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少年之殇》连载十二:伪装之下

编者按:这是一个伤害与被伤害、救赎与被救赎的连载见证故事。他是个九零后,他本该是上天的宠儿,但他的父亲慵懒好酒,母亲又整天忙的像个陀螺,他还有个娇纵跋扈的姐姐……

“穷养儿富养女”是他父母的口头禅,他和姐姐一起长大了,他姐被养成了刁蛮公主,他却像个落魄乞丐……终于,早已习惯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将走出校园之际,他一声不响的实施了“报复”,他留给父母一道难解的谜题,他却带着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来寻找答案,但很快他母亲找到了耶稣,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继续为您讲述《少年之殇》。

十二 伪装之下

凡使这信我的一个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这人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这世界有祸了!因为将人绊倒;绊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绊倒人的有祸了!——马太福音18章6—7节

想起媒体上报道过的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校园霸凌事件,我又担忧地问:“那,你们学校里有人欺负你吗?”

“没有,就我这么老实谁欺负我干啥呀,再说我也不招谁不惹谁的,谁要成心地欺负我我也不能干呀,就说咱老实咱也不能让人骑脖子上拉屎不是?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我这个大活人呢?就说我不惹事吧,但我也不会怕事的。所以老姨啊你就放心吧,要实在遇着那不讲理的,我顶多就躲着点不搭理他们就是了,我才不会跟那种人一般见识呢……”他在说笑间似乎向我展现了他在人群中的不卑不亢,和他那有原则有底线的处世之道。这样看来,他是多么富有理性啊!他为人谦和又有包容心、有眼界有胸怀,他能有这样的好品性还真是令我欣慰!我不禁暗自疑惑道:像这样的一个他,会做想不开的事吗?难道真是我多虑了?

不,倘若他再阳光一点、再自信一点,那他这些话我也就全信了。可他的笑容明显不是发自内心的快乐,所以,它根本遮不住他那打骨子里透出来的自卑和颓废感。所以,他这也只是伪装起来我看的,他知道我最重人的品行,而他也只是想让我看到一个能让我感到欣慰的他!这就跟他在父母面前的伪装,以及他在人前的拘谨一样,那都是为了博得他人的一份喜爱!

我可怜的孩子,你为什么要让自己活得这么累呢?其实,你真的没必要这样,因为我们都很爱你,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们都一样的爱你!不为别的,只因为你是你,在我们心里你永远都是不可取代的唯一!特别是你的母亲,她也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爱你而已,所以我真希望你能早点明白:我们爱你的方式,或许并非你所期待的那样,但我们并没有不爱你!而你,只需卸下一切的伪装,去做你最想做的自己就好,就像其他孩子那样率性而为,哪怕是讨人嫌、哪怕是隔三差五地闯点小祸,但只要你能够真心快乐就好!

我亲爱的孩子,对不起!我知道这也有我的错,以前我真不该期望你比别人更优秀,因为这世上本就没有完美无缺的人,我又凭什么期望你优于常人呢?否则,你现在至少是不用在我面前这么辛苦地伪装自己!只是,我明白得太晚了,而我又不知该怎样帮你揭下这面具,因为这张面具你已经戴了太久,如果我冒然帮你扯下它,那就如同从脸上硬生生地剥下一层皮来,那对你来说同样是血淋淋的痛!所以,我实在是不忍,也做不到!

而他这深入骨髓的自卑和颓废,到底又是从何而起呢?主啊,我看到了:年幼的他见他姐在我怀里撒娇时,他就喜欢地扑了上来,我却推开了他,还说着“哎呀瞧你脏兮兮的快躲我远点。”结果,他便哭着跑去了堂屋,并伤心地说着“为啥你们都喜欢白色的不喜欢黑色的呢?我不就没我姐长得白嘛,你们就都喜欢她不喜欢我,可我也不想自个长得黑呀?”我们当时就都笑坏了,因为我们谁也没见过这么个小娃娃,竟会像个大人那般一本正经地哭诉。我们不许他像他姐那样撒娇,并不是真的嫌弃他,那只是因为他是男孩子,我们也只是不想他养成女孩子那样的性情而已。

只是,我们都忽略了他那时还太小,并且谁也没在乎他的悲伤,反而都觉得他那模样太萌、太有趣了,从那以后我们就常常故意逗他哭。之后,他妈只是玩笑说他是爷爷捡来的,他只要不开心了就会独自坐在堂屋忧伤的哭着:“我妈不是我亲妈,我爸也不是我亲爸,只有我爷爷是亲的,因为我是我爷爷捡来的,我也不知道我亲爸亲妈在哪呢!”为此,他从三四一直伤心到了七岁,我们却是意犹未尽地笑了许多年……当这一度令我们笑了又笑的往事此刻闪过我的脑海时,我竟满心的愕然,再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那欢喜地扑进我怀里的情形,正映照我儿时扑进母亲怀里的样子;他那渴望得到宠爱的眼神,正映照我那时渴望被爱的心境;我推开他时他那悲伤的心情,也映照母亲推开我时我所感到的心痛;我也曾被人戏说我不是父母亲生的……而我和他这如出一辙的经历,所带给我的伤痛又是多么的深远啊!神啊,你是在借此提醒我的罪吗?

我还以为,我犯在他身上的罪,只有一个不得已的谎言,可我没想到……直到现在我才深刻地意识到:那一点都不好笑,因为我们这些不着调的成年人,竟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了一个孩子的痛苦之上;那种心在滴血般的痛,我都是深有体会的,可我把些事做在他身上时,我怎么就把这一切都忘了呢?原来,我也是绊倒他的罪人之一,我们都是造成他如此自卑的元凶!

是我们弄丢了原本的他,却再难将那个原本的他寻回了,因为我们都错得太远了!有些过犯是可以被原谅的,有些错误是可以补救的,可有些事一旦错得太远就再难更改了,即使神不讨我的罪,我又拿什么来原谅自己呢?他的无辜显出了我的罪,在他面前我就是个罪人,所以我主啊,我当向你和他同时忏悔!

可他这般的消极颓废,又是……?我看到了:他家的大门口和堂屋门口之间,至今都停着别人家的农用车,那简直就是别人家的免费停车场,那好好的月台就是这么被人家的车轧得粉碎,直到坑坑洼洼面目全非,特别是这每天早晚进进出出时,那总怕一个不留神就会被撞破头,而不得不小心地躲着人家堵在自家门口的车的滋味,就别提多么令人堵心了,可他们就一直这么忍着谁也不吱声;他家的老爷子那几家都不赡养,他俩就默默地伺候了老爷子一辈子,就在老爷子的葬礼上那几家还说风凉话,说他俩是占了老爷子的便宜了……唉,就他们所受的这些窝囊气,我都觉得他们窝囊得令我恨得慌! 

我知道,他们两口子这样,也是为了求得一份和谐友爱的氛围,可他们这毫无底线的善良,换来的只是那些不要脸的人更加地得寸进尺和肆无忌惮!于是,他们因旁人所受的窝囊气日积月累,就都化作了无名之火,常常无端地发泄在自家人身上。为此,我也没少劝他们,可他们的这个怪圈,就像是谁也无法打断的罗生门,这令他们越来越深地陷在痛苦的漩涡中,并且谁也出不来!所以,他们全家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快乐的,他们的心理都是严重失衡的,最可恨的是:他们这样的人生态度,也造就了一个和他们一样消极颓废、一样窝囊而又憋屈地活着的儿子! 

所以,鹏鹏的这番话,倒更像是在说:他不想成为他父母那样可以任人“骑脖子上拉屎的窝囊废”,他想成为一个不卑不亢的人,甚至希望自己能是个盖世英雄,可他知道他不是;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就连他自己都感到厌恶的、他父母的影子……各样思绪在我脑海里飞快地转动着,同时我一边听他继续说着,一边出神地凝望着他的脸,并鼓励他说:“好样的,不跟别人一般见识就对了,这说明你的觉悟和眼界都比他们高,不过,要真是有人欺负你,你可得一定得告诉我们啊!”

这时,他先是欲言又止接着又说:“嗯,老姨你就放心吧,真没人欺负我。”就在这一瞬,他那双乌黑深邃的眼眸里所闪现的神情,却不禁令我的心底袭来了一阵冰冷的恐惧感:我就仿佛在他的眼中清晰地窥见了: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深渊!

他虽然依旧面带笑容,可他的心仿佛已被怨恨填满了;他嘴上虽说着安慰我的话,可他的心里却似在说:我虽然成不了盖世英雄,但我迟早都会成为一个咬人的兔子的,这对我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

只是,他要咬的是谁呢?他又何以有这么大的怨恨,他所恨的又是谁呢?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少年之殇》连载十一:一路同行

连载十一:一路同行 我呼唤,你们不肯听从;我伸手,无人理会。反轻弃我一切的劝诫,不肯受我的责备······惊恐临到你们,好像狂风,灾难来到,如同暴风,急难痛苦临到你们身上。那时,你们必呼求我,我却不答应,恳切地寻找我,却寻不见。——箴言1章24—28节 此刻,在这略显荒凉的村头,我们就像这静谧晨光下最微不足道的点缀,我们这些最为亲近的人虽然就站在彼此眼前,但关乎我们的一切却又显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27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