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出死入生的蒙恩见证:身中歹徒三枪生死攸关 神恩浩大浪子终回头

过去我虽然生活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在上海时,妈妈把我带到教堂。但我没有真正认识相信主。长大了,我贪念世界,追求名利地位,想往上升官,又要赚大钱。但因着遭遇歹徒枪杀,生命垂危中蒙神拯救,使我看到了人生的真谛和生命的价值,从此改变了我人生的道路。成为了神的仆人,教会的传道人。

那是在1992年7月1日,我藉出差深圳之机,为建筑商开车,想赚外快。上午八点半左右,我开着日本皇冠2.8轿车,路过沿河路与爱国路路口时,被一名身穿公安警服的歹徒拦截(后从判决书确知是广东梅州警察)。要我出示证件,他看后就说,我正要找你,你跟我走,我是罗湖区公安局的。他把我赶到副驾驶,就开我的车走。

开出不远,我说,我对你不了解,请出示你的证件,他拿出公安工作证,我正要接过来看,他就放进口袋。车穿过沿河路驶向沙头角方向,很快转进了去罗芳村的路,在偏僻的小路旁停下。就在车里审问我,我说没做什么,只开了11天车,他说你的车我一眼就认出来。

我以为他认车把人认错。他用手铐将我反铐铐上,我想到公安局总能说清楚。谁知刚铐上,立即左手掐住我的脖子,右手拔出手枪顶住我后心窝,啪啪啪连开三枪,大量鲜血立即涌流出来(肺部约8毫米粗动脉血管打断)。我大叫了一声,倒在了两座位间,他开车就跑。我想今天必定死,要下阴间了,因我还不是基督徒,我妈妈说不信主的死后下阴间。我很悲痛,黑暗笼罩着我。

这时我转头看到歹徒扔在后排座位的五四式手枪,我就想拿过来打死他,这种枪我在部队当兵和回地方都用过。但手被反铐,感到无力。但是依据我后面与歹徒搏斗的力量看,是完全可以拿到枪的。这么近距离,枪内的子弹足够把他打死。但是如果打死他,我也要死,因他身穿警服,别人不明真相,没人敢救我。感谢主,神没有给我拿枪的力量。

车继续前行,血在大量涌流。过了一些时间,我觉得自己还活着,心想马上要脱身,不然血流光了也要死。我就用脚叼车门,想叼开门滚下车让别人救我,但皇冠车是自动锁门,叼不开。

歹徒看见我叼门,就用拳头击打我的脑门,我就不动了。等我第二次打开眼睛(血流很多难睁开眼),看到挡风玻璃上有两个洞,我意识到是我身体穿出的子弹打的,就想从这里打破缺口,向外呼救(因车窗紧闭)。我马上用脚蹬玻璃,没蹬开,因皇冠车是钢化玻璃,很坚韧。

歹徒又用拳头击打我脑门。我想要与歹徒作殊死搏斗,但血流了很多很多了,手又被反铐,哪来的力量?但是主赐我力量使我爬起来,用背挤压歹徒,用脚蹬住玻璃,将歹徒紧紧压在车门边上,他开不了车了(他车技很差又加上恐惧),接着我把脚收回再次用力蹬出去,玻璃才慢慢地裂开,我连踹几脚,开了大口子。我大声呼救。这时对面来车就停下车观看,深圳车一辆接一辆,后面几十辆车都停下了。歹徒怕了,打开车门,拿着枪和小包仓皇逃跑了。

他一走我倒下了,上半身在车门外,门没关上,自动档车还在慢慢前行,我用力挣扎坐起来用手臂顶了空档,又倒下了。我呼叫了几声,没人救我,我想要出去让人看见我,好来救我。但是血已经流了很多很多了,白色T恤衫全被血染红,加上搏斗已经筋疲力尽了,连坐起来都十分困难。

但是主加给我力量,使我爬起来走到车门外,我大声呼救,在原地转了两圈。很快一位年轻人过来,说送我去罗湖区人民医院,扶我在后排座位上。但是他却将我送到深圳市人民医院门诊部,门诊立即用急救车转送到留院部。在送往医院路上和在留院部,我两次大声地向神呼救,“主啊,祢快快来救我啊!快快来救我啊!”。第一次呼求是脱口而出没经过思考,后来我思想到这是主在寻找我这失丧的羊。第二次在留园部想到求主救我。“我在急难中求告耶和华,他就应允我,把我安置在宽阔之地”。(诗118:5)

神确实听了我的呼求。首先主安排年轻人救我。不然不会那么巧,一是他会开车,1992年会开车的人不多;二是他没有开他自己的车到现场,不然不会放下自己车不管来送我;三是要放下他自己的事不做;四是他要有胆量和勇气来救我,他不知道我是谁,手被铐着,满身是血,若送医院的路上我死在车上,他能讲清楚吗?现在许多人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麻烦。但神感动他只想救我,没想到可怕的后果,不然他就不敢救我。五是他说送我去罗湖区医院,这是最近的医院,他开车在深南大道上走,一转弯就到罗湖区医院,但不知他为何中途改变,送到远处铁路边的深圳市人民医院门诊部,门诊急救车又转到留院部。以后才知道,为抢救我争取了时间。因我流血很多急需输血,当时血站就在留院部,与手术楼相通。医生说,我送到医院起只有半小时时间,过了半小时就死了,若送到罗湖区医院,要去血站取血,若来回堵车,过了半小时,我就死了。

当我送到医院时,血几乎流光,量血压是零,静脉中抽不到一滴血,医生说,没救了,就不愿意抢救(医生忌讳病人手术死在他中)。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深圳公安刑警队赶到医院,立即下令抢救,因为要破案。我开车的老板也赶到医院,也求医生抢救,并给医生额外加班费,支付各种费用。   

医生同意做手术,若没有手术室也不行。在我送往医院的路上,手术室全满的,我刚送到医院没多久,一个人刚做完手术,空出手术室让我进去。我算了一下,那人手术只做了一个多小时。我所在的胸外科,一般手术都要四、五小时,我是做了六个多小时。而且刚做完手术,全套医护人员都在,刑警要他们一个都不要走,立即手术抢救。我想,如果临时召集医护人员,可能还没召齐,半小时一过我就死了。

神加给我的力量是超乎人所想象的。人身上的血约有5000~6000cc左右,医生说,一个正常人流了2200〜2500cc血就要休克,说我是流了5500cc血以后才慢慢休克的,是正常人的两倍还要多。送到医院我还在大叫:“我痛死了,快点做手术啊!快点啊!”手术前我还配合做CT等各项检查,告诉医生我是B型血,又配合刑警作案情调查。这样也增加了医生抢救的信心。

如果我和正常人一样流了2200〜2500cc血就休克的话,很可能还没有与歹徒博斗或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就休克了,医生看到血压为零,血都流完,动也不会动的人,就更不愿救我了。这是神加给我的力量。

神的恩典是非常奇妙的。请看我身上的伤痕。第一,背上后心窝的两枪,是歹徒顶住我的背对准心脏打的,应当直穿心脏的。但是医生说,两颗子弹都挨着心脏的边上转弯了。谁能使子弹转弯呢?我在吉安市中级法院执行庭当庭长的战友来看望我,说:“我至少枪毙了二十多人,就从这里打进去,一枪了结,你两枪都没死,真是命大啊。

第二,医生说,上面那颗子弹差半粒米就要打着中枢神经,若打中就高肢瘫痪了。我说,我也死了,不可能与歹徒搏斗了。

第三,医生说,差一点打中大肠。若打坏大肠,还要增加手术时间。我严重缺血,已经做了六个多小时手术,这样死的可能性也很大。

第四,子弹是从我的左下腹部出来,若从右腹部出来,必打坏肝,就必定死。但是按逻辑性推理,歹徒掐我脖子形成的枪口向右角度,子弹应当从右下腹部出来。但是子弹进去后突然左转弯下去,下去又出去,出去又上去,把玻璃打坏,为我踢开玻璃创造条件。避开了要害部位。所以只是肺部下叶和脾脏受伤,这些都不影响我的体质。

第五,我左手腕这枪也很危险。很奇妙,子弹从手腕两根并排的神经中间进去,若偏左或偏右就会打断神经,我的手就可能残废了。子弹又避开了动脉血管出来,因距离短,子弹出来的杀伤力还很大,就会从我腰部再次进入体内,那就不知要钻到哪个要害部位了。但是子弹一出来,被手铐挡住了,手铐打坏了。刑警打开我右手手铐,左手铐打不开。为了紧急抢救,我是带着手铐做完六个多小时手术后,才撬开手铐处理伤口。神的恩典是何等的奇妙!

弟兄姐妹,这一个接一个的差一点点,一环接一环地奇妙紧扣,难道是偶然的吗?难道有这么多的偶然一下子都集中在我一个人身上吗?如果有一环断链,我的命就没有了。如果没有年轻人,没有急救车立即转送,没有刑警及时赶到,没有手术室和全套医护人员,没有老板快速到达付款,半个小时的命会很快完结。这完全是神为拯救我,在我身上所行的神迹。

真如我一个朋友听了我的见证后说,好象有一个导演在导演着整个过程。我说:“是的,这个导演就是我的神,就是我的救主耶稣基督。”是祂导演和调动了拯救我的全过程。使这一个一个的奇妙紧扣联接在一起。祂把年轻人调来送去医院,把刑警调来下令抢救,把老板调来买单,使子弹在我体内随意流转,避开要害器官。

手术后,我的脾脏全部切除(成年人不影响体质),左肺下叶切除约十二分之一(下叶不影响肺功能),两根肋骨粉碎性骨折(已痊愈),手术刀口大半个身围,长达50厘米(一尺半),全身缝了51针。第十三天我就下床走路了。第40天出院,一出院当天就乘车两天,经受1000多公里的旅途奔波,途中五次换车,才回到江西吉安家里。伤势这么重,手术这么大,恢复这么快,都是神的恩典,真是恩上加恩。

神奇妙的恩典和大能,彰显在祂所爱而又不配蒙恩的罪人身上。神爱是那么长阔高深难以测度。在人看来,我是必死无疑的,但神却使我出死入生,赐给我新生命,使我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在人认为,这三枪不死也要残废,后遗症更不可避免。而我们的主不但救活了我,而且没有残废,没有如何后遗症,赐给我的是完整健康的生命。

我输了6000cc血。我原来的血已经全部流光,我现在活着,都是靠着耶稣基督的宝血,使我生命的血液得以流动。

耶稣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16:26),生命是最宝贝的,神就将这最宝贵的生命赐给我,不单是肉身的生命,更是属灵的生命。

保罗说:“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12:19)。歹徒彭斌没几天就被抓捕,是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20岁的治安警察,目的是抢车,为贪财走上抢劫杀人的道路。神是公义的,祂为我伸了冤。我真正明白了当时主没有给我拿枪报复的力量,是为要保全我,祂为我伸冤。

我康复后,我写信给深圳检察院和法院,要求不要按死刑起诉,给他悔改的机会。(当时正是打击车匪路霸最严厉时期,许多罪犯被判死刑,更何况公安人员知法犯法,持枪抢劫杀人),他父亲及家人多人在政法公安系统,他们走关系,再加上我受害人的请求信。最后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弟兄姐妹。我从小生活在基督徒的家庭里,我几岁在上海,母亲就带我去教堂,带我祷告,唱赞美诗。当我长大了,受文化大革命无神论影响,离开了神。贪恋世界、金钱、地位和享受。我知道神恩待我们全家,因妈妈常常给我们数算神的恩典。我三岁时,父亲去世,去世前对妈妈说,要跟耶稣走。当时我们兄弟姐妹四个都很小,都没有工作,没有任何收入。刚解放不久,国家还很穷。我母亲一个寡妇带着四个孩子,若不是神的恩典,怎么能带大这四个孩子?我母亲从36岁守寡直到91岁回天家,靠着神的恩典,她辛苦劳动,不但养活我们,还要奉献。使我们兄弟姊妹都成家立业。我知道神特别恩待我们家,但我贪恋世界,却远离神 。

我母亲常对我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衣有食就当知足,现在条件已经很好了,不要再拼命去赚钱。要快来信主。我心想信主不就是死后好上天堂吗?加上妈妈说我们信主的不能说假话。我心想不能说假话怎么赚钱?为了安慰母亲,我对妈妈说,等我退休了再信主吧。因为我有我的想法,想趁着年轻,多赚些钱,享受享受,等老了做不动了再信主,这样死后不下阴间上天堂又享福,生前享福死后又幸福,真是两全其美。感谢主,祂没有按我的如意算盘拣选拯救我,不然,还没等到那时候,我就悲悲惨惨地下阴间了。

亲爱的弟兄姐妹,当我被歹徒连打三枪面临死亡的时候,我没有哭,在医院手术苏醒后疼痛难忍,呼吸十分困难,动都动不了,八根管子插在身上,但我没有流过一滴眼泪。而当我意识到蒙主拯救,被主紧紧抱在祂爱的怀抱里的时候,我大哭了一场。

我说,“亲爱的主啊!你为什么这样爱我?你为什么这样爱我吗?象我这种忘恩负义的人根本就不配你如此的大爱。你给了我和我全家许许多多的恩典,但我却背离你,远离你,在外放荡,当走头无路,到了人生尽头的时候,我只简单的一声呼救,你就伸出怜悯和大爱的手将我救起。主啊!你的恩典为什么会这么大?你的爱为什么会这么长?你的爱为什么会这么阔?这么深?我永远也无法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爱我,我永远也无法报答你的恩你的爱”。

从那时起,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耶稣基督才是我生命中的真财宝,值得我一生去追求。为报答神的救命之恩,1993年我报考就读江西省圣经学校,毕业后,停辞国营公司职务和工作,在吉安教会事奉神,不拿教会薪水,做专职传道人。家里生活靠妻子一百多元工资和外地肢体的帮助,虽然并不富裕,但不缺乏。有亲戚和朋友给我介绍较高薪水的工作,都被我拒绝。这并不是我很属灵,而是神的爱实在太大,这刻骨铭心的生命经历,使我无法回到从前的生活方式中去。在余下不多的年日里,好好为主做工,报答他的恩典,如果说我起初事奉是报答主恩,但今天的事奉是因着神给我的托付和负担,我愿意肩负这样的责任,直到见主面。

亲爱的弟兄姐妹,如果你们的家人还没有信主,就要以我这个活生生的见证劝告他们,你们要为他们祷告,而且是恒切祷告,不要怕不听,只管把福音的种子播下去,只要温度、湿度、时间一到,就会发芽生长的,我母亲在我几岁起就给我说主的救恩,就一直为我和我们全家祷告,直到我42岁才接受。这是因为条件成熟,时间到了。圣灵一作工,播在我心中的福音种子开始快速发芽生长了。不然,蒙拯救也不知道是神的恩典。

因着我的蒙恩,我们全家大大小小全部信主。现在不但我家两个女儿女婿和孩子信主,我们一大家庭,我两个哥哥和嫂嫂,姐姐和姐夫,以及他们的第二代和第三代的孩子们,都信主。而且我的女儿女婿还是教会义工,有的参与公益慈善义工活动。这都是我母亲播种的延伸效应,几十年祷告的结果。如果没有母亲的福音播种,危难时我就不知向谁求告。所以你们也要这样行,请你为家人的得救,付出祷告的代价吧!

注:见证人陈昆浩,2018年11月部分修改。蒙恩归主后,作者于多地见证了神对自己的这一奇妙拯救,为众多弟兄姐妹带来感动和激励。

相关新闻

病患中,神开了救恩之门—-一位姊妹重病得主医治的见证

经历罹患病痛,亲眼看见神的大能(上)------两位姊妹重病得主医治的见证在临汾基督教会元旦前夜辞旧迎新跨年晚祷会上,袁菊红和赵喜平两位姊妹分别分享了自己罹患重病,蒙神医治的感人见证,他们流着眼泪,泣不成声地述说感恩的见证和奇妙的经历,台下人们也被深深感动,引起了强烈共鸣。神恩浩大,数算不尽,恩典无限,超乎万有。现摘要记述,以飨读者。(一)   袁菊红:病患中,神开了救恩之门我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12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