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父亲节征文:父亲的改变

1/2
  • 父亲的菜园.jpg

    父亲的菜园.jpg

  • 作者的父亲.jpg

    作者的父亲.jpg

父亲命苦。3岁没娘,15岁只身离家外出谋生。结婚时被姐夫欺负,没有分得任何家产。他和母亲白手起家,供养七个孩子的所有吃穿用行。

父亲嗜赌。被人怂恿,不服输,常常彻夜出去,想把输的本钱捞回来,却不想“赌钱闹鬼”,于是越陷越深。母亲为此深恶痛绝,吵架成了家常便饭。

记忆中的父亲好像不会生病,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总是每天早出晚归,努力去工作赚钱养家。屋前那一大片的菜园子,是父亲一锹一镐地刨挖,一车又一车填上肥土,一分一寸地修造起来的。父亲每天披星戴月回到家后,顾不上休息,总要先去村东那条河中挑几十担子水,浇菜。园子里的各种瓜菜,似乎都特别听父亲的话:墨绿色的大辣椒长得像柿子,西红柿远远看上去貌似一个个小灯笼,顶花带刺儿的大黄瓜可以憨憨地长到半米多长,垂到地上,直至弯成“拐杖”。这个菜园子里倾注了父亲的心血,浇灌出来的爱,是滋养我们长大的源泉。

父亲抽烟很凶。那时盒装烟还是奢侈品。因此每年除了种瓜菜,父亲总会在园子里种上好几畦烟草。他用我们写满字的作业本上撕下来的纸条,把晒干、弄碎的烟草卷成一只只“大炮筒”。在劳累了一天之后,巴嗒巴嗒,抽上一阵子,边抽烟,边咳嗽一一他咳嗽肯定是被满屋的大旱烟味呛的。

没想到有着将近半个世纪烟龄的父亲,后来竟然戒烟了。原因是他去了美国的二姐家。那里的洋烟卷折合人民币后,价格着实不菲,这让节俭了一辈子的父亲无法接受。权衡了一番之后,他痛下决心,说戒就戒掉了。

据父亲自己描述,戒烟之后,他身体健康了,吃嘛嘛香!父亲的节制,还表现在日常饮食上,他赴酒席从不贪杯,也不会吃得很撑。他平日的口头令是:吃饭到七八分饱就好。

86岁的父亲去年春节又爆出一个令我们弟兄姐妹错愕震惊的消息:他把大部分存款包了大红包,分发给即将结婚和未婚的晚辈们作为贺礼。不知道这个一直“抠门儿”的老爷子葫芦里卖的啥药?后来大家才弄明白了,原来是三年前受洗归主的父亲,终于想通了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道理,用他的话说,自己吃喝足够了,钱嘛留给晚辈们发挥更大作用。还有,他不顾腰疼,一直半夜爬起来,跪着为孙子祈求有个美满婚姻的心愿,达成了。他说他满心感谢。这个在世人看来很“迂”的举动,也许只有信靠主的人才明白:那是多大的一种安全感啊!他相信天父必看顾他日常的一切需用。所以他心中充满了喜乐和盼望!

写到这里,心潮澎湃。我只想对远在他乡的父亲说:“亲爱的老爸啊,节日临近,我拿什么作为特别的礼物献给特别的您、可爱的您呢?谨以此文,好吗?”

作者声明:本文为原创,专为《福音时报》父亲节征文所写。3年前我给父亲传了福音,并带领老人家受洗归主。我见证了神在我父亲内心的巨大改变,唯有感恩!

(注:作者为自由写作者。2006年信主。曾在学校,媒体,孤儿院,敬老院等单位供职。)

相关新闻

我的父亲母亲

我家有点小特别,被人称为“滨河三师”。我爸爸是个地质工程师,专门搞野外勘探的,我妈妈是个牧师,是这个滨河市独一无二的女牧师,而我呢?做为他们的贴心小棉袄,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