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毕业后,我陷入第一个低谷

六月二十四日是我毕业的日子。毕业典礼上从恩师手中接过的毕业证、学士学位证像是一个暂停键,它们暂停了我四年的在校生活,然而这个暂停键并未停止我继续的学习和认知。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