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我的第一个父亲节却已没了父亲

父亲节临近,父爱的信息、父亲节的消息扑面而来,连各种手机软件APP都时时的发消息提醒父亲节快到了。但我却不愿意提到父亲节,也不愿意预备有关“父亲节”之类的讲道信息,因为这个“父亲”一词对我来说,有太多的刺痛,有太多的悔恨,有太多的回忆和太多的不堪。

人总是这样的,有的时候不知珍惜,等到失去了才会追悔莫及,我想我也是这样的人,我父亲是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我而离开的人,而当我接收到父亲离世的消息的时候,我还远在外地打工,至今都非常清晰地记得那一晚发生的遭遇,刻苦铭心、终身难忘。而我一路则是非常曲折地回到家里的,一夜的转车、一夜的哭泣、一夜的孤单、一夜的无助、一夜的折腾、一夜的等候到天亮。直到父亲离世的第二天中午才赶到家里,那个时候父亲的手早已冰凉,白布也早已盖上了。

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年,女儿出生了,8斤多,出生的时间也有些凑巧,碰到了父亲离世一周年后的第四天,我想我女儿的到来应该给我带来了充足的喜乐与满足。

回忆父亲对我的教育,总是那么的无言而有力;话很少,却一直支撑着我,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社会上工作,甚或是毅然决定去读神学,父亲对我一直都是一个词——支持。父亲不是一个基督徒,不但在读神学期间,他却给了我非常给力的支持。读神学期间,很多同学都讲到了自己上学会受到的捆绑和拦阻,而我没有,父亲每次打电话,都是问我“还有没有钱了?”、“钱够不够?”,然后默默无语。可能教会中的事情,父亲因着无法参与,但父亲在我脑中的影响却是那么地有力。父亲从未开口说过“我爱你”之类的话,但却事事都顾念到我。

或许是因着父亲对我无限的支持,让我对我的女儿也有如此的动力,女儿虽小,但无论随着她的个性做什么,都会依着她。也许是因为父亲对我的教育影响很大,也让我对女儿的教育非常重视,我开始去花时间学习一些育儿课程,阅读一些有关鼓励、夸奖、赞美、管教孩子的方法和技巧,花时间去单单的陪伴女儿。当然每一次女儿喊着奶里奶气的“爸爸,爸爸”,我的心也都融化了。让我感觉幸福原来就是这样的简单。虽父亲已不能陪伴我,但我不能让我的女儿失去我的陪伴。我开始不嫌弃教会给我开的工资,我开始不嫌弃农村生活的慢节奏以及安逸,我开始不嫌弃这些,甚至因着可以陪伴孩子而感到充实和幸福。

父亲是一位善良的人,村里谁家有事,总会见到父亲帮忙的身影;父亲的善良也是一直安慰和引导着让我去学会的品格,有时跟一些人产生矛盾,很难去原谅和饶恕他者,但想想父亲会怎么做的时候,我也就释怀了。父亲的爱心帮助也时时地影响到我,我个性很强势,不愿吃亏,该我得的就必须要到手;而父亲则是一位愿意吃亏的人。

父亲从未读过圣经,但却深知“施比受更为有福”的真理,而我,虽读过神学,了解圣经却不晓得这样的智慧。

我的女儿有时候会有些举动,让我们非常感动和欣慰,就是每当她手里拿着吃的东西的时候,都愿意分享给他人,甚至愿意送到你的嘴边,每次女儿这样做的时候,总是异常感动和开心,心里夸奖了女儿百万次不够,还要说出来跟周围人炫耀一番。街道上的邻舍说我女儿像她爷爷,像爷爷一样大方、愿意分享。

父亲对我的教育有时无言但却有力,我不是个好儿子,但我想成为一个好父亲,父亲是村里的会计,有时做什么细账,一直忙到很晚,他工作的时候总是异常细心,有耐心。而我是个叽叽喳喳的、很咋呼的人,做事没有耐心,三分钟热度。父亲离世之后,我异常想念他的细心耐心,期盼女儿身上也有我父亲的细心与耐心。

农村成长的孩子不像城市里的孩子干净、漂亮,我女儿有时候会跟着她比她大一岁的哥哥在地上乱爬,然后我妻子就讲:“咱是女孩呀,咱是女孩呀!咱要干净点儿,不能在地上乱爬!”,我也随声附和。后来听到一位育儿专家讲到,孩子在爬行期一定要爬够,这对她的专注力和四肢协调力都有很大的好处;然后就开始这方面的培养,女儿刚一岁会走路的时候,摔倒或者被绊倒的时候,总是不拉她,而是鼓励她站起来。

有一次,她奶奶和妈妈都不在家,我和我女儿在家,她一个人在卫生间的洗手池玩水,因洗手盆很高,她要站在一个小凳子上才能够得着,我刚扭头一会儿,啪一声的从凳子上摔了下来,然后我跑过去看到一幕,她竟然没哭,自己爬起来后继续登上小凳子继续玩耍。我很开心看到这样孩子坚强的一幕!

……

父亲和女儿让我慢慢体会如何作为人子,如何作为父亲。父亲节,其实有两个指向性,一个是身为父亲,该如何教导子女?一个是身为子女,该如何孝敬父亲?我父亲的离世,让我不能在他面前尽孝,但身为父亲的我,一定要努力做好教导孩子的工作和责任。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洛阳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在我的心中,父亲永远是伟大的

一提起父亲两个字,我的脑海中会立马闪现出一个年迈的老人,他就是我的父亲。父亲老了,岁月的皱纹慢慢的爬上他的额头,布满了他的一切,斑斑驳驳。但是在我的心中,他永远是伟大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