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各地教会  >  正文

【专访】北京一牧师三次碰面新天地骨干 为真道竭力争辩

【专访】北京一牧师三次碰面新天地骨干  为真道竭力争辩 新天地在华分布图

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让不少人了解了新天地在韩国的势力和在中国的发展。近日,笔者跟一位北京的牧师D交流了很久,他曾三次碰到新天地的骨干,第三次与之“大战”。出于爱真理和灵魂,他为真道竭力争辩,并提出了几个方面的问题,为教会敲响警钟。

对于异端邪教,其信奉者我们要怜悯,他们是在错谬教导中失落的灵魂,或许他们也如此看我们;但对于其思想,无论是传道人还是平信徒,我们都要像护教士一样竭力争辩,因为偏离了真理就是偏离了救恩。

不少人碰到过新天地成员,被其传道,或者被拉入教,而与之辩论者不多。新天地的错谬教义已经有不少人指出,D牧师尤其提到了李万熙冒用“保惠师”之名的行为,“圣灵保惠师是灵是神,人若称自己是圣灵保惠师、圣灵教诲师,是新天地的主或耶稣以外道成肉身的神,那一定是异端邪教。”

他介绍,新天地在中国发展很快,自从在韩国被定为异端之后,其总部主要的力量逐渐挪移到了中国的北京燕郊附近,在那里建立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异端教会,并以此为据点扩展到北京其他区。就他所知,新天地掳掠的基督徒对象一般有以下几种:初信对真理不清楚的、遇到困难需要帮助的、信仰根基不牢的,以及生命幼小的信徒。这类信徒被邀请到新天地后,他们不知道自己已被蒙蔽,会接受对方的“洗脑”,最后接受总会长李万熙就是圣灵保惠师这一谎言。

此外,对于那些信主多年又热心服侍,并有一定建造推广能力的“老信徒”,新天地则是采取“一对一”的辅导模式,以收为己用。这些老信徒可能在真理方面有疑惑但又不敢说,不知道属灵的奥秘,喜欢新奇的道理。“他们有一些固定的教材和从圣经挑选出来的内容,然后加以曲解以达到自己欺骗诱惑的目的,还认为只有自己的教会才有救恩,他们所信的神更高明。”

在讲经历之前,D牧师希望信徒们能认识何为正统、异端、极端和邪教。他说,正统的信仰是建立在《圣经》的根基上,信奉圣父、圣子和圣灵三位一体的独一真神,圣子耶稣基督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并且我们是靠着耶稣基督得到救赎,此外别无他名。

异端是假道真理上的错谬,是背道的;极端是断章取义满足私欲,是偏道的;邪教是假道伦理上的犯罪,是不法的。

“极端是开头,异端是迷惑人,邪教是真正不择手段地伤害人。”圣经上也说,将来会有人冒充主名而来,也有背道者,我们当警醒分辨,纯正的信仰是一条窄路,偏离左右的时候只能远离神、走向灭亡。

“新天地的成员认为自己属于启示录中的14万4000人,还把李万熙等同于神来膜拜,认为他是时代的大牧者,是神在末世的代言人,有拣选的权力,对人实施集体控制并不断向全球扩张,犯有淫乱、经济诈骗等罪,这已经是邪教了。”

碰面新天地骨干的经历

D牧师曾三次碰到新天地骨干,一次是探访信徒时遇到,一次是教会信徒被诱惑后他跟随他们去新天地的教会,还有一次则是他主动邀约新天地、统一教和另一个异端的骨干见面,大家彼此辩论,让异端邪教组织有所收敛。

三四年前,他第一次到一个慕道友家里传福音,对方是一对带着两个孩子的夫妇,搞艺术的画家。他们正聊着,突然去了两个人,热情而友好,表现得很爱主和属灵。“我当时没太在意”,可讨论着讨论着,D牧师就发现他们的信仰跟教会不同,而且讲的很有逻辑和方法,步步引导。自那次碰面后,那两人再也没出现过,几年后又去了当地的教会,幸好那对夫妇当时被提醒了。

新天地的人多从东北而来,多分支地在传教,建立落脚点,呈放射状,不像正常的教会。后来得知,他第一次碰到的其中一人已经信主20年,以前在三自体制内教会聚会,不想也陷入新天地。

之后,D牧师所带领的教会的一位姊妹通过网络学习认识了新天地成员,被“一对一”地辅导,十分隐秘,不让教会牧者和其他信徒知道。“那是一个燕郊的头目,是开车过去的,斯文、精神、西装革履,说话礼貌,普通话标准,从外表上根本无法分辨对方的来路。”她是一位很文艺的姐妹,喜欢写作,当时有作品却未能出版,手头拮据。新天地的成员不但给她许诺了一些好处,还借给她5000元钱,并告诉姐妹不用着急还,等学好了真理,可以在她家建立一个教会。

一次,D牧师在意外的探访中看到了有人在辅导那位姐妹,经过交谈,发现对方的教导有问题。“我正好去她家探访,碰到他们在上小课,那位男牧师拿着教材,给她一个人上课。”他们聊了聊,D牧师就发现不对劲儿,怀疑对方不是中国人,刚开始他否认,说了几句终于承认是韩国人,为了传福音方便才说自己是东北朝鲜族的。

在交谈中,那人说他们所信的圣灵是道成肉身的,跟其他教会信的不是同一位,意指李万熙就是已经到来的圣灵保惠师。“他一直拿耶稣做挡箭牌,知道耶稣的名,却拿着耶稣的名来毒害人而非救人。”

随后,陆续有信徒在搬到燕郊后跟D牧师说现在的教会情况,“我也想去看看。”他并没有事先带着对方是异端教会的心理去的,而是想看看信徒们聚会的地方是怎样的情况。一进门看到,他们按照韩国人的方式,脱掉鞋子跪在垫子上,并正对着教会的牧师。“我进去后,对着墙跪下祷告,祈求神的帮助。”从听道到之后的交谈,他都觉得那里隐含着不同的东西,有的信息他们避而不答,不像正统教会一样帮人解惑,只是说,你学习一段时间,从初级、中级再到高级就懂了,“我就纳闷了,难道我们跟圣灵建立的关系不是最高级的吗?”

那次经历后,D牧师就劝那两个信徒不要再去他们认为很好的那个教会了,明显是异端教导,他们根本不谈耶稣的救赎。此外,他和师母还给了那个姊妹5000元钱,让她有借有还,付出代价,并要悔改和归正。“后来神也帮助她,不仅脱离了异端,还建立了文化公司,看到了神的恩典。神会帮助我们,也试验我们,要我们得胜。”

第三次交手,则是由于新天地比较频繁地在通州和宋庄活动。

宋庄镇有20多个村庄、20多间教会,异端邪教有新天地、三赎基督、全能神等,D牧师说他都接触过,受害者非常可怜。

一次,D牧师教会开展查经活动,去了一个怀抱几个月大孩子的姐妹,说教会用的圣经与她们的不同,“我们当时都震惊了,她用的是手写版圣经,字体歪歪扭扭,内容还不同。”那个姐妹一听教会的讲道,就跟牧师说:“你们跟我们讲的不同,你们讲的是耶稣的爱,我们讲的是惧怕,吓唬人的情况非常多。”

比较令人感到遗憾和难受的是,那位姐妹去了教会几次后就消失了,D牧师很后悔他们没有想过要一直跟进和帮助她,觉得爱心太小,实际的行动太少。

后来,他把在宋庄建立据点的几个异端邪教的骨干找到了一起,并叫上北京不同教会的几位牧者,跟对方进行了一次白刃战,看看邪恶的东西在纯正面前能否站立,尽管最后无果而终,他想挽救那些人的心愿也未达成,但多少也震慑了异端的力量,让他们不敢那么猖獗。他意识到,“出于人意不能拯救人,必须是神做工。”

新天地、统一教和另一个类似恩典福音的异端,三个组织的骨干都如约而至,D牧师还记得,那天天气不好,阴沉沉的、刮着风,本来他还想那些人会不会打退堂鼓,没想到他们非常火热,兴冲冲地就赴约了。而且,本来他们互相不认识,最后却互相吸引,建立了一家亲的感觉。

D牧师曾跟新天地的骨干多次接触过,发现对方有权力见到李万熙,外表看上去斯文而有礼貌;统一教的代表是一位50岁左右的女性,来自东北,信主30年,按照D牧师的描述,她充满了少女的激情,讲的“真理”非常荒谬。第三个宣讲类似恩典福音信息的人来自新加坡,讲的信息相对模糊,谦卑而又感恩。

他们约在宋庄见面,那是当地的第一间教会,后来变成了一个银器铺子,做十字架项链等,客厅舒适,有咖啡、钢琴。“刚开始,我们彼此之间比较客气,那场景,就像二战结束之后,各派大佬围着大长桌子各坐一边。我们这边的人稍多,有两位老基督徒。而且,新天地的人也很爽快地承认了自己的背景。”

比较滑稽的是,D牧师教会内部的人竟然出了问题,在讨论中偏离了方向,有人后来竟去了安息日背景的教会。

在跟新天地的骨干叫阵时,D牧师提到了李万熙,对方非常不爽,觉得没有得到充分尊重,他们会提醒说我们的总会长年纪大了,出于仁义道德,你们要尊重。”,还多次说“把时间留给我”“说慢点。在整个过程中,对方表现出了极强的控制欲,想控制别人的节奏和说话的方式,

李万熙在早期发展教会的时候,自称为时代的约翰,说自己是时代的大先知,是真正的施洗的约翰,他来了基督才会来。可根据圣经记载,施洗约翰已经到过世上,耶稣基督也是。他们就从施洗约翰开始讲起,说新天地的欺骗性,不用陷入到宗教模式里,看教会的起源和领袖李万熙就可以知道他们的信仰。但谈着谈着,却被D牧师教会的人搅乱,说到启示录的异象和使徒约翰。

被拉回来之后,他们说了道成肉身,新天地的人认为,李万熙是道成肉身的神,是这个时代圣灵的启示者和神的代言人。可圣经说,圣灵是真信主的人都会有的真理之灵,约翰福音1613节说: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原文是进入)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使徒行转18节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使徒行转24节说: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哥林多前书619节说: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吗?这圣灵是从 神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 

之后,他们讨论了启示录中144000人的话题,双方打开圣经,辩论144000人说的是哪一类人。这几个异端的人都认为他们才是得救的人群,但事实上,我们不是信某人得救,也不是信恩典得救,而是信耶稣才能得救。新天地的人认为,144000人说的就是他们,而且李万熙掌管着生命册。但D牧师辩论道,圣经上说的那群人与我们这些外邦的信徒无关。

第一个144000人是指犹太各支派,是神对以色列民12个支派里边有名写在额上的人所做的应许,我听见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数目有十四万四千。 犹大支派中受印的有一万二千;流便支派中有一万二千;迦得支派中有一万二千; 亚设支派中有一万二千;拿弗他利支派中有一万二千;玛拿西支派中有一万二千; 西缅支派中有一万二千;利未支派中有一万二千;以萨迦支派中有一万二千; 西布伦支派中有一万二千;约瑟支派中有一万二千;便雅悯支派中受印的有一万二千。”(启示录 7:4-8 )

第二个144000指的是在锡安山上,我又观看,见羔羊站在锡安山,同他又有十四万四千人,都有他的名和他父的名写在额上。 ”(启示录 14:1 )“这些人是站在锡安山,有耶稣的名和父的名在额头上。使人联想到撒玛利亚人。他们懂得锡安山的事情,也经历了耶稣的福音的救赎。他们过着极其敬虔的生活,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读懂他们。”

第三个144000人是指唱新歌的童子,他们在宝座前,并在四活物和众长老前唱歌,仿佛是新歌;除了从地上买来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以外,没有人能学这歌。” (启示录 14:3 )

因此,D牧师认为,144000人是非常特殊的人,唱新歌,童身、未曾沾染妇女,羔羊之血,无谎言无瑕疵——只有耶稣出生的时候,那些受难的男童符合这些条件,以及后来为耶稣的名的缘故被敌基督所屠杀的男童们。启示录143-5节写到:他们在宝座前,并在四活物和众长老前唱歌,仿佛是新歌;除了从地上买来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以外,没有人能学这歌。 这些人未曾沾染妇女,他们原是童身。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他。他们是从人间买来的,作初熟的果子归与 神和羔羊。 在他们口中察不出谎言来;他们是没有瑕疵的。”

神对我们外邦人有他的救赎计划,许多人是从各国、各族、各民被召聚的,“此后,我观看,见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 大声喊着说:愿救恩归与坐在宝座上我们的 神,也归与羔羊!” (启示录 7:9-10 )我对他说: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说: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 所以,他们在 神宝座前,昼夜在他殿中侍奉他。坐宝座的要用帐幕覆庇他们。 他们不再饥,不再渴;日头和炎热也必不伤害他们。 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 神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启示录 7:14-17 )

李万熙自称为末世的使者和道成肉身的圣灵,掌管着生命册,这都是自我神化。

最后,论战的双方谁也无法说服谁,也没能坐在一起吃饭,就此散开了。自从这次当面论战后,D牧师再也没见过新天地的头目,却发现自己他们已开始强化自己。“我本着挽救他们的心去辩论,本是好的,但行为不一定好,因为新天地知道了自身的漏洞,及时弥补,变得越来越高级了。”

最近一次听说新天地的事,是教会一个小姐妹,在受洗半年后没再参加聚会,说是回青海老家了。她经朋友介绍,开始了网络聚会。听着听着,感觉不对劲儿,她就跟牧师交流,了解过后,D牧师告诉她那是异端,是李万熙的新天地,要小心。小姐妹就去问朋友,对方承认了。“她给我发了教材截图,是初级版,他们已经变异,更厉害了。”

“参加网络聚会,也要警醒”,D牧师最后说了一句。

相关新闻

警惕新天地:盗贼入了羊群,牧人当如何?

表面上似乎并无邪教“公害”的新天地,实质却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它披着基督教的外衣,潜入到正统教会中,将许多无辜的人拉上了灭亡之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专访】北京一牧师三次碰面新天地骨干  为真道竭力争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