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苦难支撑我走这条路——一个基层传道人的告白和坚守

小Y是西部一位基层传道人,她坐在那里,一头利落的短发,眼睛里透着水般的清亮。当她一边揉着受伤的腿一边请我们喝水的时候,我并没有从她欢快爽朗的声音中窥见一丝丝端倪:原来这笑容的背后有如此多令人闻之心惊的经历。她的人生就像是苦难中开出的花,满有基督的香气,顺服、喜乐且坚韧。

“耶和华以勒,你肯定考上了呀!”

小Y母亲在病床上脱口而出这句话的时候,刚从神学院考场回来的小Y是哭笑不得的,因为母亲把耶和华以勒听成了“耶和华一乐”,那神都高兴了,可不就考上了嘛!

就像这突如其来的谐音梗一样,小Y报考神学院的动机也来得与众不同。

她的家乡在西部一个农村里,父亲在附近一个机械化公司开卡车,母亲是普通的农村妇女,小Y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但平静的日子被一场灾难打破。1976年唐山地震,父亲被公司派去唐山拉尸体,难以想象的冲击让他受到刺激精神出了问题,本来拮据的一家人雪上加霜。

“小时候吃的那个苦,现在我都记得很清楚,天天饿得在家里的门槛儿上哭鼻子。”小Y说,亲戚朋友也看不起,母亲一开始为了给父亲治病还到处求神拜佛,直到村里有人向她开始传福音。

信主之后,小Y妈妈开始不断去城里找父亲所在的公司讨说法,时间久了,在小Y小学五年级那年,把家都迁到了城里,她自己找了份扫大街的工作,带着一家人挤在公司提供的一间职工宿舍里。虽然生活上依然要捡着菜市场的菜吃,但好在母亲会带着他们兄妹四人周日都去附近的教堂聚会,常得弟兄姐妹们的探望和帮助。

小Y高三那年,眼看孩子都一一长大,母亲却患上了癌症。报考志愿的当口,小Y大哥一句担忧,“你要是考上了怎么办,家里没钱,妈又是这个样子,”让她一下子泄气,瞒着所有人直接放弃了报考。

照顾母亲的期间,小Y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很神奇。母亲得的是直肠癌,医理上来讲是非常痛苦的病,但在她的记忆里,妈妈大多时候是平静地躺在床上,弟兄姐妹来探望的时候,就会起来非常喜乐地跟大家一起唱诗赞美神。

一次探望中,有人鼓励说,你们家还是蒙受神极大恩典的,小Y何不奉献给神呢?小Y立即应了:我可以去读神学,只要神医治我妈的病,让我干啥就行!

小Y虽然从小在教堂长大,但按她所说,当时信仰也不真切,更谈不上有任何的神学知识,去报考神学院完全是硬着头皮,从考场回来只觉得一头雾水,连“耶和华以勒”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却不想妈妈听错话,有了文章开篇那个美丽的误会,让妈妈始终有信心,女儿一定能考上。

七月份,天气很热的时候,妈妈还是过世了,但正如她所相信的,小Y被神学院录取了。

“既然考上了,就去上吧。”小Y在9月份去往了一千公里外的神学院,但她是带着一颗“打仗”的心,她想看看,“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神,为啥我考上了他也不听,不医治。”

细微处见上帝恩典

小Y刚去神学院的时候,显然状况是不好的。她笑着回忆,学院附近有河,早上跑步的时候,总有同学在后面跟着她,估计也看出她心里不舒服,“怕我做傻事儿吧。”

虽然考上了神学院,但学费却是她怎么也拿不出来的,同学帮助她联系到北京一个教会富有爱心的弟兄,为她支付了四年的学费。

除了学费,窘迫发生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要上体育课的话得有运动服啊,但小Y没有,“多丢脸啊,连个运动服都没有。”谁知道礼拜天就有人送她一身运动衣,她当时想,“谁能知道我需要这个啊,只有神知道。”

母亲离开后,伤心过度的小Y肠胃出了问题,同学开始为她轮流做病号饭。她跟我们感慨,“咱是一个啥人嘛,但去了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都关心你,给你做病号饭。这个给你送药啊,那个给你送饭啊。这真的是神的爱,要不是神的爱,谁管你嘞。”

她对上帝的信心就在这一点一滴的小事上建立起来,一转眼四年过去,小Y成了当年毕业生中唯二拿到学士学位证的人,但知名神学院毕业生的身份,并没有让她理所当然得到一份在教堂里的服事岗位,因种种原因,她没有得到分配,研究生在报考阶段也出了问题,但当年站在不确定方向的命运路口,她想,“既然咱是信上帝的,就让上帝带领呗。”

“不管苦啊难啊,神总是给你留一口气”

上帝确实一路带领。虽然没有被分配到大教堂做专职服事,但小Y所在的城市有很多聚会点,毕业以来,她辗转在各个聚会点之间,成为一个全职的基层传道人。

有一段时间,原先跟着母亲一直聚会的教堂里,有一位姊妹家中有一个聚会点需要带,就请小Y一个礼拜讲两次道,还为她提供了一间房间住。农村石棉瓦顶的房子,“夏天热得跟个火炉,冬天冷得跟个冰窖,”但小Y好在有了个落脚的地方;后来一段时间,她也加入过一个规模较大的牧者团契,团契里的牧者同工大多有十几年的牧养经验,他们会一起到各处团契,讲道敬拜赞美,小Y是当时年纪最小的,在其中做过秘书,刻印光盘,还到北京跟专门做福音影视的团队学习了影视后期等;团队因故解散后,她也曾到过上海,学习如何建立细胞小组,后因备孕又回到西部家乡服事···

服事的路是火热的,但也充满艰难。小Y作为传道人,工资往往是不用想的,通常每次讲道都只会有跑路费,一次几十,多则一百或两百,而她去服事的教会大多距离不近,比如以近期她稳定讲道带领的教会来讲,去一趟来回要四个小时。

物质的缺乏似乎是小Y作为一个基层传道人的底色,它影响着主工人的衣食住行方方面面,但相比贫穷,接二连三来自家人的噩耗,更令她难以承受。

“说句悖逆的话,耶稣说他苦,我有时候觉得比他还苦。”她提到在故事中缺席很久的父亲。他自当年受刺激后精神就没有好转,小Y外出讲道时,他往往一个人在家,兄嫂住在附近但无暇顾及,最终在有一天走失了,直到今天都还没有找到。说到这儿,这个一直洋溢着喜乐的姊妹才湿了眼睛,哽咽着说,“我不明白。”

麻绳专挑细处断,2015年小Y的大嫂得病过世。在小Y看来,大嫂是非常虔诚的人,“她在单位工作是标兵,工作时很追求,信仰后也很追求”,会自己参加培训课程,后来也带聚会点服事弟兄姐妹;知道小Y没有工资,大嫂会把自己的十一奉献给她,即使是“快把钱、毛毛钱”;兄嫂一家家庭也不富裕,后来两人双双在单位被内退,但因着秉承自己所相信的圣经上的话,借贷给别人决不主动往回要;大嫂探望别人时,看到递来的水杯里有虫子,也会心里祷告说主会保守然后坦然喝下去···虽然小Y后来知道,这些行为中多少有愚昧的影子在,但她依然觉得大嫂是她这么多年来看到的信仰最单纯的基督徒。

但这样的人却忽然得了重病过世。“哎,好悲惨,”小Y长叹了一口气,大嫂过世后,“周围的弟兄姊妹都被打击了,我当时讲道都不知道怎么站起来,但是我觉得我站到那儿,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刚强’。”

这并不是结束,大嫂的离开让他们的女儿,也就是小Y的侄女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大哥在承受丧妻之痛的同时还要照顾女儿,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有次大哥打电话让小Y去他们家看看,当时她还在做儿童服事,距离不近,想着刚好过了礼拜天立马就回去,却没想到,“等我礼拜一坐着大巴回去的时候,就出事了,我大哥就跳楼了。”小Y强忍着眼泪,“在哥哥姐姐面前都不能哭,我就是最刚强的那一个,我感觉我一流泪,他们就要崩溃了。”

更没想到,在大家兵荒马乱地要办理大哥丧事的时候,侄女儿在房子里发疯了,“看着侄女儿一起长大的那些姨们都不敢接近她。我也很害怕,但我就陪着孩子。也很难啊,但是就是借着唱诗赞美祷告。”

至暗的夜还未过去,等家人找到教会要为大哥办丧礼的时候,却被告知,“自杀,不给办丧礼。”伤痛到今天还在小Y心里难以抹去,“我们都是从小在这个教会长大的人啊,但是说自杀,不给办。”她很难过,也找很多牧者想问个明白,“自杀到底得不得救,连丧礼教会都不能主持?”

她感念到,当时只有靠着神的话才能刚强,“让这些事情过去,都是神给的力量,也是借着弟兄姐妹的祷告。”她说,“不管苦啊难啊,神总是给你留一口气,让你能爬起来。不会让你死翘翘的起不来。再难的路,总是要走过来的。真的很难,但我总结,我还是要全职,我要专心服事神。这世上的一切又能怎么的呢,经历这一切又能怎么的呢?神只要给我开道路,只要神给我预备。咱也知道这是一条苦路,耶稣走的是一条苦路。但不管再难,还是立定要走服事的路。”

她也坦白,“想放弃的很多次啊,哪有那么一帆风顺的。别人都说是多么大的恩典,我就觉得我讲不了那么多的恩典。我就觉得,这不是说是恩典就能支撑下来的,是苦难支撑下来的。信仰这条路是苦难支撑下来的,要是恩典支撑下来的话,你一经历苦难就倒毙了。”

“咱骨子里就是要做这件事的人”

2019年小Y老家盖房子欠了债,为还清债款,她开始一边做小生意,一边服事,毕竟“小聚会点,咱也知道能有多少奉献啊,咱也不说是赖着教会啊。”她的卤味生意做得红火,现在已经带着几十个徒弟,跟我们聊天期间接了个电话,指导着徒弟如何在在节日期间给客人优惠,整个过程游刃有余。

小Y此前曾有机会在一个教堂稳定下来,不再“流浪”,已经准备办理各种手续,却没想那个教会最终选择了另外一个弟兄,多年后一个姊妹分享才得知,原来当初“不被选择”的原因,是觉得她家里太穷会拖累教会。“咱也不想争辩什么,我也没多要一份钱啊,但确实很伤心。”如今小Y有了一个小生意,时间自由灵活,还可以在周二周五和周日带聚会,不用为家里发愁,也能帮助到别人。

即使如此,也有苛责的声音批评她爱世界,但小Y觉得,“只要你心里是平安的,是坦荡的,知道你做这个事情是为了什么,别人说我贪爱世界,说就说吧。”她在服事的时候一直觉得现在的教会传教太难,很多牧者或许可以在讲台上讲道,却很难实际开口向人传福音,但现在神为她开了另外一条路,打开了另外一片禾场。她的生意是城里加盟的商家中最好的,别人询问秘诀,她就见证,“我祷告啊,上帝给我祝福。”通过这个平台也认识很多不同的人,用生活中的见证和属灵的基础,给这些遇见的人传福音。

多年的服事也让小Y对孩子感到愧疚,如今已到青春期的女儿跟她已经难以好好沟通,在信仰上也出现了一些不好的倾向,小Y也担心,“不能把娃给耽误了”,加之看到现在带的聚会点中已经出现了一些可以站起来的人,她也害怕自己一直是“锅盖”,耽误了这群同工的成长,就隐隐萌生过休息一段的想法,但始终不愿轻易停下来。

直到2022年她发生车祸,腿部骨折,病情让她被迫停下来,教会的弟兄姐妹也从感恩的角度出发,想她终于有了休息的时间,但小Y心里知道,虽然有这么多的苦,但她不想放弃,“这摔了也不敢放弃,就骨子里就只能走这条路。再难也是,重要的是灵魂,你肉体能有什么啊。痛苦的时候真得痛苦,但是你走过来,还是只有这条路,绝对没有办法放弃。下一步神再给我预备教会让我去服事,我肯定还是去服事。”

谈话最后,小Y还是希望能尽快恢复过来,恢复服事,她们家所在的小区中有一些基督徒,因为疫情和距离教堂远没办法聚会,小Y想着等过了年搬家了,就找个一楼的房子,不用担心影响楼下,能带这些弟兄姐妹聚会。

她想,弹琴,主持,讲道,这些自己都可以,“只要神预备,地方合适,咱们就可以开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