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心理辅导是教牧工作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心理辅导
心理辅导

有一次礼拜结束后,有一位年纪大的姊妹找到同工说要牧师给她祷告,那天刚好牧师不在,同工就找我去给她祷告。我拿个凳子坐在她旁边,我问她:你怎么了?(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事祷告)她说她每天晚上睡到两三点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总是想以前的一些事情。越想越睡不着,越想越头痛,头脑发胀,快要裂了似的,很是折磨人。

我对她说以后晚上两三点再醒来时,你就读经,背诵你喜欢的熟悉的经文,或者小声唱赞美诗。我问她:你吃安眠药吗?她说她每天晚上都是十点钟吃安眠药,睡到两三点就醒来了。她说着就把胳膊伸过来,说:你给我号号脉。

我差点没笑出来,我说这个我不会。她说:那你说的是土办法。我说不是土办法,是心理方法。你想你一醒来就进入过去的那些事情里,那些事情可能是对你不好的,伤害过你的,你又从来都没有能扭转那样的局面,用我们们信徒的话说,你直到现在都没能胜过它。为了避免进入那个界面,当你醒来后你就得很快进入另一个界面,这样,你就会慢慢的忘记过去那些事情。

她听完笑了,说:你说的对,你把这些都给我写在纸上,再写上经常吃药(安眠药)不好,尽量少吃药。我拿来纸和笔写好交给她。她又说让我给她的哥哥和嫂子祷告,说他们也都是信主的,现在都在医院住院。我们作了祷告,她就回家了。

说实在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我什么时候会心理辅导了?我什么时候被人当医生要求号脉?我一边自嘲,一边感恩神的带领。而实际上心理辅导是教牧工作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信徒需要祷告时,牧师常常只是作一个祷告而已,忘记了那些单独找牧师祷告的信徒,有可能还存在心理上的一些障碍。

如果说“牧”是引导和带领,那“养”就是更细致的呵护和医治,当然这里不是指肉体的医治。每一个到神面前来的人既有今世的需求,也有末后的盼望。没有哪一个人来到神面前说,我很好,我没有任何需要。就是信了很多年的人,他们也会因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而常常陷入心灵的困惑。因此对于牧者来讲,并非只是讲一场道,举办一个祷告会那么简单。当曲终人散时,不是所有的人都得到了释放,总有人会依旧在自我的束缚里,不能自拔。比如说面对疾病和苦难,他们所承受的打击和痛苦远远超过这些事情本身所带给他们的伤害。他们会在心里问: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遭遇?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临到我身上?等等,很多问题。他们只说要牧师为疾病或所遭遇的祷告,牧师也只是为这些表象祷告,但他们的心结依旧还在,就等于他们是带着心结来,再带着心结回去。

当信徒被这些问题所困扰,内心自然而然就与神有了隔阂。他们的心越是走不到神面前,那他们的状况也就会越来越差,渐渐的,就会失去信心,这可能就是我们所谓的“冷淡”。虽然说这样的人在教会不多,但作为教会和牧者不应该忽视他们。就像耶稣说,好人用不着医生,只有有病的人才需要医生。

在诗篇23篇里,大卫说: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苏醒,引导我走义路。这是大卫感受到的神的牧养。躺卧,安歇,青草地,水边,这幅美好的画面使我们看到被牧养者的安然和坦然。心无杂念,亦无芥蒂,安详自然,与天地相容,直到灵魂苏醒,走上义路。

心理辅导是更深一层的牧养和关怀。当你坐下来和她(他)交谈的时候,她就会有种被关注被重视的感觉,从而真正体会到神就是爱。当人得到神爱的光照,自己内心那一点沟沟坎坎也就算不上什么了。

我们不光是牧养强壮的,对于那些有病的、残缺的、弱小的,更要关心呵护。有句话叫语言是打开心灵的钥匙。对有需要的信徒进行心理辅导,打开他们心灵的窗户,让新鲜的东西流进来,以替代旧的,弃绝旧的,使神的道在他们心里生根,发芽。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陕西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