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读冈萨雷斯《基督教史》五十七:改革宗经典的神学家——加尔文

“我们要十分谨慎,以免我们的言语和思想僭越了上帝的道和启示……我们必须接受我们认识神的限制……照他启示给我们的样式,认识他,而不企图在其圣道之外,寻找任何关乎其本质的认识。 ”冈萨雷斯在书的开头,引用了加尔文的一段话。

这段话充满了改革宗的意味,让我们看见,上帝是崇高的,我们在他的面前非常渺小。由我们走向上帝的道路,是不通的,由我们出发去认识上帝,是认识不了的。那我们要怎么去认识上帝呢?方法是,照他启示给我们的样式去认识他。而他启示给我们的,就是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加尔文的思想是,十字架,就是上帝愿意被你们看到的那个形象。

一直到20世纪,改革宗的神学,都是采取这样的道路,非常强调上帝的主权、威严和荣耀,没有一种可能性是由我们自己去构造上帝,只有上帝伸出手来触碰我们。“上帝伸出手来触碰我们”指的是,耶稣基督来到世上,他与我们同在。

加尔文的贡献,和马丁·路德不一样。路德非常强调得救,加尔文强调如何成圣。而且,加尔文还是宗教改革时期一位最具有系统的神学家。

这位神学家早期的时候,所受到的是天主教法学的训练,这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一个是训练了他的逻辑的思考能力,另一个是训练了他非常有体系的思想框架的建立。加尔文的神学观点,是从天主教的神学思想吸收了一些东西的。

在加尔文的一生中,对教会最大的贡献,就是写了《基督教要义》。这本书分为四卷,主题分别是“上帝与启示,创造与人性”;“作为救赎主的上帝,以及他如何在旧约,及耶稣基督里先后启示给我”;“我们如何凭借圣灵,而分享到耶稣基督的恩典,可由此结出的果子”;其实,就落实在“每个基督徒的生活”。 “恩典的外在工具”,就是“教会和圣礼”。

在书中,加尔文试图要重点阐述的是,一个基督徒应该以怎样的方式来生活和荣神益人。

加尔文是教会当中的知识分子,没有像马丁·路德那样,从一个神职人员的身份,掀起改革,他始终是一个讲道者,希望在主的圣殿里、讲台上,向人宣告上帝的圣道;加尔文发表意见的主战场,则在社会上,在公众之间。

以前教会的状况是,主教、神父或牧师底下有执事,上面有上帝,是教阶制的,从上到下的体系,来管理整个教会。但是,从加尔文开始,他根据圣经,希望能够重视圣经当中的神国政治,由四种职分,构成了神国的主导力量,一个是牧师,他们宣讲上帝的道,然后施行上帝的圣礼;一个是教师,他们的作用在于培育和教导;一个是长老,其功用在于管理,带领周边的弟兄姊妹一起追求;还有一个是执事,扶危救困,做一些帮助的工作。

执事,就是帮助,扶危救困,做一些帮助的一个工作。

因此,加尔文在日内瓦建立的基督教体系,就一反之前的从行到下的教阶制,建立一个四种教职、合作共事的新教会的政治体系。这使教会不再与社会完全地隔开,而是可以整个化到社会当中。

马丁·路德认为,教会是教会,政府是政府,政府应该扶持教会,而教会应该为政府祷告。作为信徒,应该顺服政府的管理,政府是从政治方面来管理,教会是从圣事方面来管理。这是两国论,或者称为两种国度的论点。加尔文所强调的是一个国,就是神国在人间,要在地上建立上帝的国度。所以,日内瓦就成为他在神国的一个实验的地方。

加尔文的圣事论,是他和马丁·路德最大的一个分歧的地方,路德所关注的是基督临格在圣事当中,所关注的是基督的改变;加尔文认为,我们因着耶稣基督,可以上升,去分享上帝属天的宴席。

加尔文一生的一个污点是,他杀了西班牙塞尔维特的一个医生。这位医生的观点,被法国天主教的宗教裁判所,定为异端,后来逃到日内瓦,却被当地新教的人所抓住,又被定为异端,然后就被烧死了。

那为何在苏格兰,“改革宗”后来变为“长老会”了呢?其实,在英国,原本的教会体制是一样的,都是主教制。在宗教改革之后,英格兰仍是主教制,苏格兰认为,这是天主教的遗传,就将其丢掉,在引进加尔文的思想之后,就非常强调管理思想,即教会要有长老、教师、执事和牧师,各司其职,不采取教阶制,而是合作共事、一同侍奉的态度。所以,从苏格兰开始,这种制度就传到了美国和中国台湾,成为“长老会”的一个源头。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