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福音传承系列见证三:我和福音堂有着不解之缘

福音传承系列见证三:我和福音堂有着不解之缘 林闽加弟兄

母亲从小信主,十几岁时,从徐州只身来到上海,在一所教会护士学校求学。不料毕业前夕患了肺结核,被隔离在一个小黑屋里,每天只许一个看门的老头为她送饭。面对孤独、恐惧和绝望,母亲昼夜祷告、时刻仰望,与神建立了亲密的关系。半年以后竟然健康地走出了小黑屋。

当时上海刚解放,几个同宿舍的闺蜜,都跟着外籍嬷嬷去了美国,而母亲连一张毕业文凭都没有拿到。但是政府却很重视人才,把母亲分配到浦东东昌医院担任护士长。东昌医院坐落在陆家嘴东宁路上,离海兴路吴家弄26弄8号的福音堂不到200米。

母亲通过主内信徒的介绍,在离福音堂不远处的花园石桥路租了一间房子,房东名叫王阿香,是当时福音堂的信徒。文革以后,教会复兴,王阿香成为福音堂的堂管人员。

我的小学是在东宁路第三小学度过的,整整七年(第七年是学工学农年),学校离福音堂只有100米,但是遗憾的是,当我上一年级的时候(1966年),正值文革初期,福音堂被迫关闭。

十多年以后文革结束,1981年,我23岁时福音堂复堂,我和母亲立刻投入到教会的侍奉中去。在那里结识了我的爱人陈琳萍,我们共同委身教会,沐浴主恩、喜乐无比,并于1990.7.25双双在福音堂受洗。

1986.2我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夜大学,第五年,即1991年初,我进入上海市瑞金医院做实习医生,整整一年,很少回家,整天泡在病房里,与病人打交道。同时儿子大卫刚满四岁,爱人的家务也非常繁重,因此我和她不得不暂别教会的侍奉,只是主日去教堂礼拜。

1996年福音堂因陆家嘴开发、建设而拆迁,先后辗转于张家浜聚会点和后来的浦电路旧厂房,广大信徒不离不弃、历尽艰辛委身于福音堂。母亲自退休后全身心服侍教会,蒙神恩膏和呼召,在此期间与现在的沈学彬牧师一起被按立为长老。

当时许多信徒对母亲说,快让你的儿子和媳妇回教堂侍奉主吧,母亲总是坚定地说,他们一定会在主的引领下,回到福音堂的。母亲也一直默默地为此事祷告,只是当面却从未向我们提起,没有给我们任何压力。

2002.9.19母亲因晚期胰头癌,医治无效,回归天家,福音堂在老厂房里举行了隆重的追思礼拜。此后我感觉母亲此去,离我们非常非常的遥远,完全失去了心灵上一切的感应,很久很久连个梦都没有做到过。 

2004.10.福音堂新堂建成,每当主日,我坐在大堂里,都会感觉到圣灵的感动和催逼,我会突然感到此时母亲离我们很近,原来她就在这里看着我们何时回归主的怀抱,回归侍奉的道路。多少回,止不住的热泪夺眶而出……

2007年,大堂报告唱诗班再一次招募,机会来了,我立刻拉着爱人的手,一同报了名……十一年过去了,在主亲手引领下、通过教会的侍奉、通过牧长、弟兄姊妹彼此的关爱和帮助,我们与主建立了亲密的关系,经历了主的同在、沐浴了神的恩雨沛降、感受到圣灵的大能,对基督救恩的信念大大地增强,对永生之道的渴慕也一天胜似一天。

如今,我和爱人、儿子和儿媳妇还有我们的亲家,都在教会服侍,福音堂已经成为我们真正的家。我深深地感到,自从母亲离世后,神不但没有离弃我们,反而更加宝贝地把我们抱在祂的怀里。这使我想起诗篇27篇4节:

“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华,我仍要寻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他的荣美,在他的殿里求问。”

原文:我和福音堂有着不解之缘

相关新闻

福音传承系列见证二:神家无小事

初次见蒋汉忠弟兄是在2018年1月的福音堂见证分享会。后来堂里组织对老义工生命见证做整理回顾的时候,蒋汉忠弟兄的名字亦列在其中。才知道,原来蒋弟兄今年已是89岁,曾在福音堂做门卫工作十余载,亲身经历了老堂到新堂的搬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