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一位传道人讲述某农村教会兴衰

一位传道人讲述某农村教会兴衰 农村传道人现状

曾经,农村基督教信徒人数急剧增长。2010年《宗教蓝皮书》报告显示,“我国现有基督徒人数总体数估计为2305万人,而其中80%的教徒分布在农村。”如今,关于农村教会的信息基本上是:老人、妇女和儿童多,年轻传道人流失,教会事工基本上只有聚会、查经和探访。为了了解农村教会真实的境况,笔者在基督教会较为发展的地区,比如东北、华东、和中原地区,找了一些农村教会,通过一个个具体教会的兴衰,反映出农村教会的现状。

传道人Y弟兄所在的是江苏中部某个县级市的农村教会,还是比较有历史的。“听说这个堂是一所老堂,据档案资料记载,1943年上海张牧师就被差派过来。”翻开当地的资料一看,该教堂成立于民国时期,经历过仓库聚会、建堂和改扩建,2012年的时候可容纳1000多人。

Y弟兄介绍,教会信徒的增长发生于九十年代,那个时候信主的特别多,一般增加的都是老人和妇女,信主的原因多是病得医治。“以前,圣诞节的时候,能达到2000多人。”2000年后,考虑到信徒人数多,也是为了方便聚会,教会还陆续发展出了5个堂点,分布在不同的乡镇。

而现在呢?主日有600多人聚会,周间200-300人,其中妇女占60%以上,年龄层次多为60-70岁。由于教会姐妹多,同工也多是姊妹,教会中的绝大部分事工,都是姐妹扛起来,包括主日学、探访、诗班和延伸小组等。“现今教会的领袖和牧者,绝大部分是女性。”Y弟兄说。在他的教会,有7位同工参与教会事务决策,除了负责人是弟兄,其余的都是姐妹。

在该教会的发展过程中,也有青年信徒,不过多数是二代或三代基督徒,家里世代信主,他们自然地到教会做礼拜,主要是当年经常参加教会主日学的那批。除此之外,出于其他原因加入教会的青年人非常少。

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年青一代都陆续离开家乡,去城市寻找新的可能,脱离了“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Y弟兄分享,差不多是从九十年代初开始,当地的青年人开始进入城市,主要是上学和打工。“我们这边教育发达,走出去的多。”

可想而知,有劳动能力的青年人离开后,剩下的自然是老人、妇女和孩子,留守老人和儿童的现象自然产生,可教会面对这些现状时,却只能像以前一样,聚会、查经。

Y弟兄所在的教会,留守在家照顾孩子、老人和服侍教会的妇女有近100人,她们的丈夫为了生活,多数在上海工作,周末的时候会回家。“多是建筑工人和做买卖的,但也不固定。”

“当地老人和单亲家庭很多,教会同工想做单亲家庭事工,但做不起来……”Y弟兄略带叹息地说。

农村人口向城市移动,带走的不仅是青年信徒,还有传道人。几年前,教会为了方便信徒聚会,不用再行二三十里路,就陆续建了五个堂点。教会的得力同工也跟着分派到新建的堂点,“毕竟是农村堂,哪有那么多的人才呀!”

新的同工呢?Y弟兄自2015年开始到当地教会服侍,他是第三代基督徒,10年的时候神学毕业。“听说我外公上世纪二十年代就服侍主了,和孔祥锦牧师同时代的。”他说,教会也断断续续地有新的传道人加入,但是呢?都慢慢地流失了,没有办法”。

“一位牧师在2015年的时候嫁到美国了,一位诗班副班长去陪小孩子读书,两位同工今年去神学院学习了,还有其他同工,诗班的、主日学的、文字事工组的……都不同程度地流失了”,Y弟兄一个个列举着,还没说完就停了。综合来看,这些青年同工离开,有的是为了升学,要去读社会大学或者神学;有的是孩子在城市里读书,他们过去陪伴;还有的是为了生活,要出去工作。

“农村教会,信徒的生活面临很大的压力。近日,诗班里一位50多岁的姊妹找到我,说想去养老院做护工,因为经济压力大。教会不得不同意。” Y弟兄说,他的教会已经稍好一些了,有些农村教会的状况更糟糕。

目前,教会里18-35岁之间的,不到30人,其中弟兄只有6位。Y弟兄所在县共18个堂点,只有4位同工是男性,青年同工只有他自己。“没有办法,人到中年了,也曾想过走,只是顾虑太多,可能也是神的带领。”他略显无奈地说,“教会一线需要人才,但也容不下人才,能生存下来,就是极不容易的事了。非常感恩,因为有主,不孤单,有盼望。”

这几年,也有农民工返乡的,但Y弟兄说,他们中的很多人再也不像以前那么热心了。他觉得,可能是受时代影响吧,也可能在外地生活习惯了,有些格格不入。

他从2008年开始就在基层教会做义工,神学院毕业后成为了全职同工。在谈到农村教会现状时,Y弟兄认为,农村教会需要转变观念,需要跟上时代。

“以前信主,因为病和经济条件差,现在不是了。有人说福音不好传,我觉得还是拿上世纪80年代的方式,显然不合适,也不合拍。”他说。

在服侍的过程中,他注意到,现在农村人口老龄化、留守儿童、单亲离异较多,心理和情感上有缺失等,都是问题。教会可以在这些方面奉献爱心,彰显基督之爱。可是呢?

Y弟兄觉得,农村教会如果要做这些事工,需要更专业、更精细化的侍奉,而且仅靠一个堂或者一位同工的力量,是不可能做起来的。因此,在现实状况面前,有想法了也只能搁置,等待时机成熟。

“大环境就是这样,哪敢有什么奢望?”Y弟兄这样说的时候,笔者在想,当教堂里剩下的信徒一个个老去,稍微青年的姊妹们随着孩子去了城市安居,那之前在教会发展时建立的教堂用来做什么呢?社会要发展进步,农村教会的衰落固然有其不可逆的因素,但在现有状况下,教会如何能更多地爱邻舍,去服侍农村那些还未进入教会的留守儿童、妇女和老人呢?还是就只能看着、等着?

相关新闻

为农村讲台事工的一些担忧

“三尺讲台,三寸舌,三寸笔,三千桃李;十年树木,十载风,十载雨,十万栋梁”,此话是对教师这个行业比较准确且到位的描述,这个教育事业的舞台与人生、艰辛与伟大。因本着育人的目的,这个行业也被人尊敬和推崇。基督教当中将在圣台上的服侍者称之为“牧者”,牧者也有不同的职分,有牧师、长老、教师、传道、执事和义工。教堂中的牧者与学院中的教师都有类同的事项:比如,都是站在讲台上宣讲对着一些群体来解释和传讲,通俗的说,都是靠着嘴在讲话、靠嘴在工作的人。不同的则是宣讲的内容以及听众不一样。故此,也有见到在教会当中将“在讲台上宣讲的人(未有职分前)”称之为老师。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一位传道人讲述某农村教会兴衰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