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精美短文  >  正文

圣爱成长之路:博士在社会享受尊荣,在教堂却回归平淡(一)

圣爱成长之路:博士在社会享受尊荣,在教堂却回归平淡(一) 十字架

座落在偏远乡村的小教堂,沐浴在天地绿意之间,古朴宁静。当东方第一缕亮光升起的时候,教堂晨祷的钟声响起,年迈的老牧师打开教堂正门迎接四方信徒。信徒跪在地上,默默歌唱的时候,也正是农妇生起炊烟,传来小米粥馨香的时刻。

汪震是这个村庄的第一位博士。天涯海角,大千世界,任青春的脚步自由驰骋,开辟一片追梦新天地。每逢暑假,博士总要回到家乡,住上1个月。一个月,可以很漫长,也可以很短暂。大多数的时间,博士把自己交给了教会的诗班侍奉。诗班,在歌唱中寻找上帝;在赞美中完善自我。诗班,源于古老的智慧,在现今时代依然闪烁不灭的精神之光。家乡教会的诗班,大都是不懂乐理知识的老年人。他们的歌唱全凭一份激情,一份热忱,还有一份执着的爱。汪震精通乐理,所以大家选他做领唱。老人们看到他,就似乎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因为青年,青年,教会的希望嘛。

汪震的左边,是50岁的卢嫂。卢嫂是地道的农妇,一生耕耘在土地。汪震来的第一天,给大家带来了礼物,只是忘记了给卢嫂一份。卢嫂为此无比失落,认为博士将她轻蔑了。从此博士和乡村的农妇之间就有了一丝莫名的隔阂。卢嫂性格内向,甚至有点怯懦。说话时,她总是低着头,声音如细丝,大概这就是农妇特有的卑微吧。

但是,博士在与卢嫂点滴的相处中,发现了她的一个秘密——农妇在歌唱赞美诗歌的时候,是亢奋的,激昂的,而一旦歌唱结束,她的脸庞就又恢复了怯懦之色。

汪震的右边,是30岁的陆子明。陆子明跟汪震年纪相仿,但是他只是一个农民,也没有工作,也不愿意与人交往。他似乎有着难以言说的苦衷,只是没有人能走近他的内心。有人说他乖僻,有人说他不求上进。

但是,汪震却看见了他在歌唱时,眼眸里正闪现一股神圣的光芒。这道光,是奋进中的笃信,又是渴望向上向善的决绝。陆子明似乎对汪震也有着千万里的距离,且有一股莫名的愤恨。甚至陆子明在背后说汪震的坏话,别人都说陆子明的无理取闹,但是汪震依然保持平静心态,一脸悠然的微笑。

只有博士知道自己和陆子明之间的隔阂是什么?

一袭威武博士服和一身粗布衣的距离究竟有多么遥远?是博士服的光环太耀眼,也是粗布衣的颜色太寒酸?怜悯他人弱者,是一种爱心;而能够反思自身不足,则是一种觉悟!

走进卢嫂,揭开她羞涩郁闷之谜—— 卢嫂的丈夫性格暴虐,脾气顽劣,且嗜酒如命。卢嫂瘦弱的身躯,常常成为他发泄怨愤的工具。当压迫与凌辱成为家庭常态的时候,就衍生出心理的畸形——抱怨、无奈、偏激。但,卢嫂是农妇,且是偏远乡村的农妇,女性权益的意识还在朦胧状态之中。她无法自救,也不知道该怎样向外界求援。唯有夜晚,跪在床前的那一声声迫切的祈祷,成为农妇心灵深处唯一的慰藉。  

走进陆子明,解开他眉头紧锁的秘密——父亲性格木讷,母亲的强势,就注定这个家庭的发展是畸形。父亲沉默,让陆子明感觉近乎冷漠。母亲的严厉,暴躁,让他感觉压抑。父母和叔叔婶婶关系紧张,以至于在很小的时候,妈妈经常将他一个人关在家里,不准他和叔叔的孩子们玩耍。陆子明的童年是不幸福的!缺乏爱,渴望爱,又无法面对爱,陆子明陷入情感的迷惑,甚至一度色欲堕落。纵欲的结果是他得了艾滋病,那一年,他才26岁。他独自一个走进教堂,寻求上帝的安慰。祷告声声恳切,可是家里气氛依然冷如寒冰。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与喜乐的人同喜乐 与哀哭的人同哀哭

作为一名平凡的基督徒,我们不能做什么丰功伟绩,而是像一朵旷野的小花,默默奉献在服务与奉献的岗位上。单纯的心灵、坚韧的毅力、仁爱的善心,这是一个基督徒爱心志愿者应有的信仰素养。在教会的志愿坚守,我们兢兢业业、默默付出、无怨无悔。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圣爱成长之路:博士在社会享受尊荣,在教堂却回归平淡(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