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九:神的召唤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九:神的召唤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本文为第五十九篇连载。

马太福音6章24节:一个人不能侍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侍奉神,又侍奉玛门。

几天后,我收到了庄子的来信。他信中说需要钱和衣服,说失去自由有多煎熬,说他要不是想急于赚钱来补偿我,他也不会进监狱……就因他说过要赚钱来补偿我,我已为他的入狱承受了太多的痛,如今他怎么还能忍心用这样话来折磨我呢?可他真是为了我才入狱的吗?不,他只是为了他自己所热衷的事才进了监狱,而不是为了我!

我原本还期待,他能因这沉痛的教训悔过,可他直到现在还在骗我,而他的信中竟没有一句知悔的话!看来这样的他,即便我等上十年也是枉然!

想想这三年他不顾我的一再劝解,和我因他所遭受的一切创伤;再想想他现在所遭受的,和他父母的痛断肝肠,他总说报应在哪呢,这一切不就我们各自的报应吗?他父母是因过度娇宠他,而自吞苦果;他是因太过自私任性,而自食恶果;而我,却是因为没有听从神!

神啊,如今你的话都应验了,我的一意孤行真就是自不量力,以卵击石!好在我终于清醒了,我做不到让他回头,但我能回头了;我不能像他一样的继续错下去,否则我在你眼里,就像他在我眼里一样,愚蠢的不可求药!

第二天,我把他所需的给他送去了,之后我虽然还和他保持着联系,但我再没有去狱中看过他。

给他送完东西后,我一路释然的回到了大院。回到房间后,我坐在床上环顾着这空荡荡的房间,我看到我从这里开始的黄粱一梦,此时才算是我真正的梦醒时刻,因我终于走出了庄子带给我的所有阴霾,我的心灵也因放下而得到了解脱;我又看到,庄子的入狱就像是我的出狱,因他正在为身陷牢狱而苦,我却因卸去了沉重的枷锁,正体会着这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可贵滋味。

约翰福音8章32—34节: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

神啊,原来那能将我们牢笼和释放的,就是我们自己的心:人心有了贪欲和罪念,就成了禁锢人的牢笼和枷锁,人被自己心里的欲念所奴役,也就背负上了痛苦的重担;然而,人心若得了真理,就得了打开牢笼卸去枷锁的钥匙,它也真是能卸去重负释放心灵,能让人得以轻松自由的钥匙。

过去的三年里,我身虽不在铁窗里,却比身在铁窗还要苦;我的手脚上虽没戴着镣铐,却比戴着镣铐更沉重。而那奴役我的,不就是我自己的心里的欲念吗?

想我就为了一个任意伤害我的人,我不但是身心俱损,我还屡屡的背弃了爱我的神,并也将生养我的父母抛在脑后太久了,这真是不值得、也不应该!眼下恰好中秋在即,我也是该回家看看了,否则我也太不孝了;至于我的神,我知道我最亏欠的是你,我也应该最先转向你,但不瞒你说,我最在乎的还是我的家人,我在你面前虽然是不义的,但我至少是诚实的,你不也教导人要孝顺父母吗?可你为什么又说要我放下呢,这岂不是很矛盾吗?

“你这就如同刚出了牢笼,又将自己送回了牢笼,刚卸下眼前的重担,你又要重拾旧负吗?你这样愚昧要到几时呢?还是尽早放下一切跟随我吧!”神啊,我若连父母都撇下了,那我还能为什么而活呢?我毕竟只是个愚昧的凡人,我即是凡人就有着凡人的情感和牵挂,所以请你原谅,至少我现在还做不到撇下一切跟随你。

我的神啊,如果我不是在发神经,如果你的确在召唤我,既然我必须得放下一切才能跟你去,那就请你等着我吧,等我就像放下庄子那样,就让我在痛的领悟中,逐一放下我所执着的一切事吧,否则我真的做不到……面对神的召唤,我甚是惶恐的推诿着,并抱有质疑的狡辩着,却是不愿即刻撇下一切去跟随神。因为我不想放下所有,去走一条孤独的路,因为我是那么的害怕孤独,所以我也并不认为,神所说的那条更好的路,真的就是一条更好的路。于是,我就在挣扎中,仓惶的拒绝了神的召唤。

第二天清晨,在朦胧的秋日下,我忧心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猜不出家中迎接我的将是什么,但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我心说:神啊,你就不要阻拦我了,我都已经走在了回家的路上,难道你还要我转头回去吗?毕竟那里有着我的父母,不管怎样,只要有父母在的地方,那不就是我一直还能回的家吗?所以,我无论如何都得回去。

家门渐近,我忽的发现那片本该硕果累累的梨园,竟已不复存在了。我心疼而又感慨的步入了家门,很想问问父亲这又是为什么,可就在我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刹那间,我却又惊骇的看见:正对门口的北墙处,竟赫然供着三个神像!

我错愕的呆愣着,直到听见母亲的招呼声,我才把另一只脚拉进了家门。我也顾不上母亲的笑脸相迎,便直接怨怒的道:“爸妈,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不是嘱咐你们千万别再招惹这些东西了吗?你们这怎么又供上了呢!”

母亲回道:“嘿,这回可不关我的事,那是你爸花钱请来的,你还是问他吧。”

于是,我又愤慨的向父亲质问:“爸,我之前跟您说的都白说了吗?难道你还嫌咱家在这事上得的教训不够吗?”

父亲却满不在乎的说:“你懂什么,你表姨家那姑爷可不一般,你看这佛像都是他亲手做的,人家现在都发了大财了,要是不灵能有那么多人去找他吗?”

我:“爸,您还说我懂什么,那您又懂多少呀?就说这神像吧,他不说他信佛的吗?可您自己看看,他让您供这些又是菩萨又是三清道长的,就冲这点他就连佛教道教的门都分不清,他还说他信佛呢啊?他明摆着就是在打着信佛的幌子在骗人钱财,他用石膏做个像卖给你们就是几百块,你是看见他发财了,可他发的还不是你们这些愿意被他骗的人的财吗?我以前不就做雕塑嘛,一袋石膏不过几块钱,不管您想要多少还是想要什么样的像,我都能给您做得出来;您要让我像他一样去靠骗人发财,我也不是不会,可是,爸,您好好想一想,您是想要一时的富贵,还是想要一家人平平安安的一辈子?”

父亲犹豫了一下说:“那,当然是想要一家人平平安安的一辈子了。”

父亲的犹豫让我有点难过,但他的回答倒也没令我失望。我这才耐下性子来说:“这不就得了嘛,那么做是可以带来一时的财富,就怕到时钱有了命却没了,我就是能看到那么做的报应,所以我之前才没按你的意思去做。爸,您也别怪我说您,您总想发财没错,可您看您做的都是些什么事啊?就说咱家之前的那片杏树吧,从栽苗到挂满了果辛苦了好几年,可好不容易盼到挂果多起来了,您就把树给砍了卖废柴了,现在这片梨树又是这样……就您总这么干还想发财呢啊?您看谁家的钱是烧香磕头拜出来的,不都是靠双手劳作和用心经营,兢兢业业的赚取和积攒下来的吗?”

“那杏树吧,那时候的杏不是卖不上价嘛,那梨树是你大弟砍了卖掉的,我不也是顾不过来管理它们嘛……你也别太武断了,我看你表姨家那姑爷真就挺有本事的,他也说了,让我供上后先别求财,要先求平安,那我就先供着看呗,万一要是管用呢?”父亲搪塞的说完果树的事,却仍是热度不减的说着他的供奉。

我见我说了那么多,父亲竟还是不明白,竟还在寄希望于拜的他的泥胎,我就不由燃起了满腔的怒火!我正要大发雷霆之际,我耳边就忽的响起了神的话:“不要勉强,也不要强迫他,那不是出于爱,更不是出于我;而你,还没有与魔鬼抗衡的力量,你只要单单仰仗我做你的主,它必不至害你家人性命,我也必使你的家人因你而蒙恩。”

神啊,你说的是。我一进家门就感到了它那强大的邪恶力量,那绝非是我所能及的。我知道,即便我像砸掉家里的神龛那样,再去砸毁父亲所供的神像;即便我能制止这表面的现象,但我也扭转不了父亲的心意。再者我那时砸掉神龛时,是经过母亲允许的,现在我若冒然砸掉父亲所供的神像,魔鬼就会借机蛊惑父亲跟我拼命的……

这魔鬼还真是狡诈,它先是借人之口来说服我臣服于它,我没上它的当,它就俘获了我父亲做了他的傀儡!

神啊,我不仰仗你又能仰仗谁呢?因为也只有你,才能救得了我们这一家人!

因着神的阻拦和启示,我的怒火褪去了,转而无奈的叹息道:“哎,爸您不信的我话,那咱就走在瞧好了,我看它是能保你发财,还是能保你平安,等您尝到了苦头自然就能明白了。”

接着我又对母亲说:“妈,我爸犯糊涂您可别一错再错了,您可千万别去替他烧香磕头啊,不然那可就是罪上加罪了!”

“我才不替他伺候呢,反正我也主不了他的事,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可是长记性了……”见母亲说的态度很坚决,我这才勉强的松了口气。

随后我又得知,父亲供奉神像的时间,正是我在北京遇到鬼打墙的日子。而这也令我更加确信:我家一直以来的不太平,以及我们各自的不幸,就是因为家里招惹上邪祟;一家当中不管是谁供奉了邪祟,那么一家人都会跟着遭殃的,这就是与魔鬼打交道的必然后果。然而,神也说能通过一个人的信祂,而令全家人得拯救,这样看来神对人的恩典,却是高过对人的惩戒。

陆续的小弟和姐姐,以及我大弟弟和他未婚妻兰兰,也都纷纷回家来了。而大弟弟自打进了家门,他看我的眼神就总是恨恨的。

我想,他一定还在记恨我之前打了他,他这样对我我也能理解,而我也希望他有一天能够理解我为什么打他。我这么一想,对于他的白眼,我也就没往心里去。

可是,就在大弟弟回来后的隔天上午,我和姐姐正有说有笑的在井台给父母洗衣服,这时大弟弟就走过来说:“该嫁人不嫁人,都离婚了也不嫌丢人还整天赖在家里不找主,什么玩意啊还不该滚就滚,不知道自个是个什么东西啊!”他这样的话一出口,我一下就气晕了。

我眼前一黑身体就失去了支持,姐姐慌忙扶住了我;我又因无法呼吸,而涕泪横流的一下下的呕着,兰兰见状忙跑上来帮我敲打后背,并不住的劝我说:“二姐,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你要真是气个好歹的,可没人替你受罪……”

在我模糊的泪眼中,我看了看大弟弟那冷冷的得意,再看看窗内正在装聋作哑的父母,我的心真是伤的透透的!

我回来当天,父母就说家里的房子给大弟弟了,父亲所说的理由是:他们哥仨谁先结婚这房子就给谁。所以就在大弟弟订婚之前,父亲就把房子许给了他。而他现在正以房主的姿态驱赶我,我的父母却只是看着不说话,我姐和小弟也是一个不字都不敢说他,看着他们那一张张各怀心事的脸,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我理解小弟,他从小就被我大弟弟打怕了;我理解姐姐,她从小就懦弱,从就谁也不得罪;可我的父母呢?

原来真是:有父母在的地方,也不一定就是我永远都能回的家!神啊,怨不得我回来的路上与你争辩时,你就这样的告诉我。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啊?这世上的人,每个人不都是有家的吗?若说这里不是我的家,那里也不是我的家,那请你告诉我,哪里才是我的家啊?

第二天清晨,我强打精神佯装淡然的告别了家人,因为我不管他们是否在乎,我都不想他们任何一人因我的悲伤,而影响了他们团聚的好心情。

走出院落后,我神情恍惚的回望了一眼家门,想着他们正若无其事的说笑着,我的心却又痛的像是在滴血。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看上去才像是一家人,这个家为什么就唯独容不下我呢?这个家里所发生的一切,可真是太讽刺了!

看那一片曾经梨花盛开的地方,那片泥土中仿佛有着梨花的芳魂,正和着我滴血的心一起哀诉着,哀诉着我们那原本美好而又无辜的生命,都在尘世经历了怎样的无情践踏!神啊,我们这泣血的哀鸣,你听到了吗?你能告诉我这都是为什么吗?为什么……

我凄哀的,一路茫茫然的回到了北京。回到大院后,我就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不吃不喝的苦苦思索着,我很想把自己心里那无解的痛楚弄个明白,可我想来想去,都是令我发疯的恨。

我再次陷入了极度的崩溃,因为我再也找不到了爱的支持,我找不到爱的支持,也就找不到了自己活着的意义。

一天、两天,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我心灵的深处不断向神发疯的呼喊中,我终于听到了神的回应:你为什么要这样发狂呢?你说你是无辜,你真是无辜的吗?经上的十条戒律,有哪一条是你没犯过的吗?

我?我小时候就替母亲拜过神龛,长大后我也拜过泥胎;尽管我憎恨谎言,可我也说过谎话;我堕胎就是杀了人……神啊,这么看我的确是哪条罪都犯了,可那又怎样?你看我身边的这些人,有谁比我更好呢?那些坏事做尽的人不是都好好的,你为什么偏偏就盯着我不放,偏偏就让我活的生不如死呢?

神:是谁让你受苦的呢?这还不是你自己求的吗?你还记得你曾在星空下祈祷了什么吗?既然你记得,我就让你知道:你那时的祈祷我听见了,我怜悯你的苦心,使你分担了你母亲的罪,并看顾你母亲的生命直到现在,然而你并没有为此感恩,反倒是抱怨我苦待你吗?

我的神呐,你真是吓到我了!原来我的一切心思意念,你真是都看得见,也听得见的。我确实记得那个夜晚的祈祷,而我一直就只为着自己眼前的苦而苦,我却是忘记了那时向你苦苦哀求的初衷是什么了;我也是只看到了我没有的和所失的,却是没有看见我已得的和正在拥有的!神啊,这么说我的抱怨也真是无礼,若是如此我也并不后悔我当初所求的,如今我也仍愿向你这样求:只要我所爱的人能够平安的活着,我仍愿继续承担他们的罪,仍愿用我的生命来换取他们的安康……

神:我问你,你有几条命可以做交换,你的一条命又能做几次交换?你的命又是谁的呢?你的生命不单单属于自己,又怎么能用来做交换呢?你要我取你命来做什么呢?我乃是要你活着,去尽你当尽的本分。

神啊,我的本分是什么呢?不就是尽心尽力的去爱吗?你说要爱人如己,而我爱谁都胜过了爱自己,可为什么我却是如此的痛苦呢?爱,不是应该带来快乐的吗?可我为什么收获的都是痛呢?

神:爱人如己,是要人爱别人要像爱自己一样,爱自己也要像爱别人一样,而你爱自己了吗?你在我面前屡屡以命相挟,如同悖逆的儿女要挟父母;我盯着你不放乃是因为爱你,如同明理的父母必严加管教儿女,我岂不比这世上所有做父母的都明理吗?而你却是那不服管教的儿女;你不爱惜自己就跟不爱别人同等,你看哪有父母见儿女伤害自己,而不忧心的吗?而你就是那令我忧心的儿女;你轻贱自己的生命,就是辱没造你的主,你岂是不知:不管世人怎样看待你,你在我眼中都是一样的宝贵吗?而你却亏欠了我赐你做人的荣耀,你还认为你是有理的吗?

是啊,我爱过自己吗?我活在别人的目光里,活在别人的需要里,活在别人的喜怒哀乐里,而我自己又在哪里呢?我都找不到自己了,又怎么会爱自己呢?原来爱人如己,是一种平衡和谐的爱,而我的爱却失去了平衡,没有平衡和谐又哪里会感受到爱的快乐呢?因为平衡和谐,乃是爱的基础……神啊,可你让我怎么爱自己呢?是你诅咒了这世上的女人,所以我从生下来就被父母轻贱,我轻贱自己还不是因为世人都像你一样,偏爱男子而轻视女子吗?我又哪来的做人的荣耀啊?

神:你看经上,哪里写着让人偏待男子或女子的事呢?我又何曾说过要人苦待男或女了吗?我还不是要人彼此扶持,彼此相爱吗?你也知道男女本为一体,人的肉体有男女之分,灵魂能分男女吗?你们还不都是出于我吗?你以为你自幼梦见自己是男子是为什么?其一就是要你明白:不要活在世人的眼界里去纠结性别之分,你只要活在你神的眼中,我要你去做自己的勇士,有一天好去打那美好的仗。怎奈你实在是愚昧,你早就明白了这意思却是不信,却只看重世人眼中的自己,你在世人眼中找认同,你又能找到什么呢?

是啊,我在世人眼中找什么呢?我又能在世人眼中找得到什么呢?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八:因为不信而跌倒

 在这个世界上,到底什么才是可信的?请你相信神,相信自己,这就足够了。 小金入狱以后,小丽就开始东奔西跑的忙着讨生活,我已经许久没见到她了。神啊,在我离开这之前,求你至少让我跟小丽道个别吧!可她现在又在哪呢?与庄子话到绝处时,我正这样思想着,我耳中就传来了小丽的说笑声,我抬眼看向门外,还真就看见了她一闪而过的身影! 神啊,你还真奇怪,为什么有些是我一求,你就满足我;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九:神的召唤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