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我的心去了趟麻风病康复村——写在第66届“世界防治麻风病日”的默想

2019年1月27日是个主日,也是“世界防治麻风病”的节日,这个节日自1954年就被立为的世界节日,相对于其它国际性的节日太默默无闻了,对笔者来说也真有点姗姗来迟了。直到最近读了《福音时报》专题栏的系列文章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节日。

尤其是拜读了《震撼心灵!一些基督徒抛家舍业长年无休的服侍麻风病康复者》《世上有双天上的手,叫“助手”!——写在国际麻风节》两篇文章再次震撼了自己,触动了渐已平静了的心灵。前者,让笔者跟着他那冷静、客观文字笔迹,电影回放般的去了趟麻风病康复村;后者,是文成弟兄用他那手术般的犀利笔锋,剖析了人们、包括自己早已麻木和已习之为常的病态心迹。

在这之前,在《福音时报》撰稿人见面会上,北京吕弟兄曾为笔者和与会者分享了他的《麻风康复村基督徒义工使我看到了舍己的爱》一文,让自己第一次近距离知道了麻风康复村基督徒义工的爱心。也就是从那天起,在吕弟兄热心关怀麻风康复村行动感染下,笔者才关注和了解这方面的新闻及报道。只要《福音时报》上有这方面的文章,就第一时间去拜读。

的确,“世界防治麻风病日”它是一个节日,却少有人知道;它是一个国际大节,欢庆的人却不多。尤在咱中国,提到这个节日,十有九人摇摇头,仿佛是外星人问地球村子人的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这和自己前段时间的心态一模一样。朋友,闲话少说。还是随着他们的报道文章,如临其境的去趟山东枣庄麻风康复村看看吧!

也许这两篇文章是自己熟悉的主内弟兄写的,或许是上次在北京才刚刚见过面,在读他们文章的时候,甚至能默想到他们在麻风康复村采访时的音容笑貌、一举一动。“助手”,这个词语,在他们文中被多次提到。在笔者理解,“助手”是别人的手来帮助自己失灵的手,或者是用你的手去帮助别人迟缓的手。

记得小时候,曾经乘坐一辆拉煤炭货车,每当车要转弯时,司机要拼全身之力去搬方向盘。一个大山的上和下,会累的司机出一身的汗。可现在,多大的卡车,载多重的货,碰到或急或缓的转弯,司机会轻轻拨一下方向盘,车会像小孩玩具似的搬那转那。为这个想不透的问题,请教过一位司机,他说,现在的车都安装了“助手”(助推器),车开起来无论上山、转弯非常轻松。这就是自己对“助手”这个词语当年的理解。

据他们文中报道,如今在麻风康复村生活的老人年龄绝大多数在70岁以上,有的已经90多岁,因为肢体的残缺,像掏耳朵、擦屁股、洗澡等平常人很简单的事情,对于他们是异常艰难;要去实现其中一件小事,简直比登天还要难,他们就这样生活在被“爱”遗忘的角落。

就在这个时候,神给他们派来了天使般的“助手”团队。让这支高歌爱的团队,来到他们这些麻风病患者中间,给他们送去了主的爱,成了这些患者的眼睛、耳朵、双手、双脚,成了他们生活中的“助手”。让他们原本艰难、沉重的日常生活,相对而言变得较简单、也轻松了许多。使他们这些被世俗拋弃了的"最小的",在绝望、失望中有了希望的期盼,更使这些麻风病患者沐浴到了人世间的真爱,感受到了严寒冬天里的温暖。当细细默想到这里时,不由在心里,为“助手”志愿者团队在麻风康复村的常年累月事奉点赞 !

是啊,在这个世界上,谁没有亲人,谁没有家。但对于生活在麻风康复村里的老人们来说,他们也曾经有家,也有亲人,可全让魔鬼般的麻风病给毁了。受世俗偏见的影响,他们还是被自己的亲人赶出了家门,赶出了村子。居住在偏僻、人烟稀少之处;孤独、痛苦的挣扎在死亡线上。

一位30多岁多的年轻患者,曾经在乘车时被司机赶下了车,吃饭的时候也在顾客和老板的嘲笑中被赶出饭馆,他只能昼伏夜行。雨天,他想找一个地方躲雨,没有。晚上,他好想有张床能睡觉,也没有。有一次在公园躲雨的时候,保安对他说,再不走就报警抓你。他心想:世界这么大,却为什么没有我的立足之地!这不是杜撰和虚构的小说,而是历史和现实的真实写照,更是活生生的事实在你面前的展现。说来,你或者不信,但现实就是这么无情和残酷!

在他们人生低谷的时候,是主耶稣向他们伸出了慈爱的双手。默想到此刻,我的思绪似乎穿越了时空,看到了当年主耶稣前往耶路撒冷时,经过撒玛利亚和加利利,特意进入一个村子。有十个长大麻风的迎面而来,远远地站着,高声说:耶稣,夫子,可怜我们吧!耶稣看见,就对他们说:你们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他们去了以后麻风病就好了,身体也洁净了。

其中有一个人见自己已经好了,就回来大声归荣耀与上帝,又俯伏在耶稣脚前感谢他。这人是撒玛利亚人。耶稣说:起来走吧!你的信救了你。(参:路加福音十七章十一到十九节)在这里,我们看到主耶稣真是充满了怜爱世人的心,他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医治好了被犹太人看为遭受罪恶咒诅的、被隔离在麻风区的大麻风病人,体现了神爱世人的慈爱胸怀。

在今天现实中,“助手”志愿者团队来了。因为他要告诉这些缺少被爱的老人们,“耶稣爱你们,我也爱你们,上帝祝福你们!”;他们当中,有一位基督徒姊妹,卖掉石家庄和青岛的两套房子,带着三个女儿,来到麻风康复村服侍了8年;莫姊妹从上千公里外的广东来了,在上帝带领下,从刚开始怕的不得了,现在已经在麻风康复村坚持服侍9年了;那位30多岁的年轻麻风病患者,在“助手”们帮助下,病情好转后,也成为“助手”志愿者团队里的一名热心事奉的“助手”了。

在耶稣的大爱中,这些麻风病患者生活得到照顾,心灵得到了安慰。他们虽然肢体残缺,可他们那颗麻木、冷久了的心,在主爱沐浴下重新复苏了。他们犹如《巴黎圣母院》里的敲钟人,心灵渐渐美丽起来。他们知恩感恩,大多老人信了主,因为他们从服侍的义工身上感受到了神的大爱。有位老人为了感恩,能背诵下来《马太福音》全卷二十八章,还有老人能十多分钟背完诗篇第119篇;更是有一位老人自己创作了一幅漫画,上面画的是位女孩子,在画上两边分别写着“大宝、小宝”,因为在他心目中,这俩姐妹是世界上最美天使的化身。

为什么“世界防治麻风病日”这天是个主日?笔者默想: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主的爱是最无私的爱,主耶稣在2000多年前,就医治好了10个大麻风病人。全能的神早就知道将来只有一个被救治的人会回来感恩,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治好了当时求他的10个麻风病人。

选择“世界防治麻风病日”放在主日这天,这也许是神的美意和计划。是想让前来礼拜聚会的姊妹弟兄借着听道、读圣经,知道在当今社会上,还有那么多的麻风病患者需要神的儿女去帮助、去救助,去充当他们的“助手”,使他们有眼看见神的光,有脚能走神指引的路。

据十多年前的一项数据统计,当时国内有600多家麻风病康复村,有24万多人,如今,许多老人已经离世,很多康复村合并,人数和康复村的数量都减少了很多。即便如此,需要服侍的麻风病群体仍然有很多。“助手”团队目前服侍的同工只有60多人,这与被需要服侍的麻风病患者人数相比,还是杯水车薪。

但是,如今的太多教会,就如弟兄在文中所说:作为主的身体似乎越来越娇贵,作为神的家似乎越来越紧闭门扉。总怕社会冲击了教会,让身体感冒;总愿关起家门,自我提高。所谓荣神益人,所谓发光做盐,所谓公益慈善,成了碰不得的软肋,提不起的短板。这话是那么的一针见血,击中要害!

是啊,这更像是一种病,一种极可怕,不能自知,或者不敢自视、自我承认的“麻风病”。被主斥为是“斗下的灯,不咸的盐!”而自己全然不知,还在自以为是的、分别为圣中“分别”,为主而活中“活着”。醒醒吧,别再得病不知病了,向神祷告,求神医治自己心灵上的“麻风”。

两篇文章,更像两副良药、猛剂,让我们擦亮生锈的金灯台,让神的光照亮脚下的路不再黑暗。愿有更多的基督徒献上自己当作活祭,能够在宣传、服侍上,践行神的话语,发光、作盐;让更多的麻风病患者在生活上得到照顾,在病患上得到治疗;让他们这群“最小的”和我们手挽手,“助手”帮“助手”,一起走在信主的这条路上,一个都不能少,朝着标竿直跑!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西北地区特约撰稿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年轻麻风病患者自述:世界之大没有我立足之地,感谢神拣选了我!

我今年30岁了,由于我是麻风病患者,为此让我感觉到麻风病所带来的不便:乘车的时候,在司机厌恶的眼神和不耐烦言语中被赶下了车;吃饭的时候也在顾客和老板的嘲笑中被赶了出来……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08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