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基尔伯恩一家在中国72年的奉献(上)

导  语 

在香港求精学院教堂中有块基石,上面镌刻着“为纪念将一生奉献给上帝和中国朋友的所有加拿大传教士”。基尔伯恩就是这样的传教士家庭。

从1891年~1963年,72年的光阴,莱斯利.吉福德.基尔伯恩(启真道)医生一家三代,为中国的医学事业、高等教育献出了毕生的精力。他们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健康幸福、给华西带来的崇高的医学本质教育及史诗般的服务工作,至今让人感动不已并肃然起敬。

【永远的华西】为你荐上香港中文大学求精学院Bertha  Hensman教授写作、华西雷清芳教授翻译的文章《基尔伯恩一家在中国72年的奉献》。

正  文 

1967年6月23日莱斯利·基尔伯恩(启真道)突然在多伦多西方医院辞世。时值他与编者们密切工作准备本文的发表,也正是他在从事书写华西大学的历史之时,写华西大学的历史他已盼望多年了。 

英国作家Kipling(吉普林,190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对他的同胞曾说道:“他们必须去知晓只有英国才清楚的英国人。”此话对加拿大具同样价值。多数讲英语的加拿大人在国外被误认为是美国人,而在英国殖民地如香港又被正式指定为英 国人。加拿大教友几乎在世界各地都做了许多医疗工作,当加拿大人想念这些医学教友时,总是倾向于联系到像David  Livingstone(大卫·利文斯)或Albert  Schweitzer(艾伯特·史怀澈)。然而他们二人均不能被认为是有代表性的医学教友(medical  missionaries)。

由于共产党及其支持者的大力宣传,许多人似乎认为那个在中国工作了18个月的诺尔曼·白求恩(Norman  Bethune)才是唯一的加拿大医生,他所做的任何事对中国都是重要的 。一位美国荣誉教授曾经写道,无论是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希腊医生,医学之父)还是金纳(Jenner英国医生)或巴斯德(Pasteur,法国细菌学家)或亚历山大弗莱明(Alexander  Fleming,英国医生,青霉素发明者),他们都不如白求恩被众多的人所知和尊敬。如此轻率陈述的真像会被任何一个对中国及中国人的略知者所疑问。提及中国唯一的中医华陀,知道他的人较白求恩还多数百万, (华陀是著名的中医内科、外科医生,生活在2世纪,他受到所有中国人的尊敬。)

加拿大人罗伯特·蒙(Robert  Moon)在他的书“我见到了国外的加拿大”中承认,以前他对有代表性的同胞在其他国家已经做和正在做的工作是缺乏了解和无知的。加拿大应以基尔伯恩一家为荣,应熟知这一家人及其工作。

1891年奥玛·莱利斯·基尔伯恩(启尔德)作为教会的先遣队员从加拿大穿越太平洋,乘河道蒸汽船和小家用船,溯长江、岷江而上,由上海到达四川西部,之后他成为负责在四川首府成都建立华西协合大学的一位领导,多年来这所学校一直是中国汉口以西地区的唯一现代 高等学府。

1914年他因建立华大的医学院而在国际医学教友团中著名。自1952年以来其子莱斯利·基尔伯恩(启真道)又因推进香港的一所高等教会 学院——求精学院而著名,约有11年的时间,他领导、推进这所学院,在逃难的环境下 ,由一个次级不合格的学院发展成为香港中文大学的三个基础学院之一。中文大学于1963年成立,他起了重要作用。从1891年到1963年的年代,这一卓越的加拿大医生家庭的传奇故事层出不穷。

基 尔 伯 恩 家

奥玛·基尔伯恩(启尔德)——1891——詹尼·福勒(1892去世)——1894——丽塔·吉福特(启希贤)(1864—1942)

奥玛和詹尼为加拿大卫理公会先遣队的华西工作团,1891年来华。丽塔是1893年为妇女联合教会的先遣队来华,1894年与基尔伯恩结婚。

-----------------------------

        ↓            ↓

莱斯利·吉福特 (启真道) 康斯坦斯·艾伦

       ↓             ↓

(1895-1967)          (1898-1961)

----------------------------------

      ↓             ↓

科拉·艾尔弗雷塔      罗兰·肯尼思

( 1899-  )         (1901-1959  )

麦 克 鲁 尔 家

威廉·麦克鲁尔——1888——玛格丽特·安·贝尔德

加拿大长老会先遣队1888年来中国河南,安是随美国长老会来华服务的。

------------------------------

    ↓               ↓

珍尼特·罗吉(启静卿) 玛格丽特  

   ↓               ↓

(1894-1945)     (1903-1938)

---------------

      ↓

罗伯特·贝尔德

      ↓

(1900-  )

珍尼特·麦克鲁尔——1921——莱斯利·基尔伯恩(启真道)1921年到四川

----------------------------

     ↓             ↓

罗伯特·麦克鲁尔        玛丽·埃丽诺 

(1923-)                     (1924-) 

--------------------------------

     ↓             ↓

弗朗西斯·玛格丽特    吉恩·艾尔弗雷塔

(1927-)                     (1930-)

1947年莱斯利(启真道)与吉恩·米勒结婚,她作为医学教友受加拿大联合教会派遣来华。1923年罗伯特·贝尔德·麦克鲁尔与艾米结婚,来到河南,有四个孩子 :诺拉,道格拉斯,帕西特,约瑟芬。1949年玛丽·埃丽诺受加拿大联合教会派遣来华任护士,1951年共产党接收华大后回加拿大。1952年莱斯利和吉恩·米勒离开中国去香港,在香港大学继续作医学教育工作,直到1960年夏,之后在求精学院(现为香港中文大学的基础学院 )莱斯利任副校长,1963年他们回到加拿大,1964年夏从加拿大联合教会世界传教团委员会退休。

微信截图_20190311234128.png

启尔德(Omar Kilborn)1867年11月20日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Frank,是兄弟五人中最小者,5个人中只存活了二人。他靠兄长的支助,得以求学。先后在Queen's大学获金奖和文学硕士(MA)学位后,开始学医。23岁前取得外科硕士(C·M)和医学博士(M·D)学位,之后在爱丁堡及德国海德里读研究生,尽管他在Queen's大学已获得了一个工作位置,但他仍选择作一名志愿先遣队员 ,受加拿大卫理公会派遣1891年到四川开展工作。这之前该教会在海外只有日本有教友 ,均未开展医学教育工作。启尔德医生力谏他的教会去中国开展工作,包括医疗工作,这方面他起了很大的作用。一位退休的教友 ,曾与美国圣公会和卫理公会的两名教友在中国东部工作过,建议新的冒险地应去四川。

1891年启尔德医生在离开加拿大前与詹尼·福勒(Jennie Fowler  Queen's大学文学硕士B·A)结了婚,他们一起乘小船经上海沿长江、岷江逆流而上入川 ,历时三个月,旅途极其艰难。1892年到达成都后两个月,最大不幸降临,詹尼因霍乱病去世。

1894年启尔德与加拿大另一教友丽塔(Retla Gifford启希贤)在成都结婚。丽塔出生在安大略省,是八个孩子中最年长的一 位,在当时只有少数妇女被允许学医之时,她进入了多伦多大学女子医学院(后该院并入了Trinity大学),1891年毕业,获得大学的医学博士(M·D)和外科硕士(C·M)学位。1893年受卫理公会之邀,以医学教友志愿队员身份来华,成为中国西部第一 位受过现代医学训练的女医生。他们最初住在嘉定(现在的乐山),之后七年经历了中国巨大的政治灾难,排外运动及义和拳起义 。此时启希贤还参与其夫在中国西部建立医学中心的工作。

1895年4月7日启真道出生,5月全家迁居成都。此时正值反对洋人排外活动高潮,城内外国人所有财物均遭破坏。他们躲藏经历了好些危险的日子后,才在一天晚上半夜上路逃离成都,乘一小船,历经长途航行回到上海。同年晚些时候 ,他们又回到了成都。启希贤医生开办了一所妇女儿童医院。启尔德医生继续担任先遣志愿队员的组织及领导工作和建立了一所为男性开设的医院,于1910年创办了华西协合大学,成为这所新大学校董会的第一任主席 ,又经过进一步努力,1914年建立了医学院。以上两所加拿大教会医院多年来一直是医学院的主要教学医院。

当时教员奇缺,启尔德医生从大学成立到他1920年去世离开华西,一直是教员中的一员,除了承担医学课程之外 ,还教授其他课程,如化学、生理、眼科等。启希贤医生教儿科学、治疗学及医学生的其他课程。

启尔德医生还是中国红十字会在四川的组织发起人之一,又兼任教区的牧师工作。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清政府时期,他参与了救治伤病员的工作。在美国人Rev·James·M的著文中曾这样写道:奥马(启尔德)医生通过新建立的中国红十字会 ,有数月时间参与救治伤病员。这些士兵在受伤后最初往往得不到任何帮助,当时食品缺少并很难获得,时值雨季,他常常不得不步行 ,赤脚穿草鞋走在泥泞的战场上,用他那广博的知识遍及各伤员。他是一位伟大的医生,他离开设备好的医院去为普普通通的士兵服务 ,而在当时士兵是不受人重视的。中国人都说他真正是一个完人,从未见过具有如此仁爱之心和人道主义精神的人。

1898年他们的大女儿康斯坦斯·艾伦出生,1899年二女儿科拉生在加拿大休假时期。1901年小儿子罗兰出生于成都。启希贤医生又教书,又抚养孩子。

1919年启尔德医生回加拿大休假,1920年维多利亚大学授予他口腔博士(D·D)荣誉称号,一个多月后他因肺炎去世(源于1914——1918年战后流感病毒感染),享年53岁。

在成都,众多基督教徒及中国的朋友为他举行了基督教的追悼会,而非教会人士及领导们更为他举行了十分隆重的悼念活动 ,成为当年教会工作中最重大的事件;人们在孔庙内广场上设立香案,他的照片高悬于彩旗之中,有僧侣们身着白色丧服吟诵经文 ,唱着祈祷文,引导着纪念活动进行。在这之前和之后均从未有过那一位教徒受到过如此特殊的荣誉。

人们高度评价他的功绩,他是一位细致的管理者,口才极好,善于词令,是一位极具创建性的教育家,一位忠实的朋友 ;人们高度赞扬他在中国的贡献,他在中国的工作中,最有意义的是他不遗余力地献身于对中国有益的事业,深受中国人民的爱戴。

他著有好些书,其中“健康与疾病”1910年在加拿大出版,为医学教友们的工作用书。“中文教材”1917年在成都出版,供一年级医学生学习使用,此书是所有外籍学生使用的重要教材,一直用到1930年末。

启希贤在丈夫去世后,返回华西,继续在医学院任教和从事加拿大妇女儿童医院工作长达12年。她与其丈夫一样为创建华西大学的医学院做出了重要贡献。

微信截图_20190311234245.png

启希贤怀着年青人的热情,反复劝说领导,力争医学院招收女学生,当时学校是不收女生的。她与其夫一样有着坚定信念 ,和其他教友一道,多次承受政治动乱的危险,而且毫不灰心,1895年极恐怖时期几乎无法生活,但他们仍无所畏惧,专心致力于教会给予的工作和对中国人民的奉献。

启希贤和她的丈夫一样,极具口才,深受中国人的欢迎、信赖。她还是反对缠脚运动的志愿者之一,成为该协会早期的主席 。由于她在生活中亲眼见到许多小女孩受法律规定缠脚 ,从而带来了种种痛苦。她在华西一直工作到1933年退休。她最大的贡献是为儿童医治疾病。1942年12月1日,她79岁时在多伦多去世。

启真道(Leslic Gifford Kilborn)在他父母为创建华西努力工作时期回加拿大学习,1913年通过录取,获得了爱德华·布莱克奖学金,进入多伦多大学维多利亚学院学习,主攻生理、生化学。1917年以优良的成绩毕业,获得到维多利亚科学银质奖,之后继续攻读生理学研究生。此期他得到大量经济支助,建立动物实验室和做其他有益工作,担当生理学的演示法教学者。1918年获文学士(M·A)学位,后继续攻读医学,1921年毕业,当年与珍尼特·麦克鲁尔结婚。秋天他们乘船返回中国西部 。回到成都后,先在彭县华西大学语言学院充实中文,又做了些医务工作,18个月后回到成都。

微信截图_20190311234334.png

开始启真道在医牙学院任教,教授生理学和生化学,且全用中文讲授。1923年7月大儿子罗伯特出生在峨眉山。次年第二个孩子玛丽·埃利诺出世。1921-27年四川省地方君主连年混战,1925年他受枪伤,生命重危,恢复很慢,历时四个月。由于这一枪伤致使他的左肩留下永久残疾。

如同他的父母亲一样,他也善于言辞。他一直在华大教书,还将外文生理学教科书译成中文,出版了生理学实验手册。 (这是受到中国医学生们和一位对现代医学不屑一顾的年长的中国教师协助下完成的。)

1927年中国革命时期,他们全家经由重庆到上海,在航经一条小河去重庆时,生下了第三个孩子弗朗西斯·玛格丽特。旅途常遭受战火 ,随处躲藏,有时不得不藏在船的货仓里。到了上海正值蒋介石占领上海,又一次遭受战火,几天内带着三个孩子搬了三次家。

1927-1928年启真道第一次休假回加拿大,继续完成了他的博士研究生学习 ,取得了多伦多大学生理学哲学博士(Ph·D)学位,1928年秋全家又回到成都。离开前还去波士顿Carnegie营养学实验室工作了短时间,从温哥华上船的行李中他还带有野外检测基础代谢的仪器,他计划将对中国西部外来民族生理学特征进行调查研究。

除了教生理学、药理学外,他还教授医学英语。启真道医生还被选为华西大学管理层的接班人,任华大医牙学院院长直到1950年辞职。大部分时间还兼任医学系系主任一职。

1930年第四个孩子吉恩·爱尔弗雷塔出世于成都。1937年夏抗日战争爆发,启真道与华大职工一道,日以继夜地为欢迎 、帮助、安排逃难而来的各大学职工和学生。他们一直在成都避难了好些年。他负责安排来自齐鲁大学、中央大学医牙学院 ,后来的北京协和医学院的职工和学生,为之提供食宿,安排他们使用华大的实验室和医院继续学习。协和护士系是最大的一批于1941--42年到达,之后,燕京大学的教职工来到。启真道夫妇家常挤满流亡来的 各校教职工,其中有金陵大学的校长吴贻芳,南京大学的彭**和女儿等,许多知名教授和家属,或先或后,或长或短住了一些日子。

他除任院长和担负沉重的教学工作外,还承担了对西部边境地区一些民族的调查研究,先后担任了社会学杂志编辑(1925-34;1936-1941),主编(1941-1942)。在那多灾多难的年代,他的夫人珍尼特一直与他并肩战斗。

微信截图_20190311234409.png

珍尼特·麦克鲁尔(Janet Mcclure启静卿)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取得了医学博士(M·D)学位,1894年10月6日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是威廉夫妇之长女。她的一生同样充满着挑战和奋斗。她将自己完全奉献给了家庭,还用相当时间管理了眼科诊所,之后承担了华大教职工的健康方面的诊治工作;她给医科学生上儿科学,给医学和口腔学生上医学英语课 ,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健康代价。1925年启真道遭枪伤时,她的血压开始上升,之后四年的政治动荡和危险,使血压无法恢复。1935-1936年的休假,他们带着四个孩子,途经蒙古-西北利亚回国,为的是让启真道正好能参加在莫斯科和列宁格勒召开的 国际生理学会,在转道芬兰、瑞士、丹麦、英国时能对许多医学院校进行访问,之后再回加拿大。1936年全家又回到成都。1937年夏正在峨眉山休假,中日战争爆发了,他们尽快地回到成都 ,日以继夜参加接待从中国北方、东部逃难而来的流亡学生。1939年日机开始轰炸成都,加拿大学校(Canadian school大家称之为弟弟学校)迁至仁寿,启静卿任学校主管两年,还部分时间任校医。该校主要招收教友们的孩子,后来也收中 、西方其他人士的子女。这两年里她两次小中风,但恢复较好。他们的大儿子罗伯特1941年回到加拿大完成高中学业后,参加了加拿大皇家空军 。她为他的安全担忧,开始偶发心绞痛。

阅读原文

相关新闻

在川传教士百年书札—坎宁安

今天,让我们跟随坎宁安夫人(Mrs. E. R. Cunningham)的书信札记,了解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国女性生儿育女的艰难和不易,感谢华西协合大学的医生们为提升围产期母婴保健水平、治疗婴幼儿眼疾而做出的卓越努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767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