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国际麻风节:中国大地上的麻风康复村的故事


2019年1月27日是国际麻风节,在这个特殊的节日,我们将目光聚焦在中国大地上数个麻风康复村,这里本聚集着这个世界上最孤单无望的人群,但是因着一群无私奉献的基督徒义工,上帝的爱临到了这个黑暗的角落,这些麻风康复者的生命中,重新充满了喜乐和盼望。


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上帝的爱在他们中间流淌,无论是义工还是麻风病村的老人们,他们的生命都开始变得成熟、丰盛,充满力量……

【爱见证】麻风康复村义工高弟兄的见证(一)感谢上帝为我预备一位善良的好妻子

在中国有一句老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如果没有神的爱,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如果没有神的爱,我真不知道我会如何。如今我只有一颗感恩的心!

我的心去了趟麻风病康复村——写在第66届“世界防治麻风病日”的默想

“世界防治麻风病日”,它是一个节日,却少有人知道;它是一个国际大节,欢庆的人却不多。尤在咱中国,提到这个节日,十有九人摇摇头,仿佛是外星人问地球村子人的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年轻麻风病患者自述:世界之大没有我立足之地,感谢神拣选了我!

我今年30岁了,由于我是麻风病患者,为此让我感觉到麻风病所带来的不便:乘车的时候,在司机厌恶的眼神和不耐烦言语中被赶下了车;吃饭的时候也在顾客和老板的嘲笑中被赶了出来……

世上有双天上的手,叫“助手”!——写在国际麻风节

​它是一个节,却少有人知道;它是一个国际大节,欢庆的人却不多。尤在咱中国,提到这个节,竟表现得跟火星人一般莫名其妙。

爱是什么?——读麻风康复村服侍义工事迹有感

恕我孤陋寡闻,“麻风病”这三个字,只是在《圣经》上见过,当然,麻风病人也是在《圣经》上知道的。麻风病是一种极其污秽的病传染,一旦染上,会危机生命。

震撼心灵!一些基督徒抛家舍业长年无休的服侍麻风病康复者

在国际麻风节(又称“世界防治麻风病日”)来临之际,笔者随同山东教会的两位同工,走访了山东两个麻风康复村,看见、听闻了一些麻风病康复者的悲惨经历,同时,心灵被基督徒义工舍己的爱深深震撼了!

麻风病康复村义工亲身见证(三):锁在地极中的“折翼天使”

​在麻风康复中心做志愿者快一年了,闲暇之余,回顾自己的人生旅途,已悄然过半,感慨时光流逝,唏嘘不已。却做梦也没想到,上帝会让我遇见这些身体残缺的麻风病患者。更惊异的是,在遇见他们的那一刻,我的生命从微弱的火苗变作了一团熊熊火焰,燃烧至今,生命的血液依然滚烫……

麻风病康复村义工亲身见证(二):《亚伯拉罕献以撒》——从剧本到现实

以前我写过《亚伯拉罕献以撒》的音乐剧,期间被主爱感动的那一幕,至今在我的脑海中无法抹去。

麻风病康复村义工亲身见证(一):残阳变夕阳

过去,常常一个人看夕阳,看彩霞遍满天,看大地醉映红。目行西落,默然无声,不禁平添了几多感慨与惆怅。都说夕阳无限好,造物主创造世界时,落日余辉的景象到底要带给我们什么启示呢?直到2010年,我在麻风康复中心做了一名义工,才恍然而知。

一名基督徒义工分享麻风病村老人们的现状

编者按:今年3月份采访麻风病义工乔红霞姊妹时,她说,你更应该去麻风病村采访一下那些老爷爷老奶奶,听一听他们的故事,他们才是真正的主的见证人。这些卑微的人,他们的生命因为遇见主而得到的翻转和改变,那才是真正催人泪下的。

【专访】“自己死,让别人活”——麻风病康复村义工的蜕变人生

再过三个月,张姊妹就成了拥有8年“工龄”的老麻风病村义工了。从2009年7月开始,原本是中医的她辞去工作,走进了麻风病康复村,这些年,她走遍了大江南北二十多个麻风病村,服侍那里的老人,和他们同吃同住,将耶稣基督的爱带给他们。

【专访】麻风康复村基督徒义工:主在那些卑微受痛苦的人中间

2017年3月2日,上海豫园附近一家麦当劳,我见到了麻风病义工乔姊妹,还有另外一个姊妹——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华裔姊妹,温温柔柔的。他们都是在麻风病康复村工作了七八年的基督徒义工,至今未婚。在麦当劳的音乐声中,乔姊妹和我分享了她做义工的7年半的经历。

探访麻风康复村的那些基督徒义工们

2016年虽然过去了,但我去年12月中旬,在山东枣庄和江苏泰兴两处麻风康复村,为期几天的探访,却给我留下了永久的感动和振撼。使我在麻风康复村的基督徒义工们身上,看到了所彰显出来的耶稣的无私大爱。

云南红河州个旧教会与弥勒教会关爱麻风病康复者

日前,云南省红河州弥勒市小红坡教会、天宇教会和个旧市天恩堂的信徒们驱车前往弥勒市虹溪镇,带了80个毛毯、80袋大米以及面包和洗衣液等,探访了那里的麻风病康复者。据了解,目前那里有70位麻风病康复者,大部分已成为基督徒。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