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这个父亲节,我有一个心愿……

这个父亲节,我有一个心愿…… 父亲和我

明天父亲又要入院了,心中五味杂陈,手术后两年,这是第十次化疗。属于父亲的第30个节日,作为家中独子,我唯一祈愿父亲能够奇迹般好起来。照医生话说,这次复发想要痊愈,是一个奢侈的梦想。

然而这是我最大的希望,不管前方怎样,我仍然祈祷前往。

父亲出身农民,淳朴憨厚,当过兵,为人耿直,一辈子没有出过大山,可父亲的形象,是怎么也描述不完,发生在我和父亲之间的故事,是怎么也说不尽的。

父亲从小就没了父亲,长大后当兵回来,没有技术,在街边钉鞋养活我长大,每天放学趴在鞋摊上写作业,是父亲严责养成的习惯,耳边总是环绕“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可这怎么也挽救不了悖逆的我,父亲为了养家各处奔波,管教总是断层,早早辍学,父亲希望没了,便更加劳作,进山洞打零工,继续供养我读神学。记忆最深刻的是,父亲从小教导我,“这一辈子没有给你创造什么,但是咱好好做人,不偷不摸,良心无愧,将来干正经事”。

父亲一生义工传道,即使明天要入院了,今天依然在讲台,他对神的敬虔与侍奉,身教我心。上神学那几年,父亲总是拿着药进山洞干活,教会的补贴学费不足,父亲丝毫没有幽怨退缩,他自豪的把我奉献给神,总是鼓励我,站在讲台上要先为自己祷告,“即使你准备再充分,装备再多知识,也不要骄傲“”。

侍奉初期,父亲说你这不行,那不好,我总是犟嘴,父亲说这样倔强会被神管教对付,如今,再也听不到了。侍奉多年,父亲又鼓励我,不论多么困难,不要放弃侍奉神,不要为了钱服侍,只要忠心服侍,神不会亏待。至今,我不知道这是父亲信心仰望,还是切实经历。神如此眷顾父亲,即使晚期,骨瘦如柴九十来斤,没有疼痛,化疗期间,在医院依然高举福音的旗帜。

难忘侍奉历程中,父亲带着我在乡村沟壑,冒着雨雪,探访传道的足迹,一直印刻在我生命里。有一次,一个信徒进入传销回来,不想去教会,我和父亲在农村干完活要往镇上去,天已经晚了,家里等着吃饭,父亲还是执意要去他家,骑着摩托漆黑的夜晚,差点倒进河里,冰凉的秋水浸湿到裤腿,来到信徒的家,水顺着双脚往下流,我们就坐在院子里不进家门,父亲勉励信徒,不管什么时候,神不会丢弃我们,到哪里,都不能忘了信仰,信徒连声回到,是啊。

这一幕幕,一直浇灌着我侍奉的热情,我看到父亲对信徒的关爱,胜过自己。

也正是父亲热衷服侍的赤诚,常不顾自己,即使化疗期间,回到家里,先问候牧场信徒状况,即使年关,骑着摩托,登山越岭,徒步冒雪,也要把祝福平安送到信徒家中,父亲不顾我们拦阻,带着饼干,寒风刺骨,依然前行,一次又一次,我是既心疼又好气,吵也没用,好几次跟父亲僵持,你要再这样下去,只顾神的家,自己家不顾,就不要再想我给你治病了,可仍然无果,每次到医院,手续都不知怎么办理,等我都给他准备妥当,要求回家后听医生话,不要再到处跑了,父亲应付的好,回去后却总是千万个理由,什么“这是神的工,我们放不下”,“现在还没有人担当”,“改天就没事了”……让我既气愤,又充满期盼,只有将他交托在神的手中,相信神会保守看顾。

每次住院,在病房里相聚二十来位弟兄姊妹,父亲坐在病床,给大家讲道,歌声环绕:“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

父亲节要对父亲说的话,我天天在说,深深祈愿父亲早日康复,继续带我奔走禾场。如果这次患难深重,我只有举目仰望,将未知的明天,交在天父手中,我坚信,天父不会丢下祂的仆人,不会让我失去父亲。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基层教会传道人。

相关新闻

路边小摊,偶遇信耶稣商贩,让病魔阴影下的传道人备受安慰

路边小摊,偶遇信耶稣的商贩,留下深深的感动 带父亲去医院复查了一天,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检查父亲向医生描述,最近不太稳定,时有腹痛,腹泻频繁,引起了医生的皱眉,医生询问,有没有便血,烧心,反酸等状况,父亲说也不确定,符合某些状况。医生多开了一些单子,去机器缴费的单子出来足有一米,明显感到父亲的担忧,不安,老是嘴里嘟着这次怎么这么多,还多花了几百块,和以前都不一样啊。我想起了,父亲描述时说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这个父亲节,我有一个心愿……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