那时候也是因为疾病才接受的福音。小时候家里穷,父亲不在家,母亲一个人照顾着家里的一切,所以她年轻的时候就得了坐骨神经痛、嘴歪眼斜的病症,在她觉得人生绝望的时候,是我们邻居一个嫂子给她传的福音,曾记得母亲给我说过,当她在疾病当中的时候,她觉得一切都没有希望了,这时候忽然想起了别人给她说的“信耶稣”,于是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拉着只有两三岁的我说了一句话:“我这辈子都没有人能救得了我了,只有耶稣能救我,我们下个星期就去做礼拜去。”她在第二个礼拜就背着我走了二十几里路,赶到了一个村子里参加礼拜,也从那个时候起,母亲真正的接受了福音,做了基督徒。母亲还告诉我,那时候信耶稣的人信心都很高,每到礼拜天的时候,早上很早就起来,把一家人的饭做好,然后就收拾好东西,靠走路到刚开放的教会里去听道做礼拜,那时候交通很不方便,母亲都是背着我,走几十里的路,早上四五点钟走着去,回来到家的时候就是中午了,可是她从未觉得累,而我母亲的病也在信耶稣几年之后完全康复了,所以我母亲一直都说自己不能忘记神的恩典。

母亲还特别的虔诚,每天早上五点钟左右就会起来祷告,晚上还要读经祷告,遇到不认识的字就问我两个姐姐和我,几十年了很少间断过,她也是在那些年的时候把圣经上的字都认过来的。有时候和母亲相比,我感觉自己挺亏欠神的。而我们家的房子也是母亲在信耶稣几年之后,在神的带领下盖起来的。母亲说那时候我父亲在部队,母亲一个人在家带着我们姐弟三个,爷爷经常和她吵架,她不想再过那种日子,就找生产队长给我们批了宅基地,又让我舅舅找的工匠,之后她就祷告神,在神的启示带领下盖起了三间平房,从以前的土窑洞里搬了出来。母亲说那时候家里只有四百块钱,一切都是祷告神,神给预备的东西,真的很感恩神的预备。

后来我母亲在教会里做了查经班,那时候教会已经开放了,我们村也成立了教会,虽说母亲不用再走那么远的路了,但是她还是没有说因此放松自己,仍然坚持每天早早起来早祷,几十年如一日。后来在我母亲的影响下,我两个姐姐也接受了福音,可是我和我父亲始终不肯相信,也不愿接受福音,我一直认为世间根本没有神。那时候的我很听话,但是就是信耶稣一事我始终不能接受,但我母亲经常告诉我,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记得自己是信耶稣的。也因着母亲的教导,我虽说那时候不接受福音,但是有时候遇到事情了,我也会默默的祷告两句,也许在那个时候神就已经在我心里了吧!

后来我上初中了,学习也还不错,我父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我两个姐姐初中毕业就没再考,就在家里帮着我母亲做家务。可是我最后还是让父母失望了,在我初三的后半年,我学会了谈恋爱,学习急剧下滑,后来中考也没考上。我母亲不想我那么早就辍学,就又托人给我转了一间学校,让我复读了一年,可是我最后还是与高中无缘,只能回到家了。当我初中毕业之后,母亲不舍得我受苦,总是让我在家里,可我不想待在家里无所事事,就去外面打工。我先后干过水泥厂、管道厂,给人家卖过擀面皮,饭店里当过服务员,砖厂里面出过力,还跟人家学过修摩托车。不管我干什么工作,我母亲总是交代我“好好给人家干,别让人家看不起。要知道我们是信耶稣的,不要贪小便宜。”所以我干过的每一份工作老板都很赞赏,这也是母亲的教育吧。但那个时候我母亲仍然没想过要把我奉献给神,让我做一个传道员,她依然希望我能找一份好工作,将来好有个好前途,但是一切都有神在掌管。

在我的印象里,母亲也是一个很热情的人,特别是信耶稣之后,她对待周围的街坊邻居都特别的好,而且也特别能宽容人。记得有一次我一个邻居,我母亲借了她五十块钱,后来还给她了,可是都过了两年了,突然有一天她拿了一张五十块钱找到我家,非说是一张假钱,还说是当初我母亲还她的那一张,我母亲说都两年了,你才拿出来,谁知道是真是假。为此那个邻居就大吵大闹,甚至是赌咒起誓说那张钱就是我母亲前两年还她的那张。最后我母亲没吭声又给她换了一张,也因此她就记恨我母亲,不和我母亲说话,但我母亲始终记得圣经上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所以她就天天在神面前祷告,求神给她预备机会,能让她和邻居和好。后来有一天,我母亲在家里听到邻居家有吵架的声音,就赶紧出去看,结果是那个邻居和她的丈夫在吵嘴打架,周围邻居没一个人在家,眼看她丈夫都把她打得不像样了也没人出来,于是我母亲就赶紧去劝架,把她带到我家里,又好好劝说了她的丈夫,两个人才算是平息了争吵。而从那之后,我母亲和邻居也和好了。到现在为止她们都没有再翻过脸。

我真正的接受耶稣还是在2000年的时候,也是在那一年我遭遇了一场“灾难”,在北京被骗到了定州一家黑砖厂里面,直直呆了四个多月的时间,和家人没有任何的联系。我曾几度认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家人了,甚至我曾认为自己会死在那里。在那几个月的时间里,我母亲没日没夜的在神面前祷告,求神保守我,拯救我,甚至在半夜十二点的时候还起来跪在院子里祷告,她始终相信神会救我的。感谢神!也感谢我母亲为我祷告,后来我在神的拯救下回到了家里,想想那一切,我感觉就像是一场噩梦。当我回来之后,我母亲就把我带到了教会,让我为神作见证,也在那个时候,我母亲决定要把我奉献给神,让我做一名传道人。当我去神学报道的那天,也是我母亲背着我的行李把我送到了车站,亲眼看着我上车,才依依不舍的离去,至此,我踏上了这条奉献的道路,一走就是十八年的时间。

在我服侍的这些年,我母亲始终教导我要好好服侍,无论多么难,多么苦,都不能离开神的教会。她还告诉我,神是不会做错事的,她也不会丢下我不顾,只要凭信心仰望神,任何的患难困苦都会过去的。也因此在这十几年的服侍中,我曾灰心过、流泪过、软弱过、痛苦过,可是我始终不敢离开教会的服侍。如今我母亲年龄大了,前两年的时候因为高血压、高血糖,连续住了三次院,最后得了轻微的偏瘫,现在走路左手和左腿不太灵便,但是她依然坚持祷告,读圣经。一有时间就到教会服侍。

我父亲也接受了福音,现在他们两个在老家,还要和我舅舅他们轮流伺候我外婆(我外公去年过世了,只剩下我外婆,今年快九十的高龄了)。而且我母亲是一个特孝顺的人,她也常说“耶稣说了,孝敬父母使你得福,这是神给我的福气。”我和妻子带着两个女儿在外面租房子,每过一段时间就回去看看她们,每次回去母亲都不忘告诉我“好好服侍神,神不会亏待你的,别忘记神的恩典。”

我真的很感恩母亲的一切,如今我也身为人父了,才真正体会到父母的辛苦,更体会到了神在我母亲一生当中的恩典扶持,值此母亲节,我祝愿母亲身体健康,灵命丰盛,在神的爱里更蒙赐福。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基层教会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追忆母亲徐恩赐牧师的二三事

题记:南京基督教徐恩赐牧师深受信徒爱戴,2018年3月21日20时58分,她在南京的家中安息主怀,享年88岁。下文由其女儿徐晶所写,追忆母亲刚强、爱主的一生。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