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日本“潜伏天主教徒相关遗产”入选世界文化遗产 回顾早期日本教会的苦难

  • 鼓浪隐士|
  • 来源:福音时报|
  • 2018年07月02日 10:01|

据日本共同社消息,正在中东国家巴林召开的第42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30日决定日本的“长崎及天草地区的潜伏天主教徒相关遗产”(长崎、熊本)入选世界文化遗产。该遗产体现了江户时代以后的基督教禁令和独特信仰的历史。

日本是中国一衣带水的近邻,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国人(包括很多基督徒)对于日本充满了太多的恩怨情仇。这次日本基督教遗址申遗成功,或许会引起某些信徒对于日本教会的关注。那么日本教会到底遭遇什么逼迫?这些基督教遗址又是怎么来的呢?

福音传入日本,是宗教改革与大航海时代的产物。由于马丁路德、加尔文等人发起宗教改革,沉痛打击了天主教在欧洲的势力。罗马教廷为了扩大影响,加上福传使命的呼召,因此极力倡导对外宣教。另一方面,天主教也在进行内部改革,圣依纳爵·罗耀拉组建的耶稣会正是重要的改革成果。他们不但复兴灵命,重视科教工作,也推动海外宣教。而在同一时期,随着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达伽马到达亚洲,欧洲人打开了通往世界各地的大门,迎来了大航海时代。传教士们得以离开欧洲,前往世界各地传福音。

圣依纳爵的同工方济各·沙忽略是远东宣教的急先锋,他在马六甲结识了日本商人湛四郎(安日禄),并带领他信主。方济各·沙忽略也从他口中知道了日本这个国家,于是前往岛国宣教。1549年8月15日,沙勿略和两名修士在湛四郎的带领下抵达日本鹿儿岛。他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带领1000多名日本人认识真道,受洗归入主的名下。此为福音进入日本的开端。

由于当时日本不少“大名”(封建领主)都希望开展海外贸易,需要跟西方人建立关系,因而十分礼遇宣教士。加上日本战国时期社会动荡,传统宗教势力日益失去了吸引力,基督信仰得到了很多民众的欢迎。而像织田信长这样的“大名”,为了扩展势力,遏制佛教势力,也极力支持福音的传播,此外,西方人还带来先进火器,是不少军事集团的抢手货,因而宣教士成为了被尊崇的人。正是对外贸易、战国动荡、获取武器等因素,导致了日本天主教的迅速发展,到1587年,信徒达到了20万。但是这种过分依靠“大名”的宣教局势,存在着不稳定性,一旦日本政局发生变动,教会将遭遇严重逼迫。

织田信长死后,一代枭雄丰臣秀吉成为日本的霸主,由于跟信奉天主教的“大名”存在矛盾,丰臣秀吉发起了对教会的逼迫。他发布《伴天连追放令》(伴天连(padre)是葡萄牙语神父的意思),丰臣秀吉宣布将在20日内将所有传教士全部驱逐出日本,同时没收大阪、堺、京都等地的教堂,摘除船只和教堂上的十字旗,取下信徒脖子上的十字架,后因耶稣会宣教士范礼安的劝说才缓和下来,留下130名传教士在九州地区潜伏布教。

1598年,丰臣秀吉因为侵略朝鲜被中朝联军击败而郁郁而终,德川家康成为日本的掌权者,开启了江户幕府时代。一开始德川家康为了海外贸易而支持天主教发展,日本教会迎来了第二次大复兴,到1613年人数达到四十万,长崎因为信徒众多,而被称为“东方的罗马”。但好景不长,随着荷兰人到达远东,他们逐渐取代西班牙、葡萄牙人的商业贸易地位。加上宗派(当时荷兰人信奉改革宗,仇视天主教。他们在事件中扮演了十分不义的角色,基督徒务必去除宗派偏见,以免历史悲剧重演。)、政治上的排斥,他们极力想挤压天主教国家在日本的发展。由于德川幕府与信奉天主教的势力存在矛盾,加上荷兰人的怂恿,于是重新开始逼迫教会,于1614年全国禁教。

江户幕府的逼迫远远超过了丰臣秀吉时期,加上横征暴敛导致民不聊生,激起了不少天主教徒的反抗。1637年,在岛原、天草地区发生叛乱,次年“岛原之乱”被镇压,德川幕府更加强化了对教会的逼迫。而在这段时期里,日本教会很多信徒拒绝放弃信仰,踩踏圣像而殉道,仅仅十几年内就有将近30万信徒殉道。远藤周作的著名小说《沉默》就是以这段历史为背景的,讲述着日本信徒的苦难。

尽管遭遇严重逼迫,但仍有不少虔诚的日本信徒坚守,转入地下活动,在日本社会秘密发展。有的信徒虽然表面上“放弃信仰”,“皈依佛教”。但他们偷偷地在观音像内藏着十字架或者在像内暗藏十字架标志,进行“供奉”。从而形成了“玛利亚观音”的文化形象。还有的信徒做了假冒佛教石碑的十字架,放在寺院内,每次到庙里不拜偶像,而是在石碑前默默祈祷。正是一群爱主的日本信徒的坚持,才使福音的种子在日本禁教期间得以延续。而这次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长崎及天草地区的潜伏天主教徒相关遗产”,正是这一段苦难史的见证。

200多年后,随着“黑船来航”、“倒幕运动”、“明治维新”、“脱亚入欧”等等事件在日本开展。日本迅速走出中世纪,进入了近代文明。基督宗教也得以公开地在日本发展,结束了这段苦难史。在近代虽然日本信徒在人口比例不大,但在科教文卫等领域做出很大贡献,因此在日本国内颇有影响力。当然,尽管近代日本教会(无论天主教、新教)得到了重生,但由于支持日本的对外政策,做了很多不义的事,留下了不少遗憾。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福建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日本“潜伏天主教徒”入选世界文化遗产

2018年6月30日,世界遗产委员会召开会议,决定日本的“长崎及天草地区的潜伏天主教徒相关遗产”(长崎、熊本)入选世界文化遗产。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