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福音小说:兰萍儿的爱情故事

月如勾,在楼宇挤占了空间的狭缝中,撒下淡淡昏暗的月光。凌晨两点多钟,霓虹灯已不再闪烁。在河畔花园,街灯发出晕光的下面,有一个被暗光勾勒的身影,她弯曲的驼背,恰似天上昏黄的弯月。那是一位靠拾荒维持生计的老妇人。她每天都要赶在环卫车来临前,寻完整个小区里二十个垃圾箱。否则她什么也得不到,她很清楚这里的环境,她已经靠拾荒在这里生活了很久。今天她的收获不小,她捡到了很多别人丢弃的物品。

天亮了的时候,老人开始整理捡拾回来的废品。老人拿起刚刚捡来的一个老旧的帆布口袋,打开后将里边的东西倒在地上,一些六十年代用过的生活物品和几件旧衣物。老人在分类时发现在一件旧衣服的口袋鼓鼓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老人打开后发现是一打面额不等的纸币,在钱的中间夹着一个二寸的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一位扎着两条长辫子清秀的姑娘。

老人使劲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仔细注视后,她有些惊讶,急忙翻看了一下照片的后面,一行小字“二十岁留念——兰儿。”

看到那行小字,老人的手开始有些抖动,无声的泪水滴在了眼前模糊的照片上,老人哭了。

这照片上的人就是年轻时的自己,是自己偷偷送给一个叫李禄男孩的定情物。没有想到,事隔多年后的今天,在垃圾箱中发现了自己的照片,这勾起她伤感的回忆。为了那个当年的男孩子,她在五十岁前都没有谈过恋爱。

事情要从兰萍儿十八岁那年讲起。当年的她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子,加上生活在一个有信仰的基督教家庭,她的举止像她的名字一样,温文尔雅,是很多同龄男孩追求的对象,其中有一个男孩子名叫李禄,是兰萍儿的同学,二人互相有好感,这懵懂的爱虽然说不清楚,但在二人的心里却是刻骨铭心的初恋。

转眼间二人毕业了,参加工作后,公开了二人的恋情。可谁也没有想到,二人的爱情遭到了家人的反对。

兰萍儿的父母都是基督徒,而且父亲是一位传道人。他们希望女儿找一位有相同信仰的男孩子。因此,死活不同意兰萍儿与李禄来往。二人的交往受到了来自家庭信仰上的限制。

在一个周日,兰萍儿的父母都到教会去做礼拜,二人有机会相见了一次,各自瞧见对方那憔悴的面容,二人心疼得都落下了泪,那天,李禄信誓旦旦地说“萍儿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父母同意我们的婚事。”兰萍儿点点头,她将自己新照的一张照片送给了李禄,这本是兰萍儿为他准备的,是那个年代表达爱情的一种方式。

李禄因为爱兰萍儿,不顾家人的反对开始去教堂,也信了基督教。他希望自己的改变,可以得到兰萍儿家人的同意,然而,兰萍儿的父亲,却认为这带有目的的信仰是不牢靠的。他仍然拒绝这个男孩子的请求。

一对相爱的男女因为各自信仰的不同,只能将爱埋藏在心底。后来兰萍儿的家搬到了别处,二人便失去了联系。二十多年后,兰萍儿回来了,她多方打听,在李禄的家里见到了李禄。此时的李禄已经成家,有了一个男孩,妻子没有工作,常年有病,李禄的生活很糟糕。

兰萍儿拉过李禄的儿子,蹲下身将自己身上的所有的钱拿出来,放入孩子的口袋。她抚摸孩子的头说道:“好孩子,这是姑姑给你的,买一些喜欢的东西吧。”说完,她站起身,眼圈中溢满了泪水。

兰萍儿正欲离开,天真的孩子用手拉住她仰着小脸问道:“姑姑,你什么时候还来?”

兰萍儿说道:“好孩子,姑姑很忙,以后不能来看你了,不过姑姑会给小宝寄钱来的,让爸爸妈妈给小宝买好吃的东西。”

“真的吗?姑姑不许骗人。”

“姑姑不会骗人。”

“我们拉钩好吗?”

兰萍儿点了点头,她伸出了手指,想到如果自己与李禄结婚的话,自己的孩子也应当这么大了吧!兰萍儿的泪水不知为何流淌出来。

李禄一直送兰萍儿到巷口,他仰天说道:“感谢上帝!没有让我们走到一起。我是个无能的人!如果当年你跟了我,也同样会遭罪的。”

“你相信上帝吗?”兰萍儿没有看李禄,而是低着头一边走一边问道。

“从那时开始我便一直相信上帝,我这么多年的苦,也只能跟上帝说。”说着李禄居然蹲下身,抑制不住情感,他哭了起来。

兰萍儿没有理会李禄,她没有言语,而是静静地沿着街路向前走去,消失在了路的那头。

兰萍儿从始至终没有回过一次头,并不是兰萍儿绝情,李禄永远都不知道,兰萍儿为了那份爱,直到今日仍然没有结婚。

她是个感情专一,有些固执的女人。用牺牲自己爱情的方式与父母的婚姻观对抗。错过了花一样美好的年龄,失去了甜蜜的爱情。后来在一个小教会的聚会中,兰萍儿结实了一位老实巴交的一位老弟兄,两个相同命运的人组成了一个家庭,居住在河畔花园边的平房中,这期间兰萍儿兑现了自己与李禄孩子的约定,时不时地给李禄家汇去一点钱,虽然不多,但给李禄的家庭帮助很大。老弟兄去世后,兰萍儿就以拾荒为生,这就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李禄的一生也并不幸福,他的妻子去世后,孩子还小,他过着艰辛的生活,但他的心中一直牵过着兰萍儿。在孩子长大后,事业有成时,他拒绝与孩子一起居住,他留在老房子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等到兰萍儿的消息。直到自己身体不行后,他被接到了儿子的身边,临终前告诉儿子要找到那位曾经帮助过他们家的那位姑姑,并且告诉儿子自己省吃俭用攒了一点钱,还有姑姑的一个照片都放在了自己随身所带的帆布袋里。老人临终前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不知你姑姑现在过得怎么样?孩子,替爸爸找到她。”老人含着泪,带着牵挂离开了人世。

李禄的儿子料理完父亲的丧事后,才想起父亲的话,当他回到家找父亲的遗物时,才发现父亲的东西都被家人清理掉了,这就有了兰萍儿捡到自己照片的事情……

两个相爱的人,如今天各一方。那不会死去的情感,仍然折磨着年迈的兰萍儿那没有多少光阴的余生……

今天把《兰萍儿的爱情故事》重新整理了一下,是因为家中的姊妹想给另外一间教会的一位已经30多岁的小姊妹介绍给同学家的男孩。姊妹在征求教会小姊妹的意见时,教会的小姊妹说:“我们传道人告诉我们了,信主的人不能在教会以外去找对象。”听到这个消息,让我想起了兰萍儿的爱情故事。从新整理了一下,给那些把自己的认识与想法视为真理的人一个提醒:教条的信仰是一种伤害。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辽宁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致基督徒父母:如何处理与成年子女的家庭关系?

这几天一直关注基督徒家庭的话题,反应最多的就是父母与儿女间关系的不融洽,举几个小例子。A弟兄与孩子生活在一起,他们是自己做生意的,因此,在时间上不受外人的支配。A弟兄老两口是六十年代的人,很勤奋,即使没事他们从不睡懒觉,早晨五点准时起床,A弟兄即使没事,也会早起在外边走一走,妻子每天重复着自己的工作,准备一家人的早餐。而儿子与儿媳是八零后,晚上不爱睡早上不爱起来,每天是八点后才起床。爱是恒久的忍耐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