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陈长老从主回忆录(二)

在书刊组服侍(上)

带着尚未痊愈的眼疾、带着因免疫功能低下而导致的常常低烧、带着主必医治我的信心、带着一颗初信的火热,我来到教会的书刊组为主侍工。

我来到书刊组后,神使我为这里带来了翻天复地的变化。首先改变了以往的在几张桌子上摆摊的售书方式,找来几位弟兄帮助我把所有的书架都靠墙安放好,将书籍都上了书架,并为柜台内的每本书籍自制了一张白色的小卡片,写上了品名和价格;将堆放在角落里,多年没售出的有机玻璃发光“十字架”清点好之后,发回进货之地;又把所有的主的圣像、年历表、条幅等都贴在了适当的位置上;又从家里找来一块黑色的金丝绒布,将所有的胸章别在了上面,以免有弟兄姐妹需要时难以选择,别这些小的胸章就用了二个多小时啊!

当我自感一切都布置好了,该喘口气的时候,无意间又发现了那一捆又一捆的圣经,都静静的躺在墙壁柜中无人过问。我只好又是一个人来到了教堂,把那些圣经都拎了出来,一看,啊!都潮湿的长了绿色毛啦,这是有多久无人……我赶紧一本一本地擦,一本一本地放在桌子、柜台和窗台上风干吧。大概有一周的时间,这些圣经就都售出了,好感谢主啊!

从进入书刊组到我将这里的一切收拾得井井有条,用了有一周的时间,常常是干到教堂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虽伴着发烧,伴着周身的疼痛,伴着过了饭食的饥饿,可心中那份对主的报恩、对主的深爱,让我喜乐和甘心情愿。我的家距教会好远,我要走40多分钟才能到达,但我总是在一路发自内心赞美主的歌声中回到家中。

由于过度的劳累,我终于病倒了,发烧眼痛,眼压也跟着升高到23-24贡柱,痛得我直往墙上撞头。我开始动摇了主的医治能力,我问主为什么我全身心地投入了却还是这样的结局?不是说信就得救吗?你最初救我时为什么不彻底的医治我?现在我的眼内如同玻璃茬子一样,磨得我疼痛难忍,泪流不止啊!主啊,难道你不管我了吗?

我亲爱的主听到了我这个小信婴孩幼稚的祈祷,启示我读一位牧师著的《为什么要信耶稣》这本小册子。我随手一翻就看到了这样一个见证:韩国珠峰登山队要出征,国人都为他们担心,因为过去这支登山队数次攀登此山,都以失败告终;其中有好些人,因遭遇雪崩,而埋没于冰雪之中,丧失了宝贵的生命。可此次攀登,不单无一人遇难,而且奇迹般的登上了峰顶,竟然欢悦的凯旋而归。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奇迹?原来这次登山队的队长是一位很虔诚的基督徒。过去,各登山队出征前,都是先摆放猪头,祭拜过后再出征;而这次出征以前,先后请了两位牧师来,举行了两次礼拜。

奇妙的是,两位牧师都不约而同的引用了诗篇121篇:“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他必不叫你的脚摇动,保护你的必不打盹 。保护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觉。保护你的是耶和华,耶和华在你右边荫庇你。白日,太阳必不伤你,夜间,月亮必不害你。耶和华要保护你,免受一切的灾害。他要保护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从今时直到永远。”更值得一提的是,以往需要40-50天的时间,而这次仅用了20天,而且在登山途中,在用尽了所有的氧气,不能继续攀登的危机中,从雪堆中拣到一个法国制装满氧气的氧气筒,因此而成功地完成了登山的任务。

当我读到诗篇中“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是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时,立即扑倒在床上抱头痛哭。主啊!我错了,我有罪,我不该疑惑你的存在、你的救治、你的试炼啊。是主你使我死里逃生,是主你让我如浮萍般的灵魂有了依靠,是主你让我的眼疾好了大半啊,要是主你一下子就给我医治好了,我会很快的忘记你的恩啊……主啊,从今时起我绝不再有一丝的疑惑,坚信主你一定会在你看为适当的时候,将我的眼睛彻底的医治好。你用这铁的见证让我又一次真实的与你同在了啊!

带着自责和豁然开朗的心境,我依然在书刊组里与另两位姐妹为主侍工。

(本文作者为辽宁省昌图县基督教会负责人、长老,本文创作于2007年,2023年重新整理。)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