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母亲节,听一位在麻风康复村服侍9年的母亲与她三个女儿的信仰故事

1/7
  • 田姊妹和她的三个女儿

    田姊妹和她的三个女儿

  • 田姊妹在服侍患病老人

    田姊妹在服侍患病老人

  • 田姊妹快乐生活照

    田姊妹快乐生活照

  • 与老爷爷一起开心的笑

    与老爷爷一起开心的笑

  • 田姊妹和女儿

    田姊妹和女儿

  • 田姊妹和老人多亲热

    田姊妹和老人多亲热

  • 田姊妹和女儿、同工合影

    田姊妹和女儿、同工合影

春去夏来,生机盎然。在这个被上帝彩笔挥画的万物蓬勃生长迷人季节里,5月12日这天,全世界的母亲们迎来了自己的节日——母亲节。在我们这个有着尊老、爱老五千年灿烂文化的国度里,母亲节这一天,更是异常的热闹。无论是城市的大街小巷、还是县城的村镇、乡村,大多母亲们,都会满怀喜悦的心情,接受孩子们和丈夫赠送的玫瑰花或其他花束、糖果、书和纪念品。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初为人母的年轻妈妈们,当她们收到小孩子们自己动手制作的、上面用蜡笔稚气地写着“妈妈,我爱你”的字样的卡片时,更会感到格外自豪、欣慰和满足!

母亲节,这是一个羔羊跪母、感恩母亲的节日。在这个专为母亲设立的节日里,同样在我们中国各地基督教界也有不少的姊妹们,会在这天到当地教会欢聚一堂。以各种方式来热烈庆祝这个属于母亲自己的国际性节日。

主日恰逢母亲节,已为人母的姊妹们会在教堂作完礼拜,兴高采烈回到自己的家里。孩子们会一个个手捧鲜艳的康乃馨、红玫瑰,热情的迎上来;拥抱着自己母亲,凑近耳朵说着祝福的话……是啊,母亲节自从创立后,得到了全世界各国人民的赞成和支持。母亲节,这个由美国一名基督徒建议、创立的节日。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名副其实、深受世界各国人民欢迎的国际性节日。

在这个举世欢庆的节日里,笔者感慨万千,不由再次想起《福音时报》在前段时间专栏里,多篇报道在麻风康复村作义工的那些姊妹们。在这些报道中,有一位被多次提及的田姊妹和她的三个女儿。但遗憾的是至今没有拜见过她们,更没有读到有关她们一篇详细的报道。在母亲节这天,很想知道她和的她三个女儿的故事。

在这种想法的驱使下,于是在母亲节这天的傍晚,笔者先后两次,分别拨通了远在千里之外、广东一麻风康复村小宝及她的妈妈田姊妹的电话。在先后二个多小时的交通中,再一次被这位母亲及她的三个女儿敬主、爱主,甘愿作为“活祭”摆上自己,甘心服侍麻风老人的义举所感动……

麻风康复村这个在中国大地上、既神秘又不为外人太多了解、也是一个被当今社会渐渐遗忘了的村落。而生活在康复村的麻风病患者更是成为被人们遗忘了的最后一个部落。就在当今他们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是主耶稣向他们伸出了慈爱的双手。将温暖的阳光撒在了他们头顶,使他们即将破碎的生命有了期盼。

上帝派来了他的儿女——“助手”志愿者团队来到了麻风康复村。因为他要让这些神的儿女,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这些缺少被爱的老人们,“耶稣爱你们,我也爱你们,上帝祝福你们!”他们这个只有60多位基督徒组成人的团队里,常年穿梭在山东、湖北、江苏、广州等六个麻风康复村,服侍、照顾着近600多位麻风病患者。

我们知道,在圣经中分别记载四名伟大的母亲:她们是伟大在于信心的摩西之母约基别;伟大在于祷告的撒母耳之母哈拿;伟大在于奉献的马可之母马利亚;伟大在于家教的提摩太之母友尼基。圣经中的这四位受人尊敬、受人爱戴的伟大母亲。为我们树立了成为优秀母亲的榜样。正是因为有了她们无私、慈爱的付出,才使两千多年来,无数母亲为广传福音而前仆后继,努力教育着自己的子女,使福音这样的好消息得以代代相传。

在这个“助手”的服侍团队里,就有这么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田姊妹,今年已53岁,是一个单亲妈妈。早在2006年在石家庄老家时,一位姊妹给田姊妹传了福音。到了2007年的7月份她在当地一所教会受洗,成了神的女儿。

2011年在青岛过年之际,她就带着还有半年就大学毕业的大女儿、第一次去了麻风康复村。到麻风康复村后,她和大女儿顾不得休息。挨家挨户依次去老望那些患麻风病的老人。在现场,母女俩人被这些麻风老人的生存现状和环境所震惊;看到的是凄惨和可怜,看到的是老人们,在地上脏兮兮爬来爬去……当时就决定留到康复村。将自己和大女儿当作“活祭”献给神。用自己的后半生去好好服侍这些可怜的老人。

一个礼拜后,田姊妹又把自己只有11岁的双胞胎大宝、小宝带到了麻风康复村。在离开家的前一天那个晚上,她和两个女儿有一段对话,听后无不使人感动。那天晚上,夜已很深,也很静。田姊妹对两个女儿说,孩子,咱们不上学了。女儿天真的问妈妈,为什么不上学了?妈妈说,你们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爷爷奶奶,他们因为生病,没有了眼睛、耳朵,手和脚。我们去了,就是他们的眼睛、耳朵,手和脚。孩子们自小对妈妈非常非常依存,心想只要能跟妈妈在一起。马上快乐的回答,去就去吧。

离开青岛的家,她们母女四人来到麻风康复村,开始了服侍老人的义工生活。过了一段时间,田姊妹在大女儿的提议下,卖掉了在青岛市的房子,将所得款项全部捐交给了“助手”服侍团队。从此就义无反顾的开始了在麻风康复村的常年服侍工作。

她们平时,每天从凌晨4:00就起床了,开始了读圣经、祷告、灵修活动。在7:30左右吃过饭早饭后,她们姐妹三人就随着“助手”团队的其他弟兄姊妹一块,开始依次到麻风老人居住的房子作服侍工作。她们会为老人们倒夜盆、服侍老人们洗漱,甚至服侍那些手脚不便的老人吃早饭。在有事做的情况下,她们一直会工作到吃中午饭。下午接着去服侍老人……

她们这些看似平凡的服侍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不觉一干就是整整9个春夏秋冬,三千个日日夜夜。在麻风康复村服侍的这九年中,她们母女们基本上没有节假日,就连春节也没有好好休息过,因为这些老人太需要她们了,她们也离不开这些老人。这不,因为工作的需要,两个月前她们又从山东来到了广东的麻风康复村,作服侍麻风患者老人工作。在这个麻风康复村,他们一块只有8个义工,服侍着近100多位患麻风病的老人。

田姊妹在电话里告诉笔者,她们这个“助手”团队里的姊妹弟兄,为了推进事工的开展,大多把自己的家产卖的一干二净,所得款项全部资助“助手”团队,用于他们团队的日常开支。为了节约费用,他们多年来也没有吃过一顿大肉,全是吃的大锅素食饭。甚至大多弟兄姊妹也没有买过新衣服,全是拣来、或是别人捐献的衣物。多年来也没有好好看过电视、电影,除过吃饭、睡觉、服侍时间外,余闲下来的时间,全用来祷告、向神诉说心里话;读圣经认真听神的话。

麻风康复村的老人们有福了。一是老人们再不孤单了,因为院子里有了大宝、小宝和她姐姐银铃般的笑声。二是麻风患者生命也得以救赎,这些老人中大多信了主。因为他们是在那个寒冷的旧社会患上了麻风病的;在今天,是上帝派来了他们这些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弟兄姊妹,使麻风老人们从此感到了上帝春天般爱的温暖。田姊妹就是这个有60多人“助手”团队里一位最具代表性的基督徒母亲,她带领着三个女儿在麻风康复村、努力践行了神爱世人的旨意,用热情、耐心服侍患麻风老人的九年见证,传了福音,荣耀了主名。

在常人眼睛里,她和她的女儿一家人,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另类。对她们的所作所为,百思不得其解。是啊,人生在世,那一位母亲,不是在拼命为自己的儿女创造好的生活条件。可她倒好,放弃城市优越、舒服条件,带着自己的三个女儿,自找苦吃的来到麻风康复村。但是,朋友你知道吗?在电话的交通中,没有听到她们母女一句对生活的埋怨,反到听到的是充满了感恩和喜乐。田姊妹和她女儿们对生活的态度,与当今社会现实中大多母亲和儿女的生活态度形成了强烈、显明的对比反差,给了笔者在听觉上的强烈冲击!

田姊妹在电话里还告诉笔者,当年她带着三个女儿到麻风康复村作义工。她心里曾经痛苦的挣扎过。因为她知道,大女儿20多岁了,已上了大学,也是成人了,她有自己判断的能力。可当年那两个只有11岁的小不点儿,她俩长大后万一后悔、怨恨起自己怎么办?!

事实上,她的担心多余了。一晃9年过去了,孩子们不但没有后悔、怨恨她这位母亲,反而非常感谢母亲为她们选择了一条正确的人生之路。母亲节这天晚上,小宝为自己的母亲写了一首自己创作的诗,表达了她对母亲的爱。笔者抄录如下,也作为本文的结束语吧。 

康复村繁忙的一天现在结束了
今天是母亲节 

一天各自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尽责
并没有和母亲说上几句话
也没有对她说 声“节日快乐!” 

相信她一定会理解的……
相信她也不会等待…… 

“如何帮助更多的人,如何让更多的人帮助人”
这应该是她每天的思想,
至少她每天就是这样嘱咐我们的。 

每天都感谢上帝,
祂赐予世界每位母亲无条件爱子女的心
我母亲——她的爱也一样平凡 

天未亮为我们祈祷
默默祈祷她的女儿们不要远离主、
不要忽略祷告查经、爱世界、自私、骄傲…… 

母亲——我的老师
无论是残疾康复村的老人或是遇到脏脏的乞丐
她都不怕脏不怕累地去帮助;
当水土不服起湿疹非常严重时
也只是笑一笑,靠着信心坚持做工…… 

母亲的优秀品质
作为女儿的我可能永远都学不完 

母亲严厉,甚至买一支笔
都要汇报经她审批

必须没有浪费,能用的不让去买
省下这笔钱
给需要帮助的或推进事工而用…… 

我想生气,
不过,经上不是说:
“我受苦是与我有益,
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吗? 

我的母亲太平凡
述说起
也不过都是些小事
再怎么述说
三天三夜说不完…… 

在我心里,
亲爱的妈妈—— 

她开口就发智慧;她舌上有仁慈的法则……
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独你超过一切。(箴言 31:26-29)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

相关新闻

苦难是回到主面前最近的路——麻风病康复村义工上官姊妹感人见证

2007年11月,我被医院确诊为肝癌。我的婚姻是不幸的,当拿到诊断书的那一刻我做了一个决定,离婚。在满足了丈夫提出的所有条件后,我重新又变成了无产阶级。没有了房子,自己打拼多年的积蓄也多数给了他。那时候我还在做生意,虽然两个孩子判给了前夫,我也要为他们创造条件,尽可能从物质上为他俩积累下一点财富,以备将来完成学业。所以我不能倒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985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