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主内营会微访谈:“想要做得更专业,很多时候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主内营会微访谈:“想要做得更专业,很多时候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夫妻营会

1861年夏天,一位来自康乃迪克州的教师肯恩,带领孩子们进行了为期两周的户外活动,来均衡孩童身心。而后,这种被称为“游学”的活动——营会,开始流行,逐渐风靡世界。

主内营会一般会根据参与群体的特点和营会的目标,分为儿童营会、青年营会、福音营会、夫妻营会等等,营会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的,有的亲近大自然,有的组织活动彼此交通,有的邀请学者开展讲座……

营会,帮助信徒从日常的事务中脱离出来,集中几天灵修、团契、交流。不少弟兄姐妹也确实通过参加这样的培训,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生命成长。但是,各地营会的现状如何,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了信徒的成长,又面临何种困境和挑战,是我们需要去切实了解的问题。

为此,我们和参加过主内营会的5位基督徒聊了聊,这些人,有的是教会营会的同工,夏令营的组织者,举办过多次营会;有的仅仅参加了一两次营会,对待营会的态度冷静又克制。

一、河南某教会 营会同工 李姊妹

“孩子们流着泪,渴望还想要来年参加”

李姊妹是一个乡镇教堂的同工,过去五六年来,教会一直举行暑期夏令营,主要针对中小学生,夏令营不只面向基督化家庭的孩子,也面向非基督化家庭的孩子,来参加营会的孩子中,有不少留守儿童。

当地留守儿童很多,一方面这些孩子在家里,只有爷爷奶奶照顾他们,很受宠爱,另一方面,由于父母不在身边,他们又很缺爱。

8岁的小军(化名)随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刚来参加营会的时候说脏话,抢别人东西,营会的老师便特别关注他,时不时会关心鼓励他,并给他一些拥抱,而当他感受到爱的时候,整个人就改变了,开始帮助其他人,最后还帮教会做饭的阿姨洗碗。

营会有一名老师提前要走,小军特别舍不得,哭得不行。藉着营会,这些孩子们开始感受到爱。第二年夏令营,他把自己的弟弟妹妹也带了过来。“这些孩子感受到爱的时候,也会去把这样的爱传递给家里的人”。

教会第一年举行营会的时候,一下子就来了85个孩子,第二年来了180个,带夏令营这些年,李姊妹亲眼见证了这些孩子的改变,“他们无论是对信仰的认识方面,还是行事为人上,真的很不一样”。

现在,她带的第一批孩子有的都已经上大学了,开始找附近的团契聚会,她也经常联系了解他们的信仰情况,送去关心和问候。

在举办营会的过程中,李姐妹也遇到很多问题,比如同工缺乏,聚会场所的问题等等。还有安全问题,也是他们需要谨慎考虑的。

二、黑龙江某乡镇教会 营会同工 齐姊妹 

“我们想要做的更专业,但很多时候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

今年3月份,齐姊妹报名参加了江苏一个营会,5天花了3000块(其中1000是课程费)。这是一家主内机构主办的营会,面向社会,这是齐姊妹参加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营会。

营会设有很多体验式活动,营会中,她发现营会的老师对孩子们不单单是教导,而是真正关注他们的内心,给他们很多爱和关心,在真实的体验中,让孩子们学会很多道理。

虽然齐姊妹所在的教会已经举办了三四年夏令营,但是她并不知道真正的营会是什么样子,藉着这次机会,她交了1000块钱课程费,希望能够学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齐姊妹所在教会的营会主要是针对问题青少年。由于教会身处农村,很多孩子没有上高中、大学就走上了社会,同时他们对教会、神、父母有一些误解和怨恨,比如小的时候,父母因为要出去聚会,有时候会忽略孩子和家庭。

另外,一些孩子也不会沟通,喜欢成天玩手机,对父母、信仰也有很多误解,藉着营会,教会希望给这些孩子一个平台,让他们重新认识神,“当孩子改变的时候,父母也会被触动,开始反思自己的信仰和生活。”

但营会现在面临一些问题,以前营会是免费的。可是近两年,教会附近开始盖了很多居民楼,在教会举行营会的话担心扰民,但是出外开展的话,就会产生场地费用,这个可能就不是教会能负担得了的,而目前,教会包括信徒对于营会收费还是不太能理解的。这也是今年教会营会迟迟没有举办的原因。

齐姊妹发现,教会对于做营会的态度是,想要专业去做,认识却不足。另外,对于营会,教会一些老信徒有“玩得太嗨不属灵”的误解,实际上,现在营会的内容是活动和讲课各占一半。“可是营会中如果仅是教导和讲课,是否能吸引孩子们,帮助他们成长呢?”

摸索做营会以来,困扰齐姊妹的问题还有:网上关于如何开展营会的资料少之又少,想要参加学习,一些营会的收费又很高昂,比如上海关于营会的一个培训学习,两天就要两三千,“费用太高,教会也不可能花钱让你去学”。

三、江苏某城镇教会 教会同工 窦弟兄 

“营会可以帮助你多一种体验”

窦弟兄是江苏某城镇教会的一名同工。去年10月份,窦弟兄和几名教会同工前往香港崇基神学院参加一场为期7天的圣乐营会。

营会上,台下的学员被分成数个小组,和讲台上专业的敬拜赞美人员遥相呼应,一起敬拜,参与性体验感都非常好,让他找到一种感觉:教会中的敬拜态度应该是这样!

这次营会让窦弟兄非常难忘,相对平时教会单一的敬拜方式,这次圣乐营让他认识到了敬拜的丰富性,虽然不可能一下子适用到现在自己教会的敬拜上面,毕竟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藉着这次营会,他看到在崇拜中的一些细节可以做得更好,“最起码知道了自己缺在哪”,这也为以后的进步和提高打下一个基础。 

身为教会同工,这是窦弟兄参与的唯一一次营会,也是因着友人力荐,他才前往。

在他看来,对于信徒来说,适当参加一些营会是好处的,营会的方式会多样一些,毕竟目前大多数教会的聚会方式太单一了,能够多一种体验是不错的。而对于他来说,无论是时间还是精力,他会选择花在更重要的一些事情上。

四、福建某城市教会 教会信徒 陈弟兄 

“指望通过参加一两次营会,就得到很大的反转是不可能的”

去年年底,王弟兄和妻子参加了由两位夫妻牧者组织的夫妻营会,营会3天收费2000,结束之后还有10次的跟进课程。课程包括婚姻面面观、夫妇沟通、化解冲突等部分。

营会中,最让他受益的便是这对讲员夫妻间真实的互动,他们生命里真实的经历,对待这个事工的委身,都很打动他。在这场营会中,一些不信主的丈夫(妻子)当时就流泪、悔改了,这在他看来非常难得。

在他看来,一个家庭,核心的所在便是夫妻,夫妻和睦,则家庭美满,这也是他参加这次营会的原因。对待营会,他的认识也很理性,指望参加一两次营会家庭就得到很大的反转是不可能的,“学习课程是开始的,但是领受是自己的,每个人的领受都是有限的”。

在他看来,一个生命、或者一个家庭,如果没有教会的牧者,几年十几年的连续跟进牧养,可能很难有什么改变。“与教会事工相比,在一个营会中能够领受多少,这个就需要时间,需要看个人。”

这个营会好的一点是,结束之后有10次的跟进,每月一次对于营会课程的实践进行跟进,“不过这个也需要看各个小组长的具体推动和自己改变的决心了。可以的话,10个月应该可以养成一个好习惯的。”

五、安徽某教会 教会义工 范弟兄 

“无论是参加营会,还是在营会中服侍,我都很感恩”

从2014年,范弟兄开始参加营会的服侍,个人也参加过不少营会。虽然由于工作,只能在周六日参与,平时需要调休,但是他基本上“只要有营会就去”。

他参与服侍的营会中,多数是青少年营会,身为主日学老师的他很喜欢和孩子们待在一起。教会里组织一场营会是不容易的,“每场营会前,参与营会服侍的人都需要很好的祷告,和神建立并恢复关系”。

虽然可能有时候营会的硬件设施确实不太好,也会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但是范弟兄还是希望每个来参加的人都能得到一些更新,一些成长。在服侍的过程中,自己也收获了很多。

此外,范弟兄也参加一些提升自己的信仰灵修营会,教会基本上每个季度会开展一些针对服侍同工的营会,让他印象最深的是去年6月参加的一次为期3天的灵命成长营会。

当时,营会邀请一名神学院老师讲授系统神学,3天的课程,完全更新了自己原来对神学就是古板枯燥的认识,他第一次觉得神学原来这么有生命力,“直到现在,当时留下的一些讲义笔记我还在翻看。”

笔者后记:在采访的过程中,笔者了解到营会在各地的发展参差不齐,有的地方做得已经相当成熟,有些地方却还在摸索当中。在一些发达的地方,营会种类和内容也更加丰富,进一步提升和丰富了人们的信仰生活,带给人们很多切实的帮助。

当然,在一个技术社会和经济社会,营会无法避免的会表现出一定程度上的功利和夸张。因此,教会一方面要互帮互助,把营会做的更加专业,进行持续性的跟进,让人切实受益,一方面,也要认识到营会的局限性,藉着每天真实的读经、祷告、听道,打下结实的根基。

相关新闻

当前教会中的营会乱象

​《近年来,那些我不能理解的教会现象》一文中,提到了当前教会中的一些乱象,其中第二点指出各种营会的问题。的确如此,当前很多教会都有举办各样的营会,比如:女士营、男士营、少女营、夫妻营等等。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些营会质量参差不齐,造成了不少乱象,严重影响了基督徒的信仰生活。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主内营会微访谈:“想要做得更专业,很多时候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